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15

15.

邕圣祐没有注意到姜丹尼尔的反常举止,姿态轻松地靠在椅背上同姜丹尼尔讲话:“后来我有点后悔,觉得留他一个人在那里不安全,附近可是有一片人工湖的,万一他想不开怎么办。我又折了回去,结果没看见他的人。”

姜丹尼尔的嗓子被挤压得有些嘶哑:“你不记得那个人的长相吗?”

“我不太记得清人脸。”邕圣祐一副苦恼状,“像尹荣我都不记得在学校见过他,除非是经常见面的人,否则我都没有太多的印象。”

姜丹尼尔欲言又止,那些在口中呼之欲出的话在舌根处发芽,可还有太多疑惑令他无法解释这几年他做过的荒唐事。

比如李宰泽头顶的帽子。

“当时年轻,总觉得这世上没什么事能难得住人,现在想想,当时和他说的话,我...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14

Chapter14

姜丹尼尔在车里愣怔许久,总是想要窥探邕圣祐内心的人,似乎真的已经撬开了他的柔软秘境,姜丹尼尔欣喜若狂,但这个情绪只是存在一瞬,邕圣祐说“朋友”时的言之凿凿,并不像是一个欲拒还迎的开玩笑。

再者而言,一时冲上头顶的亢奋慢慢平息后,姜丹尼尔将最近所有的事情理顺,手抵在方向盘上,也陷入自己的前后矛盾之中。

三年的包养时间,是他对邕圣祐的刻意规避,而在这之后的几个月,他必须坦率承认,一开始的他并不是抱着百分之一百的好意来接近邕圣祐,是好奇心与不甘心共同作祟下产生的化学反应,让他有意地去接近这只不容易驯服的猫。


驯服。

这种在人与动物之间带有阶级性质的词,在...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13

13.

“看傻了?”姜丹尼尔见邕圣祐嗫嚅着嘴唇,半天没有反应,看眼手机,“电梯一会儿停了,先和我走。”

直眉楞眼的邕圣祐心中百感交集,许多话在这种情况下理应说出,却梗在喉中几波翻涌,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惊喜”心中无数。姜丹尼尔望向自己的目光,让自己眼仁的视线都慢了几拍。

不是比赛时宿醉而醒的震怒质疑,不是三年内在他家中的避嫌冷漠,不是再次相遇的审视打量。

他的眼中似有温情,深深浅浅时隐时现,邕圣祐不敢去细究确认,心中差些干涸的情感因他眼中的湿润默默重生,没有破土而出的疼痛与声势浩大的阵势,与想象中的宏大诗篇,着实太过默然,也不失温柔的力量。曾经以为那些根深蒂固的麻木、可望而不可即的惬意...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12

12.

姜丹尼尔像是被撞钟声敲醒,不免惊讶,点击电脑屏幕翻阅邕圣祐以前发过的动态,用手机与他继续聊天:“你也喜欢喝橘子汽水?”

“什么叫也?”邕圣祐对这个字一带而过,也没有仔细追究,“以前喜欢喝,后来喝多有些伤到,现在除了夏天偶尔买一杯,平时很少喝了。”

“口味和我一个朋友很像。”姜丹尼尔将光标移到一个朋友处,屏幕上指示一闪一闪地跳动,姜丹尼尔沉思片刻,将朋友改为认识的人,发送过去。

橘子汽水与Ong的主页并不相同。

Ong的社交软件给外人呈现出的形象是干净与利落,找不出破绽的青年,但橘子汽水不同,做事会出差错,天气不好偶尔也会抱怨,会吐槽讨厌的同事。

橘子汽水注册的时间很早,早过...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11

11.

邕圣祐从来没有考虑过网名这个东西,有他这个的社交账号的人大多都是工作上结识的人,相比于其他人的社交软件,自己的算是较为私密的一个东西。

一时之间想不出合适的昵称,邕圣祐只好就地取材,在聊天框内输入祐,可偏偏觉得单字被人念出有些暧昧,皱皱眉删掉以后,重新写。

“可以叫我Ong,你呢?”

连网名都这么中规中矩,姜丹尼尔总是在自己觉得很了解邕圣祐的时候,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看起来做事挺叛逆独行的人,在细节之中却把自己困在方寸之地。

细来想想又可笑,姜丹尼尔嫌邕圣祐起名毫无新意的下一秒,就陷入自己取名的难处,似乎把生平的想象力全部放置在衣服设计当中,没给生活中留下一分一毫。

姜丹...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10

10.

回到公司的姜丹尼尔没有再主动联系过李宰泽,期间只是收到他的几个短信,还有信用卡消费记录,姜丹尼尔对此习以为常,看着他无额度地挥霍,连眉毛都懒得动。

婚讯在不恰当的时机宣布后,Kdan与JL两家公司要求在场的设计师都不准向媒体透露这个消息,但外界还是听到风吹草动,截不到姜丹尼尔,便蹲在JL门口堵李宰泽。

李宰泽不复往日拒绝得果断,所有的回答说得模棱两可,更加引人浮想联翩,为了更多的流量,新闻名字起得可是喜庆非凡。

合作品牌作为彩礼,李宰泽与Kdan老板好事将近。


姜丹尼尔看到韩盛给他转发的新闻,看都没看直接划过,嘱咐道:“把这些稿子找人撤掉。”

“一掷千金,啧...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9

9.

邕圣祐迟钝好一会儿,才敢确认眼前的人是李宰泽。

李宰泽出现在设计室的时候,恰好邕圣祐都被尹荣带走办事,两个人并无见面机会,若若不是李宰泽叫姜丹尼尔如此亲昵,邕圣祐根本不敢认眼前这个人是当年与他一起参加模特大赛的李宰泽。

一身衣服,从里到外,都是高定,不像是来上班,似乎只是将JL大厦当作他走秀的T台。

连姿态都与上流社会的人相差无二,高高在上。

邕圣祐的语气无关生疏:“好久不见。”

三年前,他与李宰泽的关系只是在比赛期间升温到朋友,只是因为他们的宿舍在一起,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退赛以后,由于姜丹尼尔与自己的合约,两个人也就渐渐生疏。

李宰泽轻车熟路地挤在姜丹尼尔与邕圣祐的中间...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8

8.

走到外面,路灯亮起,邕圣祐拍了拍姜丹尼尔的手腕,示意他松开,态度倒是无边坦荡:“谢谢啊。”

做事讲究张弛有度,捕猎亦是如此,哪怕是天天送肉要人家门口,都要排出一个休息日,以防对方戒备心过强。姜丹尼尔遵守君子协议,手撒得利落,只是指尖状似无意挠了他手心一下,邕圣祐在裤子上蹭了蹭。

白日阴雨总算在夜晚迎来天晴,就是不见半点星月的样子,没有夜色星光的浪漫,反倒有些黑云压境的急迫。

“我先回去了,祝您一路顺风。”

估计邕圣祐实在想不出词儿了,说出来的话让姜丹尼尔觉得自己不是开车回家,而是要乘飞机远走高飞。

眼看邕圣祐兴致缺缺,姜丹尼尔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人,霸王硬上弓这种事,他干不出...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7

7.

不和自己较劲的邕圣祐还是用了姜丹尼尔赔给自己的手机,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他该。”


Kdan与JL的合作有条不紊地推进,李宰泽是挂名设计师一事,在合作当中并不是秘密,李宰泽在开始出现过几次以后不愿再来,出面的人往往都是姜丹尼尔。

不像以往姜丹尼尔的视线热衷于聚焦在邕圣祐的身上,几次各自公司的会面,姜丹尼尔没有刻意针对邕圣祐,见到他眉也懒得抬,只是普通的点头打招呼,有时直接忽视在尹荣身后装低头一族的邕圣祐。

面上的客套,两个人基本上做到天衣无缝。

没有第三个人会知道,一个小小的助理设计师,在一个晚上,毫不留情地拒绝Kdan当家人的好意。

可姜丹尼尔越是毫无动作,...

【丹邕】度身浪漫(多金金主X前金丝雀)chapter6

6.

姜丹尼尔明白他与邕圣祐在看待二人关系中最大的分歧点在何处。

邕圣祐将三年的包养当作完完全全的金钱附属的劳动合同,理直气壮享受他所提供为数不多的服务的姜丹尼尔,错意将三年包养误以为是一段求不得的苦情故事。

困扰他将近半个月的难题,终于迎刃而解。

但这个答案令他满意吗?

姜丹尼尔也不知道,因为邕圣祐前脚刚走,李宰泽与韩盛风风火火地赶过来,看到他没事才松一口气。

困在电梯里不是小事,主办方已经尽可能保证消息不会外传,但不代表秀场里的人不清楚,李宰泽没有看到其他人在场:“不是说两个人困在货梯里了吗?”

姜丹尼尔看到尹荣的车已经出发到外面接走他们:“走了。”

韩盛嘴欠:“谁啊,我认...

1 / 15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