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邕丹】经年(影帝X影帝)chapter6 关于温情

Chapter 06

关于温情。

是琐碎生活中的片刻悠闲,是他私语喁喁中尾字的安顿岔音。

——姜丹尼尔

 

邕圣祐直到下车才开始有迟来的紧张,贸然造访别人家也就算了,还是空手去,虽然姜丹尼尔安慰自己说无所谓这些面子上的东西,邕圣祐在去他家之前还是去超市买了许多水果,还有据说姜丹尼尔爸爸爱喝的酒。

刚进家门,姜丹尼尔的妈妈听到声音,围裙都没有摘就走到门口迎接。

“你就是圣祐吧,快进来。”她从鞋柜里拿出拖鞋,“义建他爸爸去买饮料了,你们先坐,义建你好好招待一下。”

“麻烦阿姨了。”邕圣祐把刚刚买的水果送到厨房,听到锅里煮的汤煮沸冒泡的声音。

“来就来了,不用带东西的。”

“是我冒昧打扰了。”邕圣祐快忘记过年气氛是怎样,一时之间手足无措。

“家里人本身就少,你来还能更热闹一点,你想去哪里,就让义建陪你过去,饭一会儿就好。”

邕圣祐原本还想帮姜妈妈做些事,正巧一只灰猫从餐桌上跳下冲他叫起来,姜丹尼尔在门口拍拍手,叫道:“Dora,过来。”

灰猫听到声音便转了方向朝他跑过去,亲昵地用头蹭着他的手,姜丹尼尔示意邕圣祐和他一起出去。姜丹尼尔的家是一个带院子的老房子,姜丹尼尔把邕圣祐带到二楼的卧室,邕圣祐才发现这里还有两只猫。

Dora似乎因为姜丹尼尔许久不在家有些想念,一直围着姜丹尼尔转不肯离开,邕圣祐坐在地上饶有兴致杵着下巴看三猫戏姜,白色的猫明显更活泼一些,仗着身子小又轻,蹦到姜丹尼尔的肩膀上,另外一只橘色的猫懒洋洋地趴在姜丹尼尔的脚边,一动不动,渐渐从喉间发出似有似无的呼噜声。

“Dora岁数大了,我妈上个月还问我要不要给它安乐死。“姜丹尼尔用手轻轻抚顺它背部的毛发。

邕圣祐自己经历过生离死别,却不太擅长说些安慰的话,正在心里酝酿的时候,姜丹尼尔开口:“但我没同意,Dora是我从小养到大的,舍不得,自私一点也想让它再多陪陪我。”

邕圣祐低头看着在姜丹尼尔怀里的灰猫,才注意到它会时不时不受控地发抖,眼睛也呈现灰白色,他刚刚叫它的名字时,Dora没有反应,姜丹尼尔解释它听力退化了,除了姜丹尼尔,其他人的喊话,Dora很少会回应。

“要不你把它带到我们宿舍吧?”

姜丹尼尔摇摇头:“太忙了,没有时间照顾它,如果发生意外,我在外面跑通告都来不及回去,在家里至少我妈能帮忙看着。”

“Dora能遇上你这也是一种幸运。”说话的时候,白猫将据点从姜丹尼尔的肩膀转移到邕圣祐的腿上。

“它叫胖豆,唯一的优点就是不怕生。”

胖豆听到自己的名字慢悠悠地打了一个哈欠,邕圣祐鬼迷心窍地把手指伸了进去,胖豆的嘴巴合上的时候,表情开始怀疑猫生,直愣愣地看向前方,邕圣祐和姜丹尼尔被胖豆逗得笑个不停,胖豆才意识到嘴里的异物来自于何人,不满地哼唧几声也就作罢。

“你也不怕它咬你。”姜丹尼尔抓住邕圣祐的手仔仔细细地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伤口才放开。

“这么聪明的猫通人性。”邕圣祐盯着自己被握住的手愣是没敢抬头。

“义建,圣祐,下楼吃饭。”

“来了。”姜丹尼尔一边喊着答话,一边小心翼翼地将Dora放回窝里,“走,洗手吃饭。”

 

邕圣祐在别人家的饭桌上放不开,只捡自己面前的菜吃,姜妈妈看不下去,给他夹了好多菜,而姜爸爸也喝着酒叫他多吃一些。

“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想吃什么就多吃一些,平时只有我和义建他爸在家,没有机会展示我的厨艺,好不容易你来了,快多吃一点。”

邕圣祐因为这句话,吃到最后整个人都瘫在椅子上,姜丹尼尔在旁边看他的额头和鼻尖渗出汗,邕圣祐偷偷横他一眼,小声说道:“你也不劝劝阿姨。”

“我妈那是心疼你。”姜丹尼尔冲他挑挑眉。

碍于叔叔阿姨都在,邕圣祐没再说话,继续揉肚子促进消化。

“来来来,过年拿红包。”姜爸爸手里拿着两个红包一人分一个,邕圣祐推脱着说不用,最后姜丹尼尔在他爸眼神示意下,把红包直接塞进邕圣祐的口袋里。

“拿着吧,我爸妈的一番心意,再说这是我家的传统,不结婚就算小孩,都能拿红包,光我一个人拿也不是那回事儿。”

邕圣祐低头不停说谢谢,姜爸爸笑呵呵地回厨房帮姜妈妈收拾。姜丹尼尔把果盘递给他的时候,邕圣祐都不肯抬头,姜丹尼尔揉了揉他的头发:“过年别哭。”

“没哭。”邕圣祐嘴硬,声音低得都快没了。

姜丹尼尔把哭腔听得真切,没拆穿他:“以后过节就来我家吧,这儿就是你的家。”

“你是不是非想让我哭?”邕圣祐觉得自己的泪腺今日最为发达。

“真没有。”姜丹尼尔把下楼觅食的胖豆抱起来,“因为现在不止有我和猫。”

像是海底的月亮,天际的流星,所有的不可及都让姜丹尼尔替邕圣祐实现了。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回来的时候是两个空箱子,准备回首尔的时候,箱子被塞得满满当当,姜爸爸开车把两个人送到机场,板着脸嘱咐姜丹尼尔回去好好工作,又对邕圣祐说有空常来。

临近分别,邕圣祐还有点舍不得,毕竟在姜丹尼尔家里蹭吃蹭住一周,白天姜丹尼尔负责当导游带他跑遍釜山,晚上回来吃姜妈妈做的家常饭,偶尔还陪姜爸爸小酌怡情。

“我明年如果再来,叔叔阿姨千万别嫌我烦。”

“常来常来,平时家里就三个人,太过清净,多亏你也在,这个年过得还热闹些。”

 

两个人回到宿舍发现还没有人回来,只有阿姨来打扫卫生,姜丹尼尔分了一些特产给阿姨,又分了几袋给帮忙照看流浪猫的保安,行李还没收拾完,外面传来金在奂和黄旼炫的声音,四个人算是凑齐了,晚上一起出去吃顿烤肉,黄旼炫刚进宿舍门就接到电话,让他们明天早点去公司报到,顺便安排下第一季度的任务。

这次开会内容直入主题,公司近水楼台给黄旼炫用公司的资源接了一个网络剧的男二号,典型韩剧暖男,不功不过,不会太吸引人的眼球也不会招黑的那种。邕圣祐接了一个综艺,虽然是新节目,搭档却是一个熟人——郑振浩,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固定嘉宾。公司翻遍策划案,千挑万选给姜丹尼尔接了一个个人代言,除了拍摄正常广告以外,还要配合商家拍一个微电影在线上进行宣传。

“我呢?”没有被点名的金在奂如坐针毡。

“你准备组合的新专辑。”金成茂的语调特欢快,跟非洲大草原上奔跑的藏羚羊似的,“我记得你会写歌,多写几首,One Real新专辑的主打从你写的里面挑。”

金在奂的心情和做过山车一样,四个人心满意足地从会议室里出来,毕竟这个待遇是他们去年想都不敢想的。黄旼炫去上演技课,金在奂直奔工作室,姜丹尼尔和邕圣祐坐车准备去和各自的制作方开会,经过策划部的门口听见几个人在门口闲聊。

“公司今年准备推新人啊。”

“谁啊?One Real刚起来就准备推新人?而且公司还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练习生吧?”

“老板的侄子。”说话的人偷偷指了指办公室里面,“里面宣传案都开始准备了,估计八九不离十。”

“有的忙咯。”几个人听到负责人在叫人,连忙噤声回到办公室,姜丹尼尔和邕圣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感慨自己要有师弟以外,也没什么别的想法,毕竟solo歌手和偶像组合各有专长,并没有什么冲突。

 

“只剩我们两个人了,随便叫点外卖吃吧,一会儿我还要回公司。”金在奂一会儿要和公司的作曲家开晚间会议,黄旼炫直接住在剧组,邕圣祐录制节目的时间在深夜,宿舍只剩姜丹尼尔与金在奂相依为命。

“曲子做得怎么样了?”两个人作风朴素地叫了两份炸酱面,姜丹尼尔一边拌面一边和他闲聊。

“还算顺利,老板的侄子也经常来,正在筹备出道的自作曲。”金在奂狼吞虎咽地把面吃完,抹抹嘴,“我先走了,你帮我收拾一下。还有你们那屋的空调赶紧催他们来修一下,现在晚上还挺冷的,你们别再着凉了。”

姜丹尼尔点点头,一个人细嚼慢咽地吃完,收拾过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手脚发凉,初春的天还是冷,抬头看了看报废的空调,心里下决心,明天一定要找人给修好。

邕圣祐凌晨下节目冻得恨不得在地上滚两圈,回到宿舍看到灯都关了,悄声地回到房间摸着黑换衣服,他动作放得很轻生怕把姜丹尼尔吵醒,听到隔壁床上发出床单与被子摩擦窸窸窣窣的声音,邕圣祐动作一顿。

“回来了?”姜丹尼尔的声音有些沙哑,明显是刚刚被吵醒的。

“恩,你等一下,我马上好。”邕圣祐手上动作连忙加快。

姜丹尼尔帮他把灯打开,然后起身:“空调坏了,你要不来我床上睡吧,旼炫借来一个电热毯。”

“那你呢?”

“和你换床。”姜丹尼尔说得理所当然。

“那你得冻死,床够大,一起睡吧。”

邕圣祐脱口而出,而姜丹尼尔在他回过神之前已经把枕头往里挪了挪,说道:“好啊。”

两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还是有点挤,床上还有姜丹尼尔的体温,邕圣祐怕姜丹尼尔觉得太挤又往边上让了让,给他挪出更大的位子。邕圣祐习惯性地侧身睡觉,刚一转身就同姜丹尼尔面对面,黑暗中辨不清对方的眉眼,只有两个人的呼吸清晰地落在对方耳中。

邕圣祐为了缓解尴尬,和姜丹尼尔讲起拍摄中的趣事,姜丹尼尔认真听着,偶尔也会附和,渐渐地,邕圣祐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只剩平稳的呼吸,姜丹尼尔帮他掖了掖被子,对他轻声说了一句,晚安。

其实两个人都清楚,他们可以去隔壁房间睡觉,不知是忘了提起,还是刻意忽略。

同床共枕,连心跳的频率都变得很贴。

邕圣祐装睡了好一阵子,偷偷睁开一只眼,看到对面的人勉强侧着身体已经睡着,适应黑暗的眼睛盯了半天,心里兀自感慨这个人的眼睫毛怎么这么长,下巴怎么这么尖,眉眼怎么这么温柔。

他薄唇中吐露的一字一句,像是在归途中倾泻下的光,这种人谦虚着说自己一般,却不知他实则与众不同。

冷冽的初春原来也可以有温情。

结果两个人睡醒以后,邕圣祐就想收回他昨晚的话,他都快被姜丹尼尔挤到墙里面了。

“你个儿怎么那么大?”

“营养好。”姜丹尼尔眼睛眨得楚楚动人。

 

姜丹尼尔完成最后一场代言活动之际,One Real也正式宣布回归,最后选的主打是金在奂写的一首歌,三个人听完都说好听,金在奂听到夸奖笑得很是勉强,与平时话痨的模样截然不同,邕圣祐察觉到金在奂状态不对,但每次问他,他都敷衍只是太累而已。

这一次录音,编舞,MV进行的速度很快,只不过比较特殊的是,这次的MV走剧情流,但是男主角却不是他们,而是公司即将出道的新人——崔秀河,就是老板的侄子,四个人清楚这是公司借着One Real的热度来捧新人,谁让人家背景强硬,反正也刚不过,便作罢。

这次专辑打着成员原创的旗号横空出世,里面不仅有金在奂写的主打,还有黄旼炫的原创曲,以及姜丹尼尔作曲,邕圣祐作词的歌。主打歌《月夜》上线后,音源爆表,热度不减,虽然粉丝对于MV有所微词,但为了One Real的成绩依旧日夜不停刷YouTube的点击量。

这一次外界对这张专辑的概念十分认同,许多音乐人特意开辟专栏分析《月夜》这首歌,认为该曲借用mellotron合成器,使前奏听起来较为宏伟,同时借用12弦吉他,让整首歌曲听起来保持太空感,而最值得其他音乐人学习的则是在bridge中加入小提琴的因素。

一时之间,金在奂风光无两,而他依旧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连邕圣祐都怀疑他是不是背着公司谈恋爱然后现在又被人甩了。

还没有等金在奂和他们坦白从宽,第二天的新闻已经告知他们答案。

“One Real组合新歌《月夜》旋律与某外国乐队第三张专辑主打类似。”

“One Real成员金在奂的自作曲涉嫌抄袭。”

“NIF公司目前拒绝回应,抄袭已是事实。”

“外国经纪公司已正式发出通稿,NIF公司依旧三缄其口。”

……

邕圣祐拿着手机走到客厅的时候,就看到金在奂不知所措地不停讲。

“这个歌不是我写的。”

“是崔秀河。”



评论(33)
热度(614)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