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28

Chapter28
姜丹尼尔在操场找到提前退场的邕圣祐,邕圣祐察觉到熟悉的味道:“我以前经常来这里散步。”
姜丹尼尔自然地站在他的左侧:“为了锻炼?”
“不是。”邕圣祐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个操场与隔壁的军校相连,只有一道铁栅拦着,偶尔会偷看他们训练,好奇据说连餐厅都比我们好的学校教出来的学生是什么样的。”
姜丹尼尔的笑意凝在脸上,他听说过以前军校出现过未毕业的哨兵与向导结合的丑闻,幸亏邕圣祐没被隔壁那群小兔崽子提前拱了,姜丹尼尔摸了摸鼻子,记下一条建议:增强学校防护措施,最好做到一个苍蝇都不能互通的状态。
“有的时候还是挺想念军校的,每天只要操心成绩就好,其他的事情帝国都安排妥当。”邕圣祐自嘲的口吻十足,“但如今看来,无知居然可以成为不追究的罪魁祸首,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在为帝国的使命而活,却逐渐被剥夺自主意识。”
姜丹尼尔偏过头看那双眼睛,云淡风轻地将幕布拉开的眼神,冷静得让人惊心动魄:“你怎么了?”
邕圣祐想到石头一家人,沉默在空旷的操场蔓延,隔壁教官的怒吼声清晰入耳,邕圣祐终于开口:“我看到了阿兰?”
心头一紧的姜丹尼尔下意识地问:“在哪里?”
邕圣祐指了指脚下的塑胶地:“这所学校。”
“不可能。”姜丹尼尔直接否决,看到邕圣祐皱起的眉头慢慢向他解释,“你应该清楚海耶克将军的为人,他是帝国为数不多倡导平权的管理者,他当时说过会派兵驻守177星球,绝不会将那些小孩带到军校。”
一番话没有让邕圣祐的表情松动,姜丹尼尔的喉咙来回滚动,他与邕圣祐的关系恢复时间并不久,是一根纤细而不安的线绳系在他们之间,邕圣祐对帝国的失望是显而易见的,事实就在他们眼前,姜丹尼尔还要为将军辩解,或者说,是为自己辩解。
这种令手心发凉的逼迫感比在战场中的命悬一线还要让姜丹尼尔觉得了无生机,他不想因为旁人让他们的关系恶化到原点,不知如何是好的心情让他的语气有点半死不活的状态:“我不知道要如何证明我对此事的不知情,但我希望……”
“我没有不相信你。”接受到他低落情绪的邕圣祐截断他的话,“我只是单纯好奇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姜丹尼尔的眼中终于出现一丝光亮:“去问问阿兰。”

阿兰看到曾经出现在177星球的叔叔,迷茫的眼神泛起生机,在教官身后就喊姜丹尼尔叔叔。
“要叫上校。”教官心虚地看了一眼姜丹尼尔,更正阿兰没有分寸的称呼,“她是中央从偏远星球送过来的,没什么家教,上校不要放在心上。”
教官摇头摆尾的姿态并未讨得姜丹尼尔的欢心,一言不发地走到阿兰面前,牵起她的手向外走:“晚上会把她送回学校,可能会晚一些,希望教官不要给她记过。”
教官连忙应下,连对阿兰的叮嘱都带着谄媚,姜丹尼尔想到教官刚刚的话,脚步顿住:“是中央的什么人送来的?”
“欧格斯军团。”

邕圣祐在车里等他们,看到阿兰后收起愁虑交加的脸,笑着和阿兰打招呼:“好久不见,爸爸和妈妈最近怎么样?”
不懂世故的阿兰自然只当这是普通寒暄,咬着姜丹尼尔买个她的糖,含混不清地说:“带我来的叔叔说,只要我跟着他走,家里就会得到很大一笔钱。”
听着像拐卖人口,邕圣祐微不可查地紧抿了嘴角:“和你一起来这里的人多吗?”
阿兰点头:“你们离开后的第二个月,就有穿着和当时叔叔衣服差不多的人来镇里,拿着很奇怪的仪器走来走去,好多朋友和我一样都被带走了,不过在这里的只有我。”
邕圣祐让阿兰坐到后排自己玩,姜丹尼尔小心地瞥了一眼阿兰,低声和邕圣祐商议:“听教官的意思,是欧格斯军团做的,这是在内战后,为了平衡将军的军团势力,总统特批给议事长率领的直属军团。”
“多温?”邕圣祐想起八年前在中转站上与他爆发过小冲突那位不可一世的议事长,没有想到他在中央的话语权已经压过将军,“我想我们需要联系将军了解具体情况。”
带阿兰在市区采购一些衣服与食物,天色渐黑,姜丹尼尔亲自将她送回军校,中午还对阿兰趾高气昂的教官恭顺地在门口等着她回来,姜丹尼尔临走之前留给她一个号码,让她有事就联系自己。

177星球一事背后牵扯的势力已经超过他们的预想,维诺的家不知从何时开始变为他们的据点,导致维诺对此愤愤不平,他的走私业务因为这两位时不时就上门开会的军官已经耽搁很久,好在奥德替他放行一些不痛不痒的货物,让维诺不至于这个月一无所获。
海耶克将军接通他们的视频通讯后,在房间中部出现他的投影,他在下午得知阿兰的事情后与多温大吵一架,疲惫地捏着眉心坐在椅子中:“多温在秘书那里看到你要给我的材料,自作主张将那些小孩送到军校,总统知情后十分赞同他的建议,认为每一个哨兵,每一个向导天生就要为帝国服务,反而对我的知情不报大发雷霆,我已经,尽力而为。”
姜丹尼尔极少见到将军如此示弱的一面,看到他的状态便猜出这段时间总统与议事长对将军的双方压迫让他处境艰难,离开军团多年的邕圣祐自然不懂其中的门道,姜丹尼尔替他向将军发问他更为关心的问题:“我们当时问过阿兰,她明确表示不想离开家乡,很好奇议事长如何做的工作?”
“他说的是用金钱与帝国的荣耀,但我觉得应该也有胁迫。”将军并不相信多温满溢动之以情的话语,其中一定有夸大之嫌,海耶克左手一挥,视频影像传来,“这是多温在177星球拍摄的视频,他早就猜到我会质疑过程,干脆将证据留好,只等我在总统面前吃瘪。”
里面出现的人是欧格斯军团的军官,以及那些小孩的父母,177星球一直贫瘠,多温让财政部下拨款项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凡是小孩被送往军校的家庭还有额外的补贴,影像有些模糊,但至少证明不是一桩强取豪夺的买卖。
邕圣祐想到晚上问阿兰的想法时,小姑娘的排斥感并没有那么强,连将军都无法挽回的事情,只好作罢,但对一面之缘的议事长的印象更差。

奥德先行回到白骨军团处理琐事,姜丹尼尔准备离开时,邕圣祐换好衣服跟着他走出家门:“走吧。”
姜丹尼尔猜测一路邕圣祐的用意,直到快到家的时候,邕圣祐看着路灯下姜丹尼尔的影子,恶作剧地踩他的手,又在他左心房的位置轻轻蹦了一下:“心口不一的上校,你想要让我气绝吗?”
“没有。”姜丹尼尔不明所以,但回绝得很快。
“今天在军校的时候,你的情绪几乎快要被淹没,都不肯开口问我的想法,答应过我的坦诚相待,转眼就忘到脑后。我就在你的面前,可以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邕圣祐尝试过许多次,都无法令自己回归到八年前的状态,随时随地去揣测、迎合姜丹尼尔的心意,就像时间无法逆转,许多事情已经定型,过程的转变需要两个人共同努力,“上校,因为你的不诚恳,我有一些难过。”
姜丹尼尔心脏抽动一下,定定地看着眼里闪烁失落情绪的邕圣祐,上前替他理顺被晚风吹乱前额的头发:“若是可以,我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看,我的犹豫是源自于我对过去的心有余悸,并不是有心掩盖,更何况,我所有的情绪都在你的掌控之下。我怕的是你不相信我,觉得阿兰这件事是我做的,我怕作为嫌疑人的我没有资格与沟通这件事。”
邕圣祐感觉到姜丹尼尔的手在自己的额间抚过,心头那点微乎其微的抱怨烟消云散,心一点一点地软下来,他喜欢惨了姜丹尼尔唯独在他面前展露的温柔,像一颗柠檬在心中爆开,他的视线抬起:“其实我也没有资格说这些,可既然已经决定改变,你应该明白我将会永远信任你,只要是你说的话,我都会相信。”
姜丹尼尔一直都很喜欢邕圣祐的眼睛,那一双深色的眼好似能够容纳下浩瀚的宇宙,看到自己的脸在他的眼中逐渐模糊,才意识到他的宇宙眉眼间有些湿润,依旧在向有些执拗的哨兵循循善诱:“我会努力理解你的重负与担忧,但我真的不想回到那段不停揣测的日子,在无法感知到你时,我会胡思乱想,有时的心急并非是我的本意……”
“恩。”
邕圣祐的话没有说完,不善言辞更热爱行动的上校已经低下头吻住他,剩下彼此心知肚明的话语在舌尖中交融。
邕圣祐缓缓垂下眼睛,去享受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有些唐突的亲吻,交换的温度在夜间烘托得沸腾,一颗因担忧而失控的心终于回归到正常的节奏。
他们都失去了许多,变得患得患失,邕圣祐的恐惧源自于过去单方面的阻拦,姜丹尼尔则是因灵魂长久的封闭。
一个松开捆绑的亲吻结束后,上校的手指蹭过向导发红的嘴唇:“以后不会了,我会向你如数坦白。”
邕圣祐张嘴轻咬一下他的拇指:“你会不会觉得我有些自私,一直在试图改变你。”
“怎么会呢?”姜丹尼尔轻声地说,“我的欲壑难填,恨不得你再自私一些,把我牢牢地抓紧,把我变得离不开你,我才能厚着脸皮,顺理成章,无耻地回握住你。”
臊得邕圣祐脸红脖粗,没有任何威慑力地瞪他一眼,非要跟他进公寓看了一眼他每天都在看什么影视作品模仿,结果发现数据库全部都是那些女学生爱看的偶像剧,一个比一个玛丽苏:“你和我说的话都是从这里摘抄的?”
姜丹尼尔无辜地看着他:“都是我的真心话,这些我还没看。”
邕圣祐立马删得一干二净才放心回家,天知道姜丹尼尔要是真把那些影视作品看完,以后他一开口,邕圣祐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想想都头皮发麻。
防患于未然。

推开家门看到维诺翘个二郎腿笑得意味深长:“我以为今晚看不到你回来了。”
“才不会。”邕圣祐想到那个差些擦枪走火的吻,抿了抿嘴唇。
小动作在维诺的眼皮下清晰可察:“看来他没有留宿你,你还有些不满足。”
“我怕你一个人在家不安全。”邕圣祐随口胡诌,脱了外套拿起维诺刚泡好的花茶喝起来,看维诺一脸“小样儿你有事瞒我还不速速招来”的表情,松口了,“我是不是变得有点不像自己了?”
“你就是你。”维诺几乎把邕圣祐当成亲弟弟对待,“你们两个人的前尘旧事你不说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说我知道的。谈恋爱最忌讳的是太注重分寸,相爱的人之间是没有得寸进尺这个词的,被爱的人就应该做一些外人看来的蠢事,理智占据高位掌控一段关系会让它的花期很短。你在改变,他也在改变,就算都是为对方着想,归根结底也是自愿的。既然你爱他也被他爱,就要接受这种在我眼里有些脑残的角色扮演。”
维诺的话说得真诚又欠揍,但开解的结果不错,邕圣祐睨他一眼骂了两句回房间睡觉,维诺笑了笑由着他去,手机一震,收到奥德的短讯。
“事情已办妥。”
维诺眉飞色舞地回复一个谢。

姜丹尼尔与邕圣祐偷偷发展工作室恋情,奥德一边嫌弃一边替他们打掩护,白骨军团都知道邕圣祐与他们两个人关系交好,也由衷感谢邕圣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姜丹尼尔越来越有人情味,虽然并不明显,但也足够那些未结合的向导心生雀跃。
然而好景不长,军团的人看到穿着白衣的邕圣祐怒气冲冲地走进奥德的办公室,大门一摔,手机直接砸到奥德的面前。
“是不是你给维诺放行到安尼立星球的?”
奥德一脸恍然地点头,要不是姜丹尼尔拦住邕圣祐,一个拳头已经打在奥德的脸上。
“你明明知道安尼立星球危险,你还不拦着他?”
不明所以的奥德有些生气:“他让我帮忙,难不成我要拒绝?”
“你必须拒绝!你为什么不用脑子想一想我怎么不找上校帮他的忙?”邕圣祐眼睛通红地把手机屏幕怼到奥德的面前,“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维诺在安尼立星球失踪了,他的同伴有三个人昏迷出现在公共区域的荒地上,这是维诺的朋友给我发的消息。”
“维诺要是出事,我不管你是不是上校的朋友,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
作者有话要说:
被爱滴人有恃无恐。

评论(28)
热度(618)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