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23

Chapter23

奥德听他们提到在177星球遇到的人,只是听他们的描述都觉得惊心动魄:“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说,卡姆那群人在研究改造人类基因?”

“不是很确定,但目前知道的信息可以做出这种猜测。”姜丹尼尔将照片传给奥德,“这个人的腿部被改造,拥有媲美哨兵的速度,而且抓到的其他人中,都是某一方面出类拔萃的普通人。”

奥德看着照片觉得恶心,酸水倒流,连忙推开:“亲爱的,我在吃饭,不要倒胃口。”

“我看看。”维诺因为职业穿梭于星际之中,他凑到奥德旁边仔细观察,“这些人的脖子处有一个符号,好像是最近兴起的一个星球,那里的居民都会被烙印符号。他们经常走私一些药品,他们很神秘,每一次交易都不会出面,只会在一个公共星球上碰头,连转账的账号都是虚拟IP。”

“可是卡姆是联盟的人,怎么会沦落到那里?”奥德有许多地方想不通,消息通的维诺也无法替他解惑,看他喜欢吃柠檬鱼,替他夹了一条放在碗中。

姜丹尼尔收起照片:“等过几天去中央和将军商量一下。”

“你确定要带邕医,不是,邕圣祐一起去?”奥德隐约担心,“内阁那群人如果知道将军曾经帮你让一名向导逃脱军团,一定会借此事向将军发难。”

“只是表达感谢,不会有问题。”姜丹尼尔绝对信任邕圣祐的能力出众。

邕圣祐神色自若地朝奥德笑了笑,算是给他吃一个定心丸。

姜丹尼尔与奥德离开时,维诺还特意替奥德打包一个饭盒,其实就是将剩下的菜装里面,把天天吃军团食堂的奥德感动得一塌糊涂,放言以后维诺的生意就由自己来罩,眼看维诺漂亮的瞳孔猛地一缩,邕圣祐清楚他要狮子大开口,自从拿到星际通行证,维诺做事更是违法乱纪。邕圣祐一把把他推到自己身后,替他与奥德道别:“少将,为了维诺与您来日不会被关押进中央监牢,请您敦促他早日金盆洗手,而不是助长他走错路的势头。”

 

姜丹尼尔回到塔与奥德处理完下午惹出来的破篓子,还特意慰问被自己弄伤的哨兵,与奥德串通出一套谎言把年轻的哨兵唬得一愣一愣,这件事总算告一段落。

回到公寓后的姜丹尼尔躺在床上因为亢奋的精神无法入睡,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阿斯伯格综合征在作祟,与邕圣祐的摊牌是脱离原定轨道之中的事情,足以令他辗转。

手机屏幕的光亮在黑暗的房间中显得刺眼,页面停留在短讯之上,上面的名字从邕医生变成了圣祐,姜丹尼尔的手指左右滑动键盘数次后,终于发出。

“睡了吗?”

对面回复很快,“没有。”

姜丹尼尔如实地告知他的医生自己当前的状态,“我无法入睡。”

“为什么?”                              

诚实的患者毫无隐瞒,“想你。”

这一次换作邕圣祐愣住,自从他知道姜丹尼尔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后,他对姜丹尼尔的表达规则一再放宽,他清楚一个普通人很难打破病患们的内在情绪循环——排斥外界、自我怀疑、试探、放弃。让一个与世界格不相入的阿斯伯格患者坦诚说出内心的真实情感,难度不亚于推翻他们的精神结构,随后违背天性地进行重新构建。

邕圣祐在编辑页面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循环往复,直到姜丹尼尔发来短讯。

“是睡着了吗?晚安。”

邕圣祐借着台阶下,把手机扔到一旁,心理情绪与身体姿态全部拧巴,他清楚姜丹尼尔对他的感情,但一时半会儿无法适应他的转变,曾经在他心中是站在神坛上的人,他对他的情绪往往是崇拜簇拥,他仰望他的强大优雅。

崇拜与喜欢的界限往往都是模糊不清的,如今的姜丹尼尔从高处向自己走来,干净利落地替他操刀劈开。这是理所当然、求之不得的好事,但那些不忍回首的经历让邕圣祐犹豫不决、徘徊不定。

恋爱并没有那么难,但是与姜丹尼尔重新构建恋爱关系才是难上加难。

这其中的心理需求就像是隐秘的丛林,八年前,邕圣祐的选择十分简单,他带着卑微与仰望去爱至高无上的首席哨兵,他曾无数次渴望在二人关系中获取平等的视线,可这一天真正到来时,面对姜丹尼尔的主动示好,邕圣祐有些手足无措。如今的他们像是两个残缺的齿轮,都在努力地适应对方的凹凸角度,试图成为一个完整的圆,但远远没有预想中那么简单。

不过八年而已,听起来虚无缥缈的时间轻飘飘地消散在空中,可人类一个晃神的时间,外太空可能就有一颗星球被撞击陨落,何况岁不与我的八年,最纯粹的感情也险些在颠簸中粉碎。

时光宽容了万物的消失与重生,却为情感的走向提纯出未知的悬念。

即便暮去朝来千万回合,总是让邕圣祐不由自主地为他们模糊的关系钉上束手束脚的钉子。

同时处理多个程序的大脑死机,邕圣祐一夜睡得不安稳。

 

邕圣祐周末在医院替别人值班忙得昏天黑地,还好只要一个上午,下班后邕圣祐伸个懒腰往电梯口走,就看到穿一身便服的姜丹尼尔等在走廊里。

姜丹尼尔看到他眼中的疑惑,替他解答:“接你去中央。”

阿斯伯格综合症也被一些外人称作天才病并不是源于中二,对于患者而言,他们在某些方面确实相较于普通人有过人之处,比如姜丹尼尔的记忆力。

失而复得的两年记忆中连邕圣祐随口提的一句喜欢开车兜风都记得,邕圣祐正准备坐到副驾驶的位置,姜丹尼尔替他打开主驾驶车门:“你开车吧。”

邕圣祐挑眉,他对姜丹尼尔这辆车的确眼馋,离开军团后,除了被误会八年的姜丹尼尔,唯一能让邕圣祐牵挂的就是那些经过改良的车。邕圣祐与姜丹尼尔换了一个位置,取消自动驾驶,手搭上方向盘时工作的疲惫感转瞬被丢出,姜丹尼尔替他打开导航,定位是行政府邸。

姜丹尼尔最近经常与邕圣祐短讯交流,往往都是以自己主动开头,邕圣祐缄默为句点,可看着对话框日益增多,姜丹尼尔慢慢学习普通人的心满意足。车里的空间逼仄,除了偶尔姜丹尼尔提醒邕圣祐变道之类,只有舒缓的旋律应景出现。

“请出示您的身份卡。”

一名哨兵拦下在府邸门口拦下畅通无阻的车辆,看到主驾驶陌生的面孔,再次确认车牌号是属于白骨军团的姜丹尼尔少将,他的手已经碰到激光枪的枪口。姜丹尼尔伸长胳膊递过身份卡,哨兵将信将疑地接过身份卡再三确认后还特意弯腰看了一眼姜丹尼尔才放行。

“行政府邸已经戒备这么森严了吗?”邕圣祐将车停在指定的位置,已经有人出来迎接他们。

“毕竟总统差点在自己的地盘被叛国者枪毙,至今心有余悸。”姜丹尼尔低声解释后与迎面而来的行政人员打招呼。

映入邕圣祐眼里的是一座宏伟的宫殿,与中央处处可见的高科技大厦不同,它的外观是仿造古地球中世纪的欧洲宫殿所造。两座外观相同的宫殿拥围一座辉煌的王宫,两座宫殿前分别是海耶克将军与多温议事长的雕像,他们一人佩剑,一人执冠,报以尊重而敬仰的目光望向中间的位置,便是伊文总统的雕像。

走入宫殿内,华贵而精美的地面上是邀请艺术家亲自作画,高不见顶的天花板则是将帝国所在的星系用电子光影完美重现,若不是四周巡视的卫兵与微不可见的小型监测器时刻工作,邕圣祐甚至觉得自己置身在一家私藏颇广的美术馆中。

海耶克将军早已在会客室中等待他们的到访。

海耶克将军已有五十岁,深琥珀色的眼睛如古镜一般,邕圣祐只是进门时与他打个招呼便不再与之注视,浓密的睫毛让这位将军哪怕神情犀利都多出一分温柔有余。

“看来当年丹尼尔的牺牲是正确的。”海耶克将军的笑容总是保持一个礼貌的弧度,让人忽略他内心真实的温度,“虽然一直知道你还活着,但亲眼看到还是为你们高兴。”

“谢谢您的宽厚,当年隐瞒下我的存亡。”即便已经离开军团,邕圣祐依旧立正对将军行一个标准的军礼,“也十分感谢您对人权上的努力,让向导拥有梦寐以求的自由。”

将军点了点头,向他回以军礼:“路长而道远,对帝国而言,这些还远远不够。你今后有什么打算?想要回到军团吗?”

邕圣祐沉默了,他已经习惯市井中的生活,相比枪弹机甲,他现在似乎更喜欢与维诺讨论隔壁邻居的糗事。

“他不适合回到军团。”一直没有开口的姜丹尼尔替邕圣祐解围,“无论他以什么身份回到军团,都无法编造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解释当年的事情。”

将军了然,清楚邕圣祐当前的想法,他递给邕圣祐一张卡:“孩子,你可以去后庭的花园看看,这里是中央最大的人造公园,有许多你不曾见过的花卉。”

姜丹尼尔来的时候带了许多关于变异人的资料,邕圣祐正好借机离开,他实在不知道如何与一位高位者相处,刚刚那些客套的话已经用尽他生搬硬造的能力。

姜丹尼尔把卡姆的情况与那些奇怪的人与将军事无巨细地描述后,将军双眉一竖:“按照联盟的说法,卡姆早已离开,所以此事与联盟无关。但他当年应用在你身上的芯片,联盟表示这种东西在他们的星系也是违禁品。看来他早已做好准备,如今已经召集出一批与他志同道合的人来进行这种非法人体实验。”

“最可怕的是,他的第一步是成功的。”姜丹尼尔回想卡姆与他在木屋中的交战,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几乎已经达到巅峰,“他带的机器头盔无法拆下,动作就像是自动化机甲,可以通过分析与反馈来决定他下一次的攻击力度与角度。”

“基因改造。”将军看完手里的资料摘下眼镜,“这是在古地球毁灭时由一个疯狂的科研学家提出的方案,他认为通过对人类的基因进行重构与修改,可以让每个人达到完美的状态。开始各个星际为了强大自身同意了这个方案,直到他们的团队不小心泄露实验过程,几乎将一个动物从精神到肉体全部湮灭,最后再进行重新构成,与人道主义背道而驰,这个项目自然被叫停。看来这群人还没有死心,甚至可以在人体上做实验了。”

姜丹尼尔看着将军的脸上已经露出怒意,便能猜想当年的实验有多么惨无人道,将军把资料收起:“我会找信得过的人帮忙调查这件事,此事不仅仅关乎帝国,更是整个银河的事情,卡姆他们绝不可能凭借个人力量达到今天,绝对有星系在背后扶持。”

将军长叹一口气后,看着正在看向窗外的姜丹尼尔,视线落在正在后庭中的邕圣祐上,弯起嘴角:“你打算与他重新结合吗?”

姜丹尼尔沉默片刻,正色道:“只要芯片一天没有解除,他都会因我变得危险,虽然内战当中应该是雷瑟与卡姆串通,这个芯片虽然是在我的脑内,但引爆的人却是他。”

将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你准备与其他向导结合?”

“不,除了他,谁都不行。”姜丹尼尔否决得坚定而强硬,反倒将话题引到将军身上,“我想哨兵或许并不需要标配一位向导,就像我从来没有见过将军的向导。”

将军没有因为私生活被年轻人调侃而大为火光,眼角的笑纹不减:“孩子,我和你可不一样,如果你有一天可以坐到我的位置,我愿意介绍我的另一半给你认识。”

姜丹尼尔知道这是将军的激将法,并不上当:“我觉得奥德比我更合适接替您的位置,他比我更有人情味,在下属中吃得开,要知道白骨军团目前对我不满的新人们可大有人在,每当他们遇到奥德便会欢呼,听到我的脚步声马上鸦雀无声。”

将军被他的形容逗得放声大笑。

“对了,这个是贪食者让我带给您的。”姜丹尼尔拿出一个芯片递给将军,“听他的口气,好像他与您很熟?”

“他欠我人情。”将军看到邕圣祐已经无聊地坐在长椅上给鸟投喂食物:“好了。你可以离开了,你的向导已经耐心耗尽了。”

姜丹尼尔离开之前忽然想到一个事情,停下脚步:“将军,我似乎也从来没有见过你的精神体,请问它是黑色的吗?”

将军一愣,随后摇头:“不是。怎么了?”

姜丹尼尔得到否定答案后比想象中震惊:“没什么,好奇而已。我先走了。”

海耶克将军看着手里的芯片,呼吸渐渐便沉,看到邕圣祐不顾这里是总统的地盘,顺手掐了一枝花,无奈地摇头。

 

姜丹尼尔走到大厅才想起关于177星球上有哨兵向导一事忘记与将军汇报,匆忙回到将军的房间,却被告知他已经被总统叫走,只好将资料放在秘书那里。

散会的多温议事长在远处看到这一幕,在姜丹尼尔离开后,走到秘书面前威严地伸出手:“我看看。”

而在总统的房间中,传来他与将军激烈的争吵声。

“伊文,你要听从劝诫,帝国的未来不能按照多温的规划来进行。”

“海耶克,不要试图将权利的剑指向我!”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固执?”

“那你又从什么时候开始太有主见,甚至处处忤逆我?多温的建议可以给帝国更光明的未来,而你却想要将帝国拉回到过去的模样!”

“伊文,你无药可救。”



===================

作者有话要说:

算个铺垫章~我得把后部主要人物搞出来。

歌没删,只是链接删啦,想听的话B站手机客户端搜一下【厌塔魔王】就好。


关于🍑那年的决定,是对的吗?即使我是罪魁祸首,从我的角度来看都不对,但大家不要忘记他是哨兵,帝国的大环境下,哨兵总是一意孤行,认为自己绝对正确,同时他患有阿斯伯格,他具有自己的思维模式。他没有想到留在塔内的🍋也会有危险,他爱他毋容置疑,保护用错了方式。

还有一些疑点以后就会知道啦~



评论(41)
热度(625)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