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鉴赝为宝(古董师X古董精)chapter1

鉴赝为宝

By废柴牛奶

 

古董鉴定师X千年古董精

都市怪谈、建国成精、鸡飞狗跳、写手家贫四壁不懂古董、凡是道理皆为单口相声瞎说、带脑子看你就输了

段子文,大纲文。

 

 

0.

一个千年古董安安静静在陈列馆里摆放几十年,多日的风平浪静被如今最为出名的鉴定师一句话打破——“虽然是历史古物,但毫无收藏价值,不知当年留下它的人如何作想。”

从此地位一落千丈,以前仗着自己岁数较大一直在陈列馆中心区,风水轮流转,好日子到头,直接被发派到仓库之中,只等来日展馆公开拍卖,看有没有有眼无珠的买家将自己带回家。苦于口不能言,无话可辨,任由同朝遗留的古董对自己冷嘲热讽,更有甚者,后辈都笑他不配称之为古董。

人活一口气,树争一张皮,自古道真理,古董亦如此。

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这个忍无可忍的古董成精了。

有手有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那位说话不留情的古董鉴定师疯狂发私信。

“你鉴定的那块白玉镇纸有收藏价值!当年大历朝的世子可喜欢它了!”

 

1.

邕圣祐苦哈哈地拿着成精多年的胭脂精送给他的手机,闷闷不乐看着空白的私信箱:“他怎么不回我呢?我都发了……“

邕圣祐的手指来来回回地数了数:“都有一百多条了。“

坐在灯下显得唇红齿白的胭脂精,化名颜知的女人,资本主义地对镜头笑笑,随后关掉麦克,摄像头移到墙壁处,板着脸用手戳屏幕:“你也不看看人家多少粉丝,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他有七百六十三万的粉丝,一人发一条早安晚安都能给他淹了,哪儿有空看你的私信?”

颜知掐着空隙抓起镜子给自己补补妆,在美颜软件和打光板的衬托下,那张脸更加明艳,颜知仔细地将斑驳处先用吸油纸小心擦了擦,再拿出粉饼按压后拉过摄像头,热情地向耐心等待她直播的用户介绍:“这是我们家新出的粉饼,尤其适合夏天混油,保证你一天不花妆,越夜越美丽。店铺地址就在我微博置顶,现在购买还可以优惠五元。谢谢这位朋友送的游艇……”

邕圣祐看她撒谎不眨眼的样子,小声念叨:“你不是刚偷摸补完妆吗?”

颜知面不改色地关了直播扔给他一个枕头,从后面掏出两张卸妆纸巾往脸上糊:“我要是实话实说还能有人来买我的化妆品?早就饿死重新投胎了。”

即使已经看过无数次胭脂精在自己面前上演现代变脸,邕圣祐还是看得目瞪口呆,胭脂精仗着自己不是人,脸上这层凡人甚是珍重的皮与她而言是可重复利用的环保物件。不讲手法大大咧咧地撕下眼睫毛扔进垃圾桶,全无视频中对脸部的上心,瞥了一眼看傻眼的邕圣祐:“喂,我说你是不是也该找个工作?虽然当年你我同在皇宫里跌宕起伏过,但也不至于在我这里赖到天荒地老吧。”

邕圣祐连连否认,可想到自己这个身份眉头又皱起:“我不知道我能干嘛?”

颜知的眼珠子骨碌一转:“要不你也直播吧,这个是最没门槛、来钱还快的工作了,重点是。”

颜知顿了顿:“当主播又没人要你的简历,咱们能活得容易些。”

邕圣祐一听,有道理,说做就做,对着胭脂精软磨硬泡后,总算借来她的设备。

直播入门难不难,邕圣祐完全不知情,好在有胭脂精这个现成的老师能让他现学现卖。

颜知能在直播界混得风生水起主要得益于她作为一个化妆品,从事了自己的老本行,吸取经验教训的邕圣祐坐在沙发上冥想片刻后,决定自己也要步入胭脂精的老路。

讲玉石一类这事不靠谱,邕圣祐虽然是个白玉镇纸,但他也没太接触过同类们,而且凡是好点的玉石都有市无价,即便他心有余,力也不足,他在遇见那个鉴定师以前,还以为自己值个五六七位数,如今估计只要998,就能带回家。一穷二白的自己总不能把自己变回原形给各位讲解一下被官方盖章的劣质白玉的成色,以示警戒。

嚯,可是不怕有观众当场昏厥。

生活不易,多才多艺,重压之下,人人从艺。

邕圣祐一计不成便有二计,彩排两次后便效仿胭脂精开了直播。

 

2.

颜知算是直播界的网红,这几日忙于为一个彩妆品牌站台,忙得不可开交,自然顾不上在家捣东鼓西的邕圣祐。下了活动回到车里,活动一下笑到抽筋的脸,听到其他网红议论纷纷。

“这男生长得不错,就是脑子有点问题吧。”

“我强忍着听了两句,都快睡着了,幸亏我高中历史不是他教,要不然我大学都考不上。”

“我就没见过这么傻的人,笑死我了,你看他耳朵都红透了……”

颜知向来独来独往,不喜与这些人来往,却也被她们口中的人勾起兴趣。“啪”的一声,小镜子一合,塑料姐妹情般的微笑挂在她的脸上,把脑袋凑过去:“你们说谁呢?”

一个乐不可支的女生把手机递上:“快看看,可把我们笑死了。”

颜知的笑全都僵在脸上了,要不是今日粉底用了一款妆感极重的DW,胭脂精今日出门都不用打腮红就能有个红脸蛋。

屏幕里的人不就是邕圣祐?

居然直播讲大历朝的历史?

胭脂精发誓,她冲回家的时候,自己绝对没想过脱鞋打他,直到她看到邕圣祐拿着自己睡了多年的妆匣当作展示物,声色并茂地给几百个看热闹的群众介绍历史。

胭脂精把摄像头一关,和邕圣祐打得鸡飞狗跳。

 

3.

邕圣祐哭丧着脸看颜知不留情面地把账号销号。

真不是颜知心疼她的妆匣,主要是邕圣祐这么奇怪的举动,虽说目前还没有人气,万一日后大火被营销公司看上是小,被网友扒出来前世今生才是大,那他们妖界都会被连坐,基本都没法活了。

颜知也是受够了头脑一根筋的邕圣祐,二话不说给他下了逐客令。

“三天之内,必须给我找到工作,从我家搬出去!”

身为被鉴定师一口咬定不值钱的邕圣祐委屈巴巴地开始找工作,其实他能做的真不多,按照他这个年纪和阅历,最适合当历史老师,但连个文凭都没有。退而求其次就是说书先生,这种职业在现代社会也几近灭绝,茶馆都是给人谈生意的,哪能让他一个外人旁听。

邕圣祐漫步在街头,愁得不可开交。

走了两步看到一个私人收藏馆,看到里面好多展品,说不准还有认识的能给自己想想法子,赶巧今日免费,邕圣祐转头忘了自己的生计大业,屁颠颠地跑进去。

 

邕圣祐着实搞不懂这家收藏馆的设计师如何鬼斧神工,反正他绕了两圈就迷路了,莫名其妙进入办公区,听到里面的人争论不休。

“这项展品不修复绝对没办法展出,破损太严重。”

“破损也是它的历史,怎么就不能让它见天日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你就是找不到人能把它修复,在这扯没用的,你去和姜先生说这些,看他同意不同意?”

“你这是强人所难!”

好巧不巧,门没关,邕圣祐好奇里面热火朝天地讨论什么,透过小缝看到里面人围着一个破损的瓷瓶,邕圣祐瞅着眼熟。

这不就是当年摆在他旁边耀武扬威的釉里红缠枝月桂玉壶瓶吗?

如今碎成了渣。

也不知道是从哪个坑里挖出来的。

邕圣祐虽然人情往来事事不懂,但当年跟的世子是个古物痴,殿里的陶瓷、古画之类若有破损,世子常常亲自上手,连邕圣祐有一次不小心被下人弄到地上,还是世子亲自给他修复的。

久而久之,邕圣祐在理论上也学会了这项技艺。

气若游丝的瓷瓶精感受到同类的气息,顾不上当年的恩怨,生怕自己由于不能被修复被扔进暗无天日的库房,连忙向邕圣祐呼救。

邕圣祐忘了肉体凡胎听不到他们之间的窃窃私语,一声应下,引得室内人回头。眼看就要被打出去,邕圣祐大喊一声。

“我会修复!”

 

4.

姜丹尼尔刚从一个拍卖会离开,接到电话得知有人可以修复那个大历朝艳俗的瓷瓶,虽说姜丹尼尔对瓷器一类兴趣不高,但毕竟也是一件古物,不冷不热地夸他们做事有效率,结果对方立马打脸,说话吭吭哧哧。

听出端倪的姜丹尼尔将手机从左边移到右边:“有话直说。”

“这个人不是咱们这里的工作人员。”

“你们看着来,没有大问题就聘用。”

姜丹尼尔三言两语解决他们迟疑的问题,挂断电话,没有再继续听他们接下来的汇报。

被晾在一旁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看着时不时威胁那堆快成碎渣的瓷瓶的邕圣祐,心中暗自揣测:“现在的匠人是不是都像这个小孩这么有病?干个活嘀咕得没完没了。”

其实那个人离近点就能听见邕圣祐在那威胁瓷瓶:“给我老实点,要不然我把你这块彻底碾碎,让你裸奔示众!”

当年被欺负得体无完肤的邕圣祐终于在千年以后扬眉吐气。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邕圣祐总算信服。

 

5.

工作人员看邕圣祐年纪轻轻、涉世不深,便和他耍个阴阳合同。

现在聘请一个正式员工成本极高,五险一金、吃喝住宿,通通都要负责,工作人员先是胆战心惊地掏出一份准备好的临时工合同递给邕圣祐,生怕他看出端倪,结果邕圣祐就问一句:“管住吗?”

工作人员一愣:“你修复期间管。”

然后邕圣祐对着合同沉思许久,搞得工作人员胆战心惊,都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把正式工合同拿出来的时候,邕圣祐一脸羞涩:“有软头的笔吗?我不太会用这种笔。”

额头上出汗的工作人员大惊失色,犹豫后找出一支平时老板练字的仿毛笔,只见邕圣祐工工整整地写下自己的名字,还在上面吹了吹才递给他,然后继续回去修复瓷瓶。

工作人员看着左下角的签名,心中讶异,还真真是个怪人。

 

6.

姜丹尼尔。

当今备受追捧的古董鉴定师,多金、年轻、高大、博闻、还帅。

目前国内知名的古董鉴定师大部分岁数过半百,爱穿对襟卦,手里握核桃,脖套蜜蜡链。当姜丹尼尔西装笔挺,星眉剑目出现在大众眼前时,激发许多年轻人对古董的热爱。

男女都有,性取向不同,目标一致,皆是姜丹尼尔,微博粉丝以直线上涨,搜索指数直逼流量小生。

更有传闻,据说姜丹尼尔第一次在电视上亮相讲解一个古钟正逢高考报志愿,相关专业头一回人数逢春,争当姜丹尼尔的学弟学妹。

但鲜为人知的是,姜丹尼尔出身古董世家,除却鉴定师的身份,他还是一位古董修复师,尤其是玉石。

 

姜丹尼尔正在工作台专心致志研究刚从拍卖会带回的钟表,一个人冒冒失失地冲进来,向自己嚷着:“你们怎么骗人呢?合同说好包吃包住,现在就要辞退我?”

下属拼命拦着也捂不住闹事人的嘴,钟表修复需要落地听针的安静,姜丹尼尔连钟表内部的走动都无法辨认,只好摘下手套走到外边。

只见一个高瘦的男人挥着一张合同叫嚷:“我要见老板讨个说法!”

人群拉拉扯扯免不了动手动脚,高举合同的男人似乎被人推了一下,眼看要撞到桌角,姜丹尼尔顺手拉他一把,手冰得异于常人,合同也落到姜丹尼尔手中,姜丹尼尔低头审阅后,低声道:“邕圣祐?”

看着上面力透纸背的笔墨,姜丹尼尔把合同随手放到桌子上,正视耳垂发红的男人开口道:“你写的?”

 

7.

邕圣祐还被陌生男人拽着胳膊,化成人形没多久,还未适应这么近距离的接触,邕圣祐往后退了两步,点点头。

工作人员见到姜丹尼尔讪讪地低下头,姜丹尼尔与他们共事久了,连他们放个屁都知道卫生纸要用多长的,估计是自作聪明办了错事,瞪他们一眼别过头:“我是这里老板,怎么了?”

好不容易修复好瓷瓶的邕圣祐一听有人给他伸冤,被辞退的委屈立马涌出:“我给你们修复好瓷瓶,顺利展出后就翻脸不认人了,你们这是违反了,违反了那什么法来着……”

颜知临出门教他的词由于紧张忘得一干二净,姜丹尼尔替他说完:“劳动保护法。”

“对!”邕圣祐下意识地应声,过后才觉得丢人,明明是来找老板理论,结果反过来还要老板回身教做人,但颜知言传身教一个小时也不是虚的,不管脸面多薄,耳朵多红,自知理不亏的邕圣祐腰板挺得溜直,“你要是不给我解决,我就起诉你们!”

工作人员小脸煞白,本来看邕圣祐傻里傻气,以为是个好欺负的主,结果还学会起诉。

人不可貌相哟。

姜丹尼尔大概扫了一眼合同就知道工作人员又替自己操闲心,弄巧成拙,养员工花的又不是他们的钱,也不知道他们心疼个什么劲。姜丹尼尔直接把这份合同扔进抽屉里,吩咐下去:“重新签合同,五险一金都齐全的那种,别糊弄小孩。”

工作人员连忙带着邕圣祐离场,关门之前邕圣祐才有心思扫一眼老板桌子上的名牌。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姜丹尼尔。

这不就是把自己从云端打到淤泥中的罪魁祸首?

邕圣祐想折返冲进去和姜丹尼尔面对面理论一番,怎么自己这个千年古董在他嘴里就沦落到一文不值的时候。

工作人员紧紧抓住他的胳膊,感人肺腑,就差声泪俱下:“弟弟啊,是哥哥一时猪油蒙心做了错事,哥哥上有老下有小,你可千万别再进去闹了,我要是丢了工作,只能去乞讨了,现在人民群众火眼金睛不容易上当,哥只怕真要剁个手指头才能带碗上岗了……”

嚯,给邕圣祐吓得,连忙安慰这位大鼻涕都快甩自己手上的哥,错过质问姜丹尼尔的时机。

姜丹尼尔修复过程遇到棘手,干脆出来喝杯水休息一会儿,忽然想到刚刚那个人的字,打开抽屉拿出合同看了看。

下次展览邀请函可以让这个叫邕圣祐的人代笔。

真别说,字如其人,遒美健秀,就是估计刚自立门户不久,随便问个话耳朵都造个通红。

姜丹尼尔见过他修复过的瓷瓶,手法与他见过的师傅都不太一样,有空问问教他的人是哪位大家。

不知为何,邕圣祐这个人从字到人,总带着一丝不入世的感觉。

 

8.

姜丹尼尔确实是想过与邕圣祐针对瓷瓶修复与书法造诣进行交流,但绝不是在他家门前。

“他答应我提供住宿,我才给你们修复陶瓷瓶。”邕圣祐扒着门框死活不让姜丹尼尔关门,手指都攥出血色,青筋凸起,“你是老板,一字千金,说话算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对我负责,天地良心!”

听着邕圣祐气都不换地出口成章往外蹦四字词语的姜丹尼尔咬牙:“这里是我家,当时他们让你住哪里,你就回去接着住。”

“被你带回来的古玩堆满了!”

邕圣祐撒了一个小谎,还是颜知教他的。

 

现在把镜头倒退到邕圣祐发现上司是为自己定终身的宿敌以后的场景。

食指与中指优雅地掐着一根草莓弹珠烟的颜知吐出一个烟圈,精打细算:“让你住办公室还能忍?正好你想要对你的这个身份和材质问个明白,你就要咬定青山不放松!”

其实胭脂精的意思是让邕圣祐不畏艰难,不惧磨难,再在办公室里忍一忍,摸清姜丹尼尔的底细再行动。

但这个本体是被世子宠爱过头的白玉镇纸错解了胭脂精的意思,他以为的青山是姜丹尼尔。

青山任由邕圣祐死缠烂打依旧巍然屹立,最后成功关门,将邕圣祐隔绝门外。

可怜的千年古董精就在门外忍受冷风吹,真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9.

青山不好咬,但架不住邕圣祐不放松。

邕圣祐最终还是住进姜丹尼尔的家中。

事后若有人对此事进行跟进采访,姜丹尼尔一定会礼貌而不失耐心地解答这个谜题:“毕竟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忍受十分有节奏的敲门声。”

其实这只是原因之一,之二是被吵得无法睡觉的姜丹尼尔打开门看着抱着一个行李包的邕圣祐可怜兮兮地坐在门口,于心不忍:“真没地方去?”

邕圣祐想到颜知天天看的苦情戏里的主题歌,张口念道:“我孤苦一人游荡在这个城市中,熙攘街头唯独我孤单得与众不同。”

姜丹尼尔长叹一口气:“进来吧。”

总不能让自己的员工冻死在自家门前,虽然还是初夏,但邕圣祐明显有坐满春夏秋冬,不顾四季轮换的决心。

丹尼尔怕自己明日登上社会头条不再是因事业有成,或者钻石王老五,而是黑心老板谋害员工。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

作者有话要说:

短篇哦!

无脑文哦!

评论(76)
热度(897)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