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13

Chapter13

白骨军团人人都知少校与他的向导关系打入冰点,原本就没有朋友的邕圣祐更是独来独往,每天在医疗部、宿舍、训练场三点一线,平时因为少校的关系还有向导与他打招呼,如今通通将他看作空气,邕圣祐并不在意。

偶尔在塔中与姜丹尼尔遥遥相望,从一开始的迟疑是否要向他走去,终于演变为邕圣祐的退让,他愿意成全姜丹尼尔的视而不见。

 室外的训练上刮起寒风,吹得枯萎的落叶散漫地落在地上,邕圣祐正专心致志地建立一个精神区域,凡是接触到神经波的人都会进入自己的幻觉。

“休息一会儿吧。”里昂站在他身后递给他一个热狗,“你已经在这里三个小时了。”

“是吗?”邕圣祐撤回精神波,接过他手中的热狗,“没有注意时间。”

“你与少校……”里昂的措辞小心翼翼。

邕圣祐断然说道:“我向医疗部申请过进行割离手术,但被拒绝。”

里昂愕然于邕圣祐的话,只不过片刻又向他解释:“这个手术必须要你的哨兵同意。”

“呵。”邕圣祐冷嘲,“被选择,被抛弃,好不容易想彻底了断都轮不到自己做主。”

“因为这是帝国。”里昂的仿生眼在月光下透露出寒意,“只要我们作为哨兵向导存在一天,就要继续对它俯首称臣。”

“那就等待死亡倒数的时候吧。”邕圣祐晃了晃手中的热狗,“谢谢你送的晚饭,我先走了。”

 

当阿穆特军团发生叛国时,阴魂不散的同盟国对帝国发起突袭,这一次登陆的地方则是策反的阿穆特军团驻扎的默赫星球,一路行军,畅通无阻。默赫星球距离白骨所在地十分之近,姜丹尼尔带兵前去支援,而阿穆特军团在同盟国的军团到达后,切断要塞道路,白骨军团只能强攻进入。

远在中央的总统听到三大军团之一的阿穆特集体叛国,下令将军亲自到达默赫星球指挥战事,咬牙下令阿穆特军团一人不留。

阿穆特、白骨、西陆什是帝国的三大军团,西陆什由将军直接统帅,白骨选拔时注重哨兵的能力,阿穆特的选拔标准是机敏,而西陆什另辟蹊径,相比对哨兵的严格要求,将军往往对向导的能力更为看重,人们常说,西陆什的向导可以对抗白骨的哨兵。

当将军与姜丹尼尔带领的白骨汇合时,默赫星球西部的通道已经被他们强行攻破,然而卡姆率领的重舰严防死守,白骨军团寸步难行。

“情况如何?”将军走入白骨的指挥舰,四十岁出头的他腰板依旧挺直,从外形上而言,岁月待他极为宽厚,站在姜丹尼尔身边,只是身形有所差距,从精神与体态比较,两个人不分上下。

“今晚我们将会沿着这条航线突袭。”姜丹尼尔手中的激光笔指向光子投影上一条之前不曾有人驾驶过的路径。

“游离的暗物质太多了。”将军皱起眉头,并不赞同这位首席哨兵的看法,“一旦卡姆发觉调动军舰到这里防守,你们无路可退。”

“所以要一往直前。”电子影像在将军面前转了一个方向,被量子防护的默赫星球在他们面前一览无遗,“卡姆已经进入默赫星球,它是唯一一个可以通过中转装置可以直达中央的星球,阿穆特的首领曾是中央军队的副将,我们犹豫一分钟,他们攻陷中央的机会便增一分。”

“这里。”姜丹尼尔将投影放大,一条接近透明的曲线出现在默赫星球的边缘地带,“卡姆设置的防护罩强弱不一,这里是最有可能攻破的地方,帝国的存亡危在旦夕,无论要牺牲多少人,我们必须要夺回默赫的控制权。”

西陆什军团持有反对意见的向导不在少数,有一名向导站出抬高音量与姜丹尼尔争辩,将军不怒自威地咳嗽一声,那位向导愤愤不平地退回,不信任的眼光紧紧盯着提出冒险计划的姜丹尼尔。

“少校说得没有错。”将军走到指挥台,面朝台下的军人,“帝国目前岌岌可危,阿穆特一旦进入中央,熟知中央机构的他们将会无人可挡,默赫星球将是我们最后一道防线。”

“以对帝国的荣耀以及忠诚宣誓,我们将所向披靡。”

将军振聋发聩的声音笃定地落在每一个人的耳中,早已不再莽撞的军人明白这其中的含义,他们将会以生命为代价维护帝国的寸土必争。

 

白骨军团的塔相较往日变得空旷许多,和丧偶没什么分别的邕圣祐自然地被遗忘在塔中,他正斜靠在沙发上看前线传来的消息,花豹懒洋洋地躺在阳台晒太阳。

姜丹尼尔提出的危险战术最终以最小的牺牲成功,至少军团已经攻进默赫星球,卡姆是一个很狡猾的人,他所带来的军团全部都在中心整装待发,与白骨、西陆什兵戎相见的是过去为帝国效忠的阿穆特军团。曾经同是军校毕业的哨兵将炮口对准昔日同窗时有所迟疑,姜丹尼尔上前替他瞄准、射击。年轻的哨兵惊恐万状,姜丹尼尔把他的手放在操控台上,不容许他有一丝退缩或者迟疑。

“现在的你面对的不是朋友,而是要侵略家园的敌人。刚刚如果你再晚一些,这些人都要为你陪葬,他们也有家人,有朋友,不应该为你的心软买单。”

军人们听从总统愤怒的指令,当外围清理结束,默赫星球遍地都是倒塌的建筑,报废的航舰,以及溅满鲜血的尸体,其中一名女性向导走下航舰,跨过遍野横卧的尸体,走到一位还有一丝呼吸的哨兵面前,其他人想要上前阻拦她的行为,将军却示意让她做最后的告别。

躺在地上的哨兵失去了右臂,流血不止,努力地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向导,向导蹲下身子,颤抖的手指将他的眼睛覆盖,低声轻语几句后,掏出军刀一把刺进他的胸膛。

姜丹尼尔在船舰上望着被血红色充斥的星球,眼眸中涌起硝烟滚滚的烈火。

向导回到船舰之上,掩面而泣,她刚刚亲手了结她的哨兵的生命,她的精神如同被冰川铺设,每一次想起死去的哨兵,便是一次面对诸神的审判。她在本能与忠诚当中选择了后者,将军拍了拍她的肩膀,告知战争结束后将会为她安排割离手术,想到将要与过去的遗忘,向导的眼泪更是止不住,将军递给她手帕。

“孩子,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抛开儿女私情不谈,这场战争要比想象中顺利,他们很快击破卡姆的布局,然而当他们包围卡姆所在的府邸,卡姆并没有表现出意向中的惊慌,外部的投影依旧是他不可一世的嘴脸,他右手举着一杯上品红酒优雅地摇晃故作姿态,左手中拿着一款外壳刻有十二星宫,珐琅手绘底盖的怀表眯眼看着时间:“丹尼尔,你们的速度太慢了。”

姜丹尼尔似乎在与卡姆的交战中已经习惯于他的话多,并不做理睬。

卡姆将怀表揣进怀里,迈着一字步走到镜头前,一张脸毫无遮掩地出现在众军面前:“你们觉得保住默赫就是安全的吗?居然连赫赫有名的海耶克将军也会做出战略失误,我都快被你们的负隅顽抗所感动了,实在是太可惜。”

卡姆贱兮兮地在镜头前笔划手势:“就差这么一点点,我就要输了。”

将军与姜丹尼尔同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将军快步走到控制台要求联系中央星球的驻守军团,然而对面的信号一直被人主动切断。

“喂喂喂,你们不要打扰我与总统的对话可以吗?”卡姆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所有人的视线看向他呈现出的投影,提前离开默赫星球的叛军占据中央府邸,而总统被他们轰赶入地下监牢,叛军的首领正在奉劝将军投降。

将军当机立断转身率领部分军团撤退,卡姆试图拦截,却被白骨军团横插一脚,双方陷入混战。

 

白骨是最为军方看重的军团,体现在它的设备技术遥遥领先,当邕圣祐撬开控制台的门进入打开屏幕,眼前惨烈的情况已经出乎他的意料。战无不胜的白骨军团在卡姆重压轰击下基本毫无反抗的能力,一批又一批失去战机的哨兵几乎是以血肉之躯爬到塔尖将上面的人拉下,以一换一地来进行这场必输无疑的战斗。

他们要给将军创造赶回中央的时间,他们以对帝国的荣耀以及忠诚宣誓,他们将所向披靡,若是不能,便奋战到底。

塔内传来警报声引起留守哨兵的注意,邕圣祐利用姜丹尼尔当时给他的通行证驾驶一辆战机向默赫星球驶去。

 

姜丹尼尔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向导们几乎脱力,而守在塔内的卡姆依仗白噪音对他们进行无休止攻击。

殉国。

这是姜丹尼尔将被迫击炮掀翻的驾驶员拖下替代他的位置时,脑内仅剩的想法。

因为战舰的交火让这座曾被誉为圣洁之城的星球毁于一旦,纯白的修道院如今只剩破损的天使雕像在底座上摇摇欲坠,它单纯的脸颊沾满军人们的鲜血,从血红变为污黑,滚滚的浓烟从地面报废的战机中燃烧,人们在灼热的刺激下,却流不出一滴眼泪为牺牲的战士们悼念,心里的信念战胜了生理的自然。

当邕圣祐赶到这片狼藉之地时,漫天炮火中,他看到姜丹尼尔的战机费力地躲避卡姆的枪林弹雨,向导的缺失让帝国的哨兵们逐渐陷入慌乱与焦躁,放弃理性,仅仅凭借好战的本能殊死反抗。

而当一股强大的精神波释放在战场上时,恢复理智的哨兵意识到,有一位向导可以帮助他们转败为胜,而卡姆所率领的哨兵一旦强行攻破精神区域,便会陷入恐惧的幻觉,他们如同疯魔一般在战机内颤抖。

已经孤身冲进卡姆战机的姜丹尼尔动作一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驾驶战机对接到这里。卡姆的鼻子动了动,脸上露出贪婪的模样。

邕圣祐走入这架宛如修罗场的战机当中,卡姆的神经领域受到极大的波动也不肯松下卡在姜丹尼尔脖子上的手,邕圣祐的花豹猛地扑过去,将卡姆抵在破损的舱壁处,卡姆的目光越过杀气腾腾的姜丹尼尔投射在邕圣祐的身上。

“第三次见面了,小向导……”

卡姆的话还没说完,姜丹尼尔抽出腰间的重击枪将卡姆身后舱壁打破,一脚将他踹下,随后抓住邕圣祐的手腕一言不发地跳跃到对面的航舰的甲板上,重创让邕圣祐的膝盖差点碎掉,然而姜丹尼尔很快地松手,命令两位哨兵将他带回白骨军团的塔内。

姜丹尼尔的背后依旧是浴血奋战,交涉的炮火在邕圣祐的眼中燃起巨焰,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姜丹尼尔:“即便是这样,您也要推开我吗?”

邕圣祐的精神波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战场之内,精神领域被攻击的哨兵的五感变得迟钝而麻木,而最大的功臣眼里毫不抑制地流露出晦暗,他原以为自己足够狠心,到此时此刻才发觉原来自己面对姜丹尼尔,流露出的肺腑之言才是自己的赤裸而又羞怯的本质:“少校,我已经是最优秀的向导了,为什么您还不愿接受我?”

“带他回去!”姜丹尼尔转过身怒吼,“未经允许,不准让他离开塔内半步!”

随性哨兵从未见过姜丹尼尔如此大发雷霆的模样,连忙要上前要带邕圣祐返航,邕圣祐绝望的眼神太过让人难受,他走到姜丹尼尔面前,强制地让他对视自己的眼睛,温和而悲哀地嗫嚅道:“少校,我为了您,忍受过非人的待遇,体验过彻底的孤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试图成为与您匹配的向导。”

“但您不要我了。”

“您曾救过我,我也救了您。”

邕圣祐颓丧地与姜丹尼尔擦肩而过,向为他准备的战机走去,姜丹尼尔听到他喃喃的自语。

“少校,我们两不相欠了。”

邕圣祐用精神波逼退了敌方咄咄逼人的军团,白骨军团终于维持了百战百胜的战绩,而被押送回塔中的邕圣祐躲在医疗室的隔间不置一词,他听闻姜丹尼尔率军追击卡姆的余下部队,他将头埋在双膝当中,屏住呼吸,濒临窒息的浑浊像极他与姜丹尼尔在战场上的诀别。

他曾如饥似渴、不留余力地强化自己的能力,做了一切可能挽回的尝试,结果却只馈赠于他一场难以启齿的空梦。

 

白骨军团无法侦测到卡姆的行踪,根据战机的行驶状态他们判断应该是逃亡到北部的鲁尼星球,然而他们只在那里发现被抛弃的航舰,卡姆却不见身影。

白骨军团的塔拥有密度极高的防护罩,保证塔内人的安全,但不代表拥有更高密度的离子炮对它无效,当正在医疗部抽取向导素的邕圣祐感受到塔的震动,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雷瑟气喘吁吁地推开门,二话不说拉起他向一楼的房间跑去。

两个人躲在黑暗而逼仄的空间内,邕圣祐不解:“你怎么回来了?”

“少校让我回来的,他让你待在这里,千万不要动。”雷瑟低声向他说道,随后立马跑到外面。

邕圣祐起身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拼命晃动门却发现被外面的人反锁住,大声地朝无人的走廊呼喊也无用,所有驻守在塔的人全部去对抗侵入的外来者。

当第一架横梁倒塌时,砸中了邕圣祐的脚踝,仅剩一丝意识的花豹用尽最后的力量替他抵挡住坠落的墙壁,随后由于虚弱消失在精神领域中。

无法挪动的邕圣祐听着外面传来的嘶吼与呐喊声,夹杂着人们在恐惧时的呼救,塔的最后一层防护罩被击破,再过强大的精神力在如此强大的物理攻击下显得不堪一击,邕圣祐拖着受伤的腿想要爬到稍微高一旦的地方,尝试从小窗口逃出这个空间。

他的手刚接触到布满灰尘的支架,塔开始地动山摇,接下来,便是将存于他夜里许久的梦魇。

从天花板掉落的碎石砸在他失去握力的手指,摆放在台子上的花瓶摔成碎片铺在地面上,等着刺伤从空中坠落的向导,外部的攻击愈演愈烈,时不时便有枪弹强攻的声音从墙外传出,邕圣祐伸出鲜血淋漓的手,试图抓住正在动摇的门把,然而原本在门侧的书柜轰然倒塌,堵住他最后的去路。

邕圣祐曲起指甲已经断裂的手指,透过那一点与外界相连的窗口,痉挛的地面与支撑柱,传来这座塔衰颓的预兆。那日与里昂随口说的“死亡倒计时”来得仓促而又平淡,他原以为自己将会为姜丹尼尔而死,却未曾想过是死在被姜丹尼尔一口束住的空间之中。

后脑的创伤让他的视线渐渐染上红色的模糊,却在临近昏迷之前,他的精神领域忽然感知一个熟悉的陌生,那位将他抛弃的哨兵大发慈悲地开放了他的精神领域。

精神结合过的哨兵向导很快便可以建立起连接,虚弱的邕圣祐勾起一个凄惨的笑容,这算是最后的晚餐,还是濒死的仁慈?

生命即将归于终结,邕圣祐作出一个出乎意料的决定,一名以精神力生存的向导,彻底关闭精神领域,来完成最终的死亡审判。

三、二、一。

邕圣祐的神智逐渐昏迷,他能感受到封锁的精神图景在以光速崩塌,那些关于多塔星球,关于姜丹尼尔的一切,都在被他用精神波摧毁。留在精神图景中的欢笑成为刺耳的悲鸣,当最后一束熠熠生辉光搅碎在脑中,万物不复存在。身上的伤口不再火辣辣的疼痛,他猜测这便是死亡的前兆,眼见天花板要完全倒塌将他埋葬于此,邕圣祐居然心满意足地轻笑。

即便硬下心肠的自欺欺人也无法挣脱的枷锁,终于在这一刻让他看到解脱的迹象,让荒谬与心碎完成与姜丹尼尔这段故事的句号,也算是一种有始有终。


一只黑色的不明生物忽而冲进,将虚弱的邕圣祐甩到自己的背上,飞快地逃离这片满目疮痍的废墟。

一个精神体,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精神体,在白骨军团的塔彻底摧毁前,将奄奄一息的他带到市区的中心。

靠着墙边的邕圣祐慢慢站起,脱掉军团的制服,扔在街边商店的炉火内,最后一丝火星燃尽在他眼中时,他清楚地意识到,151407将消失于这个世界。

他目睹过塔的灰飞烟灭,如今见证自己的销声匿迹。

得到即失去,邕圣祐终于明白其中的意义,他轻声喟叹,自言自语。

再见。

 

邕圣祐一瘸一拐地在蒙蒙亮的街上行走,行人见到满身是血的他纷纷绕路而行,直到一个形色匆匆的年轻人撞到他,怀里的食物掉了一地。

“喂,走路不带眼睛啊?”年轻人抱怨道,一抬头却看一个人虚弱地倒向自己的怀里,“哎,哎,哎,你别碰瓷啊!”

“救我……”邕圣祐费力地从嗓子中挤出求救的信号。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拉回主线。

柚子的成长结束了,轮到小桃了。

感觉我像幼儿园大班的老师,一个一个地教_(:з」∠)_



评论(87)
热度(691)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