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31

Chapter31

邕圣祐最终还是看到石头一家的惨状,准确的说,他们目睹了177星球的末日,邕圣祐将阿兰准备的礼物放到冰箱上面,那里是遍地狼藉中仅剩的干净之处。邕圣祐察觉到姜丹尼尔由于嗅觉超乎常人,空气中弥漫的腐朽味道让他极其不适,在他周围重新建立起更强的屏障,尽量让他减少接触,但镇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逃过屠杀者手中的刀。

“你回到战机等我吧。”邕圣祐于心不忍,“这里的味道一时半会儿都消散不了。”

“没事,我和你一起。”姜丹尼尔只能屏住呼吸,偶尔大口呼吸一次,继续阻断与外部空气的过多接触。

他们将石头与他的妻子埋在家里的后院,邕圣祐把阿兰写给他们的信拿出来,答应阿兰不会看的两个成年人,面对此情此景,不得不出尔反尔,看着上面夹杂着错字与拼写错误的信,稚嫩的笔画承载着背井离乡的阿兰简单的心愿。

“爸爸,妈妈,以后我会节(接)你们和弟弟来则(这)里,有好快的che(车),还有好大的广场,比加(家)里的那个公园大多了!”

“我在学小(校)里hen(很)开心,你们不用丹(担)心我哦,阿兰是大孩子了,下次回加(家),弟弟应gai可以开口叫我节节(姐姐)啦。”

……

泪水涌上的邕圣祐颤抖地将信看完,姜丹尼尔接过烧给石头,沉声说道:“我们会好好照顾阿兰的。”

他们搜便整个房子都没有发现阿兰的弟弟,黄昏将近,记忆中曾经见过的小孩,如同人间蒸发一样。他们离开这一片荒凉之地回到战机当中,邕圣祐许久没有开口,他们将会直接前往莱森星球的中转站,帝国今日要在那里进行谈判,已经抵达的奥德传来消息,包括议事长、将军与总统都在中转站进行等候。

姜丹尼尔提醒一路沉默的邕圣祐:“快到了。”

“上校,关于孩子……”邕圣祐慢慢抬起头,眼神中尽是劳累,他一路都在思考多温为何说谎,以及关于阿兰的未来,“我们先收养阿兰吧,她实在太小了。”

这个要求无论对姜丹尼尔还是邕圣祐都显得有些荒唐,失去父母的阿兰可以在军校独立成长,直至她被分配到军团或者中央部门的那一天,他与姜丹尼尔通过将军的通融可以拥有一个继承他们基因的孩子,不需要将爱意分给阿兰。可邕圣祐闭眼便是177星球恐怖的空旷,甚至会想,如果他们不曾迷路,石头一家是否会遭遇生死离别这种无法逆转的难题。

还有阿兰,每次与这位天真无邪的小姑娘相处,邕圣祐总会想到小时候的自己,总是带着一双澄澈的眼睛看待这个世界,在他梦中的世界已经被亲手打碎,留有遗憾的人总是试图替他人保全自己错失的美梦。

“行。”毫无疑问,姜丹尼尔如他承诺的一样,只要不会涉及邕圣祐人身安全的事情,他都会无条件地站在他这里,“这件事你打算告诉她吗?”

“等查出真相再与她讲,她早晚都会知道的,再漂亮的谎言都会被戳穿,时间问题罢了。”邕圣祐看到防护罩加持的中转站出现在屏幕中间,绷紧唇线,“到了。”

 

多温正与海耶克就止战协议互不退让,海耶克认为帝国正属于休整期,交战只会加重人民税负,以及财政负担,一旦失败,将再次加剧内战遗留的后患。而身为议事长的多温对此嗤之以鼻,在他的眼中,帝国一再与其他国家选择协议休战只会令帝国损失更多,其他对帝国虎视眈眈的星系也会借机讹上一笔。

坐在一旁的总统表情淡淡地听着二人交战,不作丝毫表态,他的眼神中是属于位高权重者的不可一世,他如同雕像一般在椅子中一动不动,享受两位下属互相制衡的场面,连灵活的手指都不曾指向其中一方表示自己的态度。站中立方的权臣纷纷选择不闻不见,这种场景已经上演数次,任由两方阵营愈演愈烈。

多温随着年岁增长更加跋扈,内战后,总统默认给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让他十分受用,他觉得滔天的权势可以助自己完成政治抱负,前往的道路中不允许被任何人阻拦,包括曾备受总统信赖,如今今非昔比的海耶克将军。面对海耶克关于人民安全的质问,在身边都是帝国上流人物中,多温倾吐而出的反击有力而无情。

“造就帝国盛世的人不是那群手无寸铁,毫无天赋的普通人,他们目前拥有的和平生活全部都是哨兵在战场中为他们厮杀而来,他们享有的高科技服务,是我们用无数钱财铺路不断失败才换来的。他们生来卑贱,本应感恩于我们,为我们做出一些牺牲又有什么关系?”

“包括命吗?”躲在卫兵后的邕圣祐忍无可忍,无法接受多温对普通人的不屑一顾,咬牙切齿地走到多温面前,将177星球的图景展露在众人面前,许多向导由于逼真的画面捂住口鼻,蹙紧眉目,邕圣祐一字一句地发出质问,“伟大的议事长,这就是您说的牺牲吗?先从177星球这一颗被遗忘的原始星球开始屠杀吗?”

“多温,给我一个解释!”震惊的海耶克低吼着,“你的欧格斯军团不应该驻扎在那里保护他们的安全吗?你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军校,他们的父母就算是普通人,也是帝国的子民!”

“这不是我做的。”多温语气阴森,“欧格斯军团在上一周由于谈判事务,早已撤离177星球,我有什么理由要屠杀他们这群人?我能得到什么?”

“那为什么我不知道?”海耶克的胸膛剧烈地起伏,“身为所有军团的最高统帅,为什么我不知道被星际海盗常年光顾的177星球从上一周开始就成为无人看护的空城!”

“因为议事长直接告知于我,我也要向你报备吗?将军。”总统终于站起,幽深的目光投向情绪激动的海耶克,“难道真的像外人传言,军方已经可以凌驾于我之上了?”

海耶克深吸一口气:“我将永远为您效忠,可是总统,他……”

“够了。”总统生硬地打断海耶克的辩解,慢慢走到海耶克的对面,与多温站到一边,他的一个动作已经表明他的态度,刚刚巍然不动的权臣们垂眼走到多温的身后,继续做权利的拥趸,他们无需判断对错,只要清楚利弊,便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总统的声音变得阴沉:“海耶克,如果你能拿出对平民的一半关心放在帝国,或者说是我的身上,你都不会愚蠢到今天这个地步。177星球一事我很遗憾,星际海盗每时每刻都会在某个星球进行杀戮,在任何一个星系,这都是无法阻止的事情。死亡固然是一件悲伤的事情,但相对于帝国的荣盛而言,它如蝼蚁一般渺小,人之常情的生老病死,如果都要拿到道德高度进行批判,那帝国早晚都要被敌人吞没!”

“对于停战协议就如议事长所言,帝国将拒绝所有丧权的协议,我们的退让到此为止。”伊文简单明了地将多温捧到更高的台阶,不忘将海耶克逼入更尴尬的困境,嘲笑道,“这次谈判结束后,内阁或许需要重新考虑军方最高统帅的人选了,我们那名曾经骁勇善战的将军,如今仁慈得像个救世主,金光闪闪得让我睁不开眼。”

伊文在离开前停步在海耶克身边,周围的卫兵听话地站在较远的位置,伊文冷峻耳语:“海耶克,到此为止,我给你机会回头。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就算你将自己钉在十字架中,我只会让你成为千古罪人,而不是拯救世人的耶稣。”

海耶克没有答话,只觉喉咙发涩,难以发声,看着伊文渐行渐远的身影,在黑压压的卫兵中看不到其他色彩,他自己都忘记了,他与总统是如何走到界限分明的今天。

邕圣祐已经做好多温否认的心理准备,但他之所以冒险在总统面前提出,是因为他还侥幸地抱有利用凄惨的情景抓住总统心中人性的可能。黯淡的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在房间中,所有人的脸上都蒙上一层阴影,晦暗不明。

“走吧。”

邕圣祐与姜丹尼尔正准备离开这间压抑的房间,多温尖利的声音从人群中拔高:“刚刚那个质疑我的人,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姜丹尼尔率先有所动作,上前一步站在邕圣祐的面前,挡住众人的视线,但却无法阻拦多温向这里走来的脚步,多温淡色的眼睛越过姜丹尼尔,盛气凌人地看向邕圣祐:“我看着你很眼熟,好像就是在这里。”

邕圣祐眼里闪烁着光,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多温近在咫尺,姜丹尼尔也没办法再做出其他举动保护,能够在多温的注视下丝毫不退缩已经是极致,邕圣祐垂眼礼貌回答:“我只是军团的随性的心理医生,您口中卑贱的普通人,有什么机会能够与高贵的您见过?”

“是吗?”多温对邕圣祐出言不逊的反讽置若罔闻,飘荡在中转站外的暗红色物质如同晚霞一般聚集在一起,透过防护窗投入室内,映染得一片血红,多温看了一眼姜丹尼尔,又瞥向邕圣祐,“我曾在这个中转站中遇见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向导,与你长得有七八分相似,更巧的是,他的哨兵就是你面前的姜丹尼尔。汉特!”

一位男性哨兵从斜后方走来,多温发号施令:“帮我查一下,姜丹尼尔的向导记录。”

汉特利用微型设备调出资料,一一向他汇报:“第一任向导死于内战之中,资料全毁,无可查证。目前的向导隶属于西陆什军团,名为蒙娜。”

“我可是听说姜丹尼尔无法与任何向导结合,突然冒出一位向导,还是将军直接统领的军团。”多温的嘴角噙着讽刺的笑容,扭头望向海耶克,“将军,这种小儿科的谎言,我是信,还是不信?”

“议事长,你当然要选择相信。”海耶克缓缓地放下叠合的双手,“因为这就是事实,不信的话,我可以让媒介人进行检查。”

蒙娜是当年亲手终结自己哨兵的那位女性向导,内战后难以与其他哨兵结合,曾几度想过自杀,是将军一再劝解,蒙娜才获得重新生活的勇气,虽然是一个人。在邕圣祐的身份被将军接纳以后,蒙娜欣然应允将军的请求,共同造假,姜丹尼尔的配偶栏不再是空白。

“媒介人?”多温重复一遍海耶克的话,倏然大笑,“可以!但必须用我这里的媒介人。”

在场站在将军一派的人的脸色忽沉,邕圣祐的脸刷地一下变白,手心冷汗冒出,姜丹尼尔同样不知如何自处,媒介人的审判是无法造假,将军本意是想利用西陆什的媒介人蒙混过关,慌乱之中却给多温可趁之机。

一旦邕圣祐的身份曝光,多温将会以此作突破口,对军方施以重压,让将军再无出头之日,而作为逃跑在外的向导,在多温这种连向导都不看在眼里的哨兵眼中,估计连命都不会留。

踏入会议室之前卸下全部武器的姜丹尼尔已在身后默默握紧拳,他时刻准备与多温的人奋战,只要能够将邕圣祐带出是非之地,连将军身边的奥德眼神也开始游离,与将军不停低语在商量对策。

邕圣祐无暇顾及他人,他的眼睛追随着多温的手下,一个穿着制服的女向导走到姜丹尼尔身边,朝邕圣祐微微点头,她眼中的惊恐并不少,但依旧保持镇定,不在多温面前露出马脚,这个人便是蒙娜,两位向导之间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在如此一触即发的情况。

随后一位将柔软卷发扎起的年轻女人走到他们面前,温柔地说:“请随我来,我将会证实你们的身份。”

多温的镇定自若与邕圣祐的强装镇定形成鲜明对比,邕圣祐求救一般望向海耶克,他只是遥遥地冲自己点头,像是死刑犯在行刑的前一晚得到的虚妄安慰,明知是最后的假象,也要死命地抓住。

证实的时间不长,但指针行走的声音在邕圣祐的耳中开始支离破碎,拖长的尾音如同振聋发聩的钟声在邕圣祐的脑内敲荡,每一下都让他的心脏震颤,似乎在依靠恐惧维系心脏的正常运作。

时间失效的邕圣祐看到三个人从房间中走出,媒介人恭顺地站在多温面前向他汇报。

“正如将军所言,姜丹尼尔与蒙娜确实是结合过的哨兵向导。”

势在必得的微笑一点一点地破碎在多温的脸上,媒介人的声音不小,在场所有人都听到这个意想之外的结论,包括邕圣祐,但他的惊讶仅仅表现在瞪大眼睛,随后马上低头藏下自己的神情。

多温再三询问后,媒介人冷静地给出同样的答案,多温气急败坏地离开会议室,媒介人却没有与他一同离开,而是等将军一行人一同走出后站在姜丹尼尔面前,客气地打招呼:“上校,好久不见。”

“你不是应该先和我搭话?”劫后逃生的奥德总算喘过一口气,走到媒介人的旁边,“你刚刚提的要求也太突然了,下巴差点吓掉。”

刚刚端庄稳重的媒介人翻个白眼:“少来,分明你比我还开心,我看你恨不得跳起来。”

“有这么明显?”奥德笑得有些局促。

邕圣祐不知所以拽了拽姜丹尼尔:“谁啊?”

“奥德的向导,贝拉。”

“不够准确。”贝拉风情万种地甩了下马尾,“奥德的前任向导,刚才已经与奥德约定有空会做割离手术,作为我帮你们隐瞒真相的回报。”

奥德感受到邕圣祐投来感激的视线,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不用谢我,我们两个貌合神离很久了,毕竟谁都不想与小时候扒你裤子的人共度一生。”

贝拉洋洋得意:“还不是你小时候丢个玩具都要哭唧唧,比我还娘。”

“身为一个女性,你的用词能不能优雅一点?”

……

奥德与贝拉这对从小相熟的朋友一言一语的互怼,姜丹尼尔轻声感慨:“幸亏议事长那里的媒介人屈指可数,找来找去只有贝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邕圣祐心惊肉跳:“我差一点想坦白,免得牵连到你们。”

“这种事你想都不要想。”姜丹尼尔柔声威胁这位差些自作主张的向导,“不要试图效仿当年的我去做一人撑天的傻事。”

 

回到房间的多温暴躁地房间走来走去,汉特双手为他呈上一杯甜酒,谨慎地开口:“您如何看待177星球上的事?”

多温喝下一口清爽的甜酒,冷笑道:“还会有谁?这种残忍的做法全星际只有一个人喜欢。”

“模仿者?”汉特脱口而出这个名字,随后自我质疑,“可他以前从未展开屠杀。”

“这是他对我的警告。”多温捏住脆弱的水晶杯,“我将那些小孩从177星球带到军校,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但却耽误了他的基因试验,他知道欧格斯军团负责那里的安全,趁着军团撤退屠杀整个星球。”

“不过无所谓了,以一换一而已。”多温将空空如也的酒杯放到一边,与汉特走入书架后的秘密空间,打开通讯器,“虽然我与模仿者是一对很合拍的合作伙伴,但我也会经常想念卡姆,那个愚蠢的男人,如果他没有那么狂妄,如今安尼立的统治者绝对不会是模仿者。”

“多温,不要对模仿者妄自非议。”一个沙哑的声音出现在通讯器中,随后一个经过改造的人出现在屏幕面前,他的脑后与卡姆一样被机器笼罩,他的眼睛一只是多情的翡翠绿色,另一只却是无法转动的仿生眼。



=================

作者有话要说:

高考后的假期愉快。


评论(33)
热度(495)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