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20

Chapter20

“不是我。”邕圣祐听到后下意识地否认,姜丹尼尔拖着病体爆发的情绪都让邕圣祐察觉到危险,他下意识地偏过头,与姜丹尼尔索求的视线隔开。

“否认!否认!你永远都在否认!”姜丹尼尔撑起身子,贴着纱布的手托住邕圣祐的下巴强迫他看向自己,“你同我说你在拜耳军团服役,拜耳军团从未到达过一线战场,那为什么据你所说,和我交战无数次的卡姆见到你会那么惊讶?你的向导能力几乎凌驾于军团之上,拜耳军团当年的记录显示他们被敌军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还有这个!”

姜丹尼尔动作敏捷地在邕圣祐的裤子隔层抽出一把刀,见血封喉的刀刃因为持刀者的手腕不停颤抖,邕圣祐惊措的表情让姜丹尼尔一点一点印证心里的想法:“如果不是你,这里为什么有我的名字?”

寒光凛冽下,姜丹尼尔通红的眼睛布满阴翳,理智化为乌有,外面呼啸的大风在夜中席卷,铺垫一场狂风暴雨:“那位我以为死去的向导,就在我面前玩弄我,欺骗我。邕圣祐,这种游戏很有意思吗?你玩得还开心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死过,你以为我想这样?我别无选择。”被识破的向导平静得出乎意料,甚至几近冷漠,他脱掉外套,慢条斯理地解开衬衫的扣子,姜丹尼尔看到他的胸前几道狰狞的疤痕,邕圣祐不为动容地用手抵在上面,“当年我被埋在塔下,在你告诉我的房间里,无路可逃,这里差点被钢筋刺穿,我与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震惊的表情凝滞在姜丹尼尔的脸上,过去空白的片段让他无法替邕圣祐身上无法抹去的伤痕做出回答,难以形容的疼痛从心脏中冲出,存有凉意而颤抖的手指想要去抚摸那些狰狞的裂口,邕圣祐却将衣服穿好,姜丹尼尔的手停在空中:“既然你活了下来,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找你?”邕圣祐的声音忽然抬高,笑得清亮而洒脱,姜丹尼尔却看到他死气沉沉的眼睛,颓丧的眸子中丝毫不掩饰他的讽刺,分神之中,姜丹尼尔误以为将视线投入宇宙边缘的黑洞,“上校,我被你推开后,好不容易捡了一条性命回来,是什么让你误以为我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姜丹尼尔痛恨失去的记忆,他想要为过去的自己开脱,都寻不到一个能够正大光明说出的借口,他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要让邕圣祐失而复得。眼看邕圣祐要离开只有他们二人的空间,姜丹尼尔体内哨兵的侵略基因不适时地作祟,本能地抓住邕圣祐的手腕,强烈的欲望与冲动占据理智的上风。

他将邕圣祐扔在狭小的床板上,毫无防备的邕圣祐背后狠狠地撞击在上方,脊椎的刺痛让邕圣祐眉头一紧,屈起膝盖想要摆脱暴躁的姜丹尼尔,却被姜丹尼尔一把扣住,压在身下。

无关结合热,这只是一场荷尔蒙与肉体的较量。

姜丹尼尔暗哑的声音强硬地在重复他以为的事实:“你是我的。”

“上校,我不是任何人的。”邕圣祐针锋相对,“我们当初只有精神结合,你已经做了手术,即使我是逃跑的向导,现在的我和你也只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没关系,断开可以重新连接,你依旧是我的。”姜丹尼尔陷入疯狂,他要夺来所有的控制权,从身体内传来的热意几乎燃烧了他的精神,让他只剩下雄性的征服主导他的行为。

姜丹尼尔灼热的嘴唇触碰到邕圣祐光洁的后颈,贪得无厌地在皮肤之上汲取、停留。让邕圣祐想到八年前自己被姜丹尼尔推开的噩梦,恐惧与担忧让邕圣祐无法自制地开始颤抖,面对生理层面狂躁的哨兵,他的精神波太过无力。

邕圣祐感受到他的吻已经游离接近胸前的伤疤,含混哭腔又尽量维持冷静地开口:“姜丹尼尔,你再不停手,我们两个之间彻底完了。我本想和你维持医生与病患的关系,如果你想继续下去,最好现在就杀死我,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不堪重荷的姜丹尼尔被这一句话浇了一盆冷水,溃败不堪的他睁开眼看到脸色苍白的邕圣祐,眼角已经有液体流下,与欲望和生理不搭边,只有反抗无力后的悲痛、惧怕,还有对自己的赌咒,分明是脆弱的眼泪,却让姜丹尼尔触目惊心,这不是他预想的画面。

恢复清醒的姜丹尼尔停下他偏激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替他擦拭掉眼泪,声音微弱:“对不起,我……”

“我出去找阿兰,你自己待一会儿吧。”邕圣祐拒绝伤害后的示好,随便抹了把眼角,头也不回地离开房间。

姜丹尼尔瘫躺在床上,愧疚与后悔让他的胸腔剧烈地起伏,右手砸向床板,隔着被子发出一声闷响,姜丹尼尔闭眼都是邕圣祐哀切的模样。

不应该的。

他的向导应该是像当时在战机里那般信心百倍,年轻而勇猛,天真而赤诚,理应骄傲得不可一世,肆无忌惮地享受这世界一切关于美好的事物。

想到邕圣祐以前说的话,姜丹尼尔望着窗外的树,终于清楚那个毁掉邕圣祐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自己。

应该被珍藏的易碎藏品,被他挥到地上,铿然破碎,无力回天,而再次回到他身边的,是一个摔不碎的摆件,如同那日在邕圣祐家中看到的相框,看似坚不可摧,内里早已绽开数条裂痕。

 

连石头都回到房间休息,邕圣祐做了一个深呼吸推开房门,姜丹尼尔半躺半靠在床上,看到不吱声的邕圣祐,姜丹尼尔打破沉默:“所以,那些小孩都是哨兵和向导?”

好似不愉快的事情从未发生过,尴尬的邕圣祐愿意配合这一出自欺欺人的戏码:“对。但是他们自己,包括家长没人知道他们是哨兵向导,只是以为小孩发育得好。其实石头也是哨兵,但一个未经过训练的哨兵,错过觉醒时期,现在只能勉强算是一个身强体壮的普通人。”

“这里的哨兵向导多吗?”姜丹尼尔生怕自己再次感情用事,说话的时候不敢注视邕圣祐。

“听石头的描述,不在少数。”邕圣祐意识到姜丹尼尔的言外之意,“你想带他们回中央?”

“不然呢?”姜丹尼尔觉得理所当然,“把他们留在这里无法接受系统化的训练。”

门外传来阿兰唱歌的声音,是孩童爱听的童谣,应该是在哄弟弟睡觉,吟唱得温柔婉转。

“阿兰不想离开家,我问过了。”邕圣祐看着墙上挂的针织品,古朴的花纹出自阿兰和她妈妈之手,“别再让她成为第二个我,军校的学生已经足够帝国调配了,帝国不会缺少这些天资一般的军人,但他们的父母比帝国更需要他们的孩子。”

昏暗的房间陷入沉默,姜丹尼尔反复咀嚼邕圣祐的话,权衡着人性的考量,直到外面的昆虫也开始晚间的休息,在地毯上半睡半醒的邕圣祐听到姜丹尼尔的话:“让这里成为我们的秘密吧。”

“谢谢。”邕圣祐彻底松了一口气,阿兰的弟弟进入梦乡,阿兰沙沙的脚步声透露出她的谨慎小心。

“你应该不是很想和我单独相处。”姜丹尼尔自然而然的语气让邕圣祐一怔,无法判断这是他的真心之语,还是恼羞成怒,“明天你先回迪丽斯,转告奥德我没事,暂时留在这里养伤。”

邕圣祐断然没有想到几个小时前癫狂的姜丹尼尔肯轻易地放走他。

“嘘,别说话。”姜丹尼尔猜到邕圣祐的迟疑,平静而淡然,“否则我会后悔。”

邕圣祐毫无困意,姜丹尼尔听到他辗转反侧的声音,试探性地开口:“你还欠我一个赌约,记得吗?”

“恩。”邕圣祐又翻了一个身。

姜丹尼尔尽力让语气听起来柔和,接近恳求:“我能不能看看你的精神图景,只是看看而已。”

邕圣祐犹豫了一下,终是应允。

当姜丹尼尔看到一只黑色的动物在夜色中游荡,像是缺帧一般模糊,忍不住地问他:“这是当时救你的精神体吗?”

“是。”邕圣祐听到这句话便清楚姜丹尼尔的观光旅游结束,关闭精神领域,“我不知道是谁的。”

姜丹尼尔久久无言,姗姗开口:“谢谢他。”

“恩?”

“谢谢他救下你,还让你活在这个世界上。”

 

邕圣祐早晨离开得悄无声息,若不是交感器提醒姜丹尼尔子机即将离舱,姜丹尼尔差一点忘记昨夜他做出的承诺,姜丹尼尔看着屏幕上的提示语犹豫几秒后,按下确认亲手将邕圣祐从他身边送走。

他们两个人都需要独自的时间与空间恢复常态,尤其是自己。

在邕圣祐眼中看到的恐惧让姜丹尼尔痛苦百倍,如同在云端上的沉沉下坠的感受让他无处可逃,他败给情绪爆发后紧随其后的自我苛责,他甚至没有颜面去问关于他们二人之间的私密,姜丹尼尔害怕每一次质询,都是让邕圣祐再重复一次千疮百孔的痛。

姜丹尼尔翻着交感器里面的航行记录,交感器里记录着驾驶者十年的记录,因为失忆的原因,姜丹尼尔从未浏览过八年前的航线,昨晚的意外让他不禁将时间调到失忆的结点,其中一个数字星球引起他的注意。

981星球,从未听说过。

根据时间上判断,他是从这个星球返航后丢失了他的记忆。中午吃饭时,他问见多识广的石头是否清楚这颗星球的来历。

“981吗?是一个很古怪的星球,是一群来历不明的人创立的独立星球,不归属于任何星系,在那里居住的人奇能异士有很多,武器也挺先进的。他们安安生生地在981里过自己的日子,其他星系也犯不着去打他们的主意。”

姜丹尼尔伤养得差不多后与石头告别,并保证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军人来维护他们的安全。预定的目的地正是迪丽斯,姜丹尼尔看着漂浮在宇宙中的星球,按下交感器的控制按钮,机器女声在舱内回荡:“航线已经重设,请再次确认航线修改,即将前往981星球。”

“确认。”

 

邕圣祐回到家接近半个月也没有等到姜丹尼尔的登门拜访,军团和医院也没有让他去做心理治疗,算了算时间,姜丹尼尔应该随白骨军团大部队回来。

可能他也放弃了吧。

邕圣祐如是想,却没有预计之中的如释重负,办公室的护士提醒他下班打卡,邕圣祐微笑道谢,将工作交接结束后向停车场走去。

他的手触碰到门上的指纹锁,车头的引擎盖下方传来规律的计秒声,邕圣祐嗅到危险,一边喊让其他人闪开,一边向后逃奔,但他的速度远远没有小型炸弹快,一声爆破将白色的汽车炸开,一团火光在停车场升起,周围的人错愕地惊呼逃离。

后方喷涌的冲击波夹带热浪向邕圣祐冲来,邕圣祐下意识地抱住头部,一个人忽然抱住他,替他挡住破碎机身的攻击。

终于回归到平静,邕圣祐抬起头看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姜丹尼尔。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信息素。”危机情况下的邕圣祐顾不上精神领域的隐藏,几乎在一瞬间全部放开。

邕圣祐隐约地带上轻笑:“果真,向导的信息素是哨兵狩猎的本能。”

“不是。”姜丹尼尔将惊魂未定的邕圣祐在怀里紧紧抱住,“爱你才是我的本能。”

邕圣祐堂皇地瞪大眼睛,而接下来的话令他大惊失色。

“151407,你的哨兵向你报到。”

 

——“少校,151407向您报到。”




========================

作者有话要说:

爱你是我滴本能~


评论(186)
热度(1067)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