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鉴赝为宝(古董师X古董精)chapter5

22.

隔日邕圣祐再次出现在工作间,不像往日有些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眉眼之中尽显喜悦兴奋之情,已经与他混熟的酒樽与象钟心生疑虑,刨根问底,争论不休,在当事人未公布真相之前,他们两个居然对此打赌。

象钟:“他一定是升官发财了。”

青铜酒樽:“大白天睁眼说瞎话,他这样儿要是能升官发财不知道得走多少后门。肯定是久旱逢甘霖,约了一炮。”

两个人各执己见,不是自己的事情都吵得脸红脖子粗。

一直等到哼着小曲儿的邕圣祐走进来,酒樽开门见山:“你今儿怎么心情大好?”

邕圣祐想到昨夜色香味俱全的火锅,馋虫上脑,好似川香麻辣的味道在舌尖挥之不去,吞了吞口水:“我找到了成精做人的意义。”

酒樽怎么看邕圣祐都觉得像以前蒙受完雨露之恩的后宫粉黛,更加坚信内心的想法,揶揄道:“看来昨晚发生的故事挺多啊。”

邕圣祐连连点头,唇齿留香,后劲十足道:“火锅怎么那么好吃?”

见人千面,头一会儿碰见这么没出息的妖精。

酒樽:“我要是化成人性,我就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象钟翻个白眼:“你也不怕精尽人亡。”

酒樽:“你呢?”

象钟雄心壮志:“成为本土大本钟。”

……

你俩有出息,真有出息。

 

邕圣祐不懂人类食物也分一个寻常不寻常,若是身处西南地区,早晨起来吃火锅都是一件极其正常的事情,可他在皇城根脚下,别说早晨吃火锅,一天一顿火锅都困难至极。

邕圣祐又惆怅叹气了,他又觉得做人没索然无味了,又开始茶饭不思了。

临近月底展览,象钟凭借自身理论知识丰富,邕圣祐没有任何创新修复方法的想法,循规蹈矩地涅槃重生,成功跻身到展览名单中。

姜丹尼尔中午在食堂又没看见这个大功臣,殷勤地去瞧瞧他。

邕圣祐恹恹地捯饬一个瓷碗,有气无力的,惊得姜丹尼尔还以为绝食把他饿着了,生怕低血糖晕倒,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往食堂走。

邕圣祐有气无力:“我不想吃食堂。”

姜丹尼尔着急:“你想吃什么?”

邕圣祐咂咂嘴:“火锅。”

姜丹尼尔无奈:“上班呢,下班带你去。”

邕圣祐不撒手门把:“那我等下班再吃。”

这哪儿行啊,再瘦下去,脸上都没肉了,那小脸就不如往日英俊帅气。

姜丹尼尔彻底败下阵了,打开手机,按了一会儿,陪邕圣祐坐了一会儿。

不过半小时的功夫,姜丹尼尔手机响了。

 

23.

门卫冲着外卖人员冷笑:“不可能,我都在这干三四年了,老板说过不让外卖进馆。”

外卖被拦了能有十分钟,没招给姜丹尼尔打个电话,姜丹尼尔出来接外卖的时候,门卫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姜丹尼尔要把外卖的火锅带到食堂吃,邕圣祐不干:“不好。”

姜丹尼尔琢磨,也对,以后其他员工也效仿,立刻觉得邕圣祐懂事了,能为自己分忧了,不枉费自己在他身上下的功夫。

结果邕圣祐正色道:“太香了,我怕他们抢。”

……

啥叫冥顽不灵,邕圣祐就是这个词的代言人。

姜丹尼尔没好气道:“那我抢行不行。”

火锅现在已经蹿升至邕圣祐心中无可撼动的顺位第一,听到这句问话,先是摇头,后来又点头:“你吃行,别人不行。”

姜丹尼尔最近是真的好哄,就这么一句话,心里美滋滋。

果真自己和那群凡夫俗子相比是与众不同的。

呵,那群渣怎么能见到邕圣祐表现给自己的一面?

全然忘记,这顿饭是自己掏钱请客,邕圣祐再不懂人情世故,也能让自己叼两口青菜吃。

同样,垂涎欲滴的邕圣祐吃火锅吃上了头,好像也忘记一件重要的事。

姜丹尼尔什么时候顺杆爬上自己心中的第零顺位了?

 

24.

姜丹尼尔看着下属呈上来的邀请函方案就头疼,虽说这次展览古色古香,但这些邀请函土得跟下乡扶贫一样,审美堪比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乾小四。

花花绿绿,有伤大雅。

“就没有优雅中透露着高贵,高贵中接着地气,地气中保留传统,传统中散发创新的字体吗?”

下属的嘴巴连带眉毛跟中风一样抽了抽,你咋不要个五彩斑斓的黑和五颜六色的白呢?

但面上不显,特诚恳地摇头,表示这已经是绞尽脑汁,接近秃头的极限。

姜丹尼尔双手交叉叹口气,正打算签字放行,打开抽屉拿笔正好看到邕圣祐当时作废的合同,才想到这有一个现成的书法小家啊。

 

邕圣祐被姜丹尼尔叫到办公室,以为又要吃火锅,正夸赞这待遇可真好,还有下午茶加餐。

满心欢喜地走进办公室,结果没有毛肚黄喉,只有笔墨伺候。

邕圣祐眼角那点失望被姜丹尼尔逮个正着,能怎么办呢?只能哄着啊:“火锅经常吃对身体不好,过几天再吃。”

邕圣祐觉得自己蹭吃这么多顿也没掏过钱,帮他写几个字也没什么,撸起袖子就要开干,才发现眼前的字都不认识。

得,传说中的英文,饱受四书五经熏陶的邕圣祐两眼一黑:“我不认识,也不会写。”

 

邕圣祐试着写了两笔,歪歪扭扭,不知道是画不直的线,还是高温融化的字。

邕圣祐有点着急了,觉得自己不争气,对不起肚子里的火锅,十几张纸扔在地上以后,有点萎靡不振。

姜丹尼尔见状,走到他身后,替他握住笔,耐心地教他:“英文就和鬼画符一样,你别急。”

两个人贴得近,邕圣祐身上的味道无孔不入地钻到姜丹尼尔的鼻子里,照理来说,邕圣祐在他家,吃他的,用他的,连牙膏的味道都是自己熟悉的鲜桃薄荷味。

可这熟悉中夹杂着一些陌生感,不是从姜丹尼尔的嗅觉传达到大脑,而是从心底涌出。

骨节分明的手指分明只要虚虚带着邕圣祐写下那些字母就好,可姜丹尼尔却鬼使神差地用力,连邕圣祐的无名指上由于过长时间使用磨砂机磨出来的薄茧都摸得清楚。

视线再往下探一下,圆领下清晰的锁骨,还有一览无遗的胸口。

“嘶。”

姜丹尼尔的下巴猛地被忽然抬头的邕圣祐撞了一下,疼得回过神,见邕圣祐捂着脑袋,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嘴巴微张,一看就是不知道要先道歉,还是先显摆一下自己写好的字,姜丹尼尔松开手握邕圣祐的手,替他揉了揉后脑勺:“写得挺好的。”

姜丹尼尔以肉眼的速度察觉到邕圣祐的耳垂迅速变红,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没有影视剧中的漏跳一拍,但哐哐磕胸膛啊。

姜丹尼尔借口有事留下邕圣祐一个人吹着空调慢慢写,走到展馆里面,随便在一个搔头钗前站下,品了品自己的心思,总觉得对邕圣祐的感情有了些许变质。

乖、皮、灵、蠢、懵。

五个不相干的词都是拿来形容邕圣祐的,可似乎别人只发现了他的蠢与懵。

模模糊糊的感情,姜丹尼尔自己也理不清,就觉得邕圣祐这个人在自己心里不一样,纯粹的天真,不属于这个年纪的少年气,举手投足之间,十分要命。

姜丹尼尔不敢再往深里想,寻个由头去问策划组动线情况,骚扰了他们整整一个下午。

 

独自留在办公室奋笔疾书的邕圣祐,失神地看着刚刚被姜丹尼尔攥住的右手。

这种感觉怎么有点熟悉呢?

 

而藏馆里的展品也开始窃窃私语,由搔头钗为首展开八卦流言。

“咱们馆里是不是要有人妖恋了?”

“你怎么知道?”

“老娘可是搔头钗,古代给夫妻用的,人类那点恋爱的小苗头还能逃得过我的法眼?我看这个老板可是看上了那个镇纸精。”

“他们俩能不能成重点不在于人妖殊途,而是镇纸精那个二愣子到底懂不懂人类的情感是什么!”

 

25.

邀请函打样完毕后,邕圣祐借口又讹了一顿火锅,吃了个爽。

姜丹尼尔瞧他吃火锅的架势,总是担心他的肠胃,但感觉他吃喝拉撒什么都没耽误,提醒几次后便作罢。

可邕圣祐自己慢慢察觉出来不对劲了。

头晕脑胀,萎靡不振。

妖怪也不会生病,搞得邕圣祐总觉得自己会现原形,提心吊胆过了两天,丝毫不见好转,某日下班后直接跑到颜知家,不停地念叨,不行了,我要死了。我要是这样直接打回原形会抱憾一生啊。

被折磨到耳朵起茧的颜知领着他去板蓝根精那里看病。

板蓝根精进行一番望闻问切后,询问:“最近吃什么了?”

邕圣祐如实回答:“火锅。”

板蓝根精扶了扶眼镜:“那就没错了,虽然妖怪吃不吃人类食物无所谓,但这种口味过重的食物会影响咱们的灵气。”

“那我还有救吗?”邕圣祐还没问姜丹尼尔关于自己的价值呢,不能这么快现原形,急道,“我不会打回原形吧?”

板蓝根精摇摇头,给他吃下定心丸:“暂时不会,长久以往就不一定了,所以你需要滋补一下。”

邕圣祐弱弱开口:“吃药?”

“自然不是。”板蓝根精笑,“归根结底,你是玉石,自古以来就是人养玉,玉养人,你得找个人滋补。”

邕圣祐脑海中立马想到在颜知家里看的电影——倩女幽魂,小脸唰得一下红了,摆手拒绝:“不行不行,我不能和人内个,我,我是个好镇纸!”

“谁让你那个了!”板蓝根精又恼又怒,“你就找个人多靠近他就行!”

“得靠近到什么程度?”

“肌肤相贴吧。”

这和内个不就差个最后步骤吗!

 

26.

不管怎样,邕圣祐还是得找人养养自己,罪恶的小眼睛就盯到他的老板以及同居人的身上。

夜半三更。

姜丹尼尔的卧室房门从外面被人推开一个小缝,邕圣祐蹑手蹑脚地进来,轻声叫姜丹尼尔的名字,无应答,又在他的耳边、眼前挥挥手,没反应。

邕圣祐悄悄地爬到双人床的另一边,内心默念,我明早凌晨就走,老天保佑他别睁眼。

 

姜丹尼尔在夏天由于温度时常睡不好,即便有空调相助,床单、睡衣与自己的接触都觉得黏糊,可今夜一反常态,一夜好眠,好似有个凉凉的东西一直在自己身边。

姜丹尼尔心满意足地睁开眼,只见本该睡在客卧的邕圣祐正蜷缩躺在自己身边。姜丹尼尔一瞬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微微挡住脸的头发将他的轮廓半掩,伸手想要替他将碍眼的刘海弄好,却发现邕圣祐的睫毛微动,这是醒来的前兆。

姜丹尼尔连忙收手,闭上眼睛,装作睡觉。

神清气爽的邕圣祐觉得这一觉把自己养得不错,小心翼翼地瞧了瞧旁边的人还在睡,轻手轻脚地回到客卧,当作无事发生过。

 

可姜丹尼尔的内心世界哪里是一切都没发生过,简直掀起十级龙卷风,附赠大海啸,中心点就是邕圣祐。

邕圣祐这等行为算什么?

在姜丹尼尔的眼中就是欲擒故纵。

这不是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而是在姜丹尼尔动心的边缘大鹏展翅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如何解决以后吃火锅的问题呢?

姜丹尼尔:我会督促他。

邕圣祐:多和他睡觉。

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这题太难了,谁督促他我骂谁。


评论(73)
热度(767)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