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19

Chapter19

“姜丹尼尔。”男人走到姜丹尼尔面前,枪口自然而然地抵在他的胸口,“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

男人裹着深棕色的外衣,压低的帽子,无法让人辨认出他的容貌,低沉而沙哑的嗓音在这片荒地之中,配上他手中这把足以令人丧命的手枪,若是让一名普通人代替姜丹尼尔站在这个位置,男人的威慑度不亚于从地下爬上来的死神,令人绝望而畏惧。

姜丹尼尔确认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右手稍稍向后挪了半分,抓到激光枪的枪托:“我想我并不认识你。”

男人轻笑,他的笑声像是报废的鼓风机断断续续,感觉下一秒就要气绝一样,令听到的人即困惑又恐惧,男人总算停下颤抖的肩膀,冰凉的枪口从左胸移到姜丹尼尔的下巴,比姜丹尼尔矮半头的男人将阴影下的脸暴露在姜丹尼尔的眼中。

几乎如同毁容一般,他的五官几近扭曲,除了眼睛周围,几乎都是血红色的腐肉,灰色眼珠凝视着姜丹尼尔,更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索命的修罗。

“你看看我的记性,总是停在几年前,忘了你失忆了。”男人缓缓地说道,空出来的左手忽然握住姜丹尼尔藏在身后的右手,“不要和我耍花招。”

电光火石之中,姜丹尼尔的心脏顿然一缩,他的速度比眼前的男人更快,抽出激光枪,左手抬起打掀危险的枪,猛地向左侧跳起,没有时间给他瞄准,移动中当机立断扣下扳机,男人低呼一声捂住左臂,局势翻盘变为二人对峙。

男人摘下帽子,姜丹尼尔才发现他的后脑更是渗人,没有头发,没有骨骼,是用机器连接的头罩,姜丹尼尔忍住后腰由于撞击引起局部发麻的疼痛,逼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人注意到姜丹尼尔的视线,毫不在意地摸过光滑的机器表面,柔白灯光笼罩之下凸显得毛骨悚然,男人旋即冷笑:“我当然是你的敌人,你觉得我这副样子很可怕?”

男人视而不见他脚下的尸体,一脚下去,那个人的脖子断开,他向姜丹尼尔走来,姜丹尼尔可以听到从他身上传来机器扭动的声音,男人的笑意渐敛:“你在恐惧,上校。你无需为之感受惧怕,现在的我就是未来的你,星际在互相蚕食吞并,哨兵作为最优秀的少数人,不应该止步于此,要随着科技进化才不会像不思进取的普通人一样被淘汰,你们故步自封的帝国,会迎来它注定的陨落。你觉得我面目可憎,但我却觉得我完美至极。”

话音刚落,失去手枪的男人眯起眼睛,攻其不备向姜丹尼尔发起攻击,姜丹尼尔凭借本能反应抄起旁边的桌子挡在自己身前,替他挡住一枚小型弹的爆炸,即便隔着桌板稍作缓冲,姜丹尼尔的前胸也被它震得发麻。

姜丹尼尔将桌子扔到一边,自己的激光枪刚刚被男人扔出窗外,两名哨兵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进行近战肉搏。

扔掉武器的姜丹尼尔反而更加轻松,他在军校时搏击便是出类拔萃,姜丹尼尔脚下发力,借着体型的优势将男人扫踢在地,可看似体弱的男人,灵活性并不在他之下,几乎违背人体力学,强悍地从地上爬起,嘴角的笑意愈加冷酷,他冲到姜丹尼尔面前一拳挥向胃部,姜丹尼尔尽量向后躲闪却无法逃开惯性,倒流的胃酸不停上涌,男人的爆发性与他的身型完全不符,瘦弱的胳膊每一次挥动都足以让姜丹尼尔被痛楚吞没。

姜丹尼尔因为腹部剧烈的疼痛不得已弓起脊背,男人看到手臂因剧痛而神经性抽搐的姜丹尼尔,笑得愈发猖狂:“我可以告诉你,过去的我从来没有赢过你,但现在,你就像我手中的蝼蚁。”

姜丹尼尔用手碰了一下耳朵,从耳蜗里渗出的血让他的听力变得模糊,捂住似乎被砸烂的腹部:“你最大的错误就不应该给我留喘气的机会。”

白狼从精神领域冲出扑倒男人,男人的精神体——刚刚出现在草丛中的黑狼与它纠缠在一起,处于劣势的姜丹尼尔没办法再用力量压制,他盯准男人的要害部位,近距离地肉搏,当他捏住男人的右手腕狠狠发力,姜丹尼尔用力折错,让他失去最有利的攻击。

姜丹尼尔的衣服已经被汗浸透,几近虚脱,姜丹尼尔喘息着将男人绑在椅子上,他觉得自己的肋骨随着每一次的呼吸都伴着疼痛,估计断掉三根左右。

姜丹尼尔吐出一口血水:“你们为什么要抢走那些孩子?是哪个星系的人?”

男人完全没有被俘虏的紧张,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伤口,狂妄得惊人:“上校,你就不好奇你的过去吗?”

姜丹尼尔一把扣住他的头,机器做的头罩已经有些微微发热:“我的过去可以有很多人告诉我,我只想知道你。”

男人硬着脖子表情狰狞:“他们会告诉你的向导呢?上校,你知道你的向导吗!”

姜丹尼尔手上的力气更大,几乎要拽掉机器:“你知道些什么?”

“如果没有你的向导,你早就在我手下死过千回万次。”男人贪婪的语气让他浅灰色的眼睛更加阴冷,“他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向导,百年一遇。不!他是造物主的宠儿,我好不容易抓到机会可以将他带回我的星球,结果你却……”

男人的嘴唇紧抿,盯着姜丹尼尔的视线如刀般锐利,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不过你计划得再好又有什么用,他还是死了,而且在他临死之前,估计恨你入骨,毕竟你也是我的帮凶,陪我一点一点地把他推入万丈悬崖……”

“够了,闭嘴!”男人的话每说一句,仿佛一把刀插在心口,不停地向最深处剜去,不致命不罢休,姜丹尼尔被切割得痛不欲生,远远超过刚刚男人不留间隙地下的死手,“你只要告诉我,你到这里来的目的!”

“就这么不敢听到真相吗,上校!”姜丹尼尔痛苦的神情令他无比亢奋,男人的声音忽而尖利,划破狭窄的空间,“那个救你出龙潭虎穴的向导,是你逼死他的哈哈哈……”

姜丹尼尔被男人的话拉到一片黑暗之中,孤身一人站在沼泽地之中,重重迷雾将他包围,令人战栗的野兽在一座阴森的墓碑后踱步。姜丹尼尔试图走到墓碑前好好地记住那上面的名字,他向前一步,脚下的泥泞让他的深陷一寸。

当他费力走到墓碑之前,他的胸膛以下全部被吞噬,野兽黄色的瞳孔居然带有一丝捉弄。姜丹尼尔将名字上覆住的灰尘擦掉,那个盘踞在他精神图景的人似乎即将揭晓,一个着急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小心!”

男人不知何时挣脱束缚,一把利刃与他近在咫尺,姜丹尼尔看到一个野兽从他的身后越过,咬住男人的喉咙,一把军刀刺入男人的背后。男人的眼神中盛满惊诧,血液从他裂开的伤口处喷涌,没有痛苦哀嚎,空气挤入他的喉咙,无法发声的他嘴巴蠕动几秒后,很快地咽气。

姜丹尼尔已经无心在乎男人的身份,他站在原地望着邕圣祐与他的精神体,向来以花狸猫形态示人的精神体,在紧急接受到邕圣祐的指令后,以猛兽的形态对敌人发起攻击。

一只花豹。

是姜丹尼尔精神图景中的花豹。

 

千钧一发之际,邕圣祐没有发觉姜丹尼尔的不对劲,抽出军刀放入裤子中,上前扶着姜丹尼尔往外走,庆幸道:“幸亏我吃了消除剂,这个人没有意识到我的到来,要不然等我推开门,你可能真的是尸体了。”

姜丹尼尔拖着累累伤痕的身体走出木屋,语气如旧:“你的精神体是花豹?”

“恩。”邕圣祐发现无法进入姜丹尼尔的精神领域,讶异道,“你关闭了精神领域?”

生怕被邕圣祐发现情绪的姜丹尼尔垂下的眼睛复杂地闪动,而说的话依旧淡定:“刚才打斗状态比较混乱。”

邕圣祐信以为真,两个人在往回走的途中遇到开车寻人的石头,坐在车里的姜丹尼尔闭上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些将他困住的回忆仿若偶遇撰写命运的天神,终于肯掀开手掌,向他展露多年前为了寻求答案而抛掷出的银币,他满心期待,迫不及待,急不可耐地去瞻望他等候多时的答案,才发现那枚银币垂立在天神的手掌之中。

众神从建立宇宙伊始,他们对子民的赠予只停留在生命与生存,至于各自丰富的人生,他们向来拒绝给出准确的答案,甚至不愿为迷茫的独孤旅行者指出明路。

姜丹尼尔抬眼看到邕圣祐正在向石头询问居民的情况,他的眼睛流露出疑虑与关心,听到小孩子安然无恙后胸口轻舒一口气,嘴角勾起释然的微笑。

车内三个人,唯一无法释然的人只有姜丹尼尔。

 

被视作英雄的姜丹尼尔负伤归来,镇上的居民将家里能用的药品通通送来,直到医生告知并不适用后才离开,医生替他简单地处理过伤口后,建议他回到迪丽斯后做一个全身检查,留下止疼药和消炎药以防半夜伤口撕裂,离开后只有姜丹尼尔与邕圣祐在房间。

邕圣祐坐在地毯上研究从木屋里带回的图纸,上面的数字与文字像是特有的暗号,存在某种他们不知的联系,邕圣祐拿着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试图破解其中玄妙。

躺在床上的姜丹尼尔看着他认真的模样,想到木屋里男人的话:“你认识木屋里男人吗?”

邕圣祐想到那股八年前危险的味道,即使毁容也可以回想起那张倨傲的脸:“算是你的宿敌,他叫卡姆。我一直以为他早就死了,没想到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是在内战中?”

“对。”邕圣祐当时亲眼看到姜丹尼尔将卡姆踢下航舰,没想到他命大至此。

“看来内战中的伤亡情况与实际差了很多,咳咳……”

姜丹尼尔话没说完,开始干咳,邕圣祐连忙将准备好的温水送到他旁边,看着他喝下正准备继续研究图纸,毕竟与失踪的小孩息息相关,姜丹尼尔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棕色的眼睛在烛光略显朦胧的光影下显得幽暗不明。

“那你呢?在内战中的你又是在哪里?”姜丹尼尔的声音要比常态更是疲惫。

邕圣祐因这个出乎意料的问句怔在原地,干巴巴地动了动嘴角:“你在说什么?”

姜丹尼尔蓄意的隐忍在邕圣祐数次逃避之下爆发,他的怒火在胸口炸开,失态地向他喊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的精神体会出现在我的精神图景中!”

一张拉满的弓弦在松手时,总是期待将面临的无序纳入原有的秩序,却忘记在走投无路之下,连蓄力已久的箭尾都可以在铜墙铁壁的提防前戛然而止。

姜丹尼尔精神图景中的人终于回过头,是邕圣祐清秀的模样。



====================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不小心大意了,暴露了。

我回来看评论有点后悔为什么给卡姆设置黑狼了,我本来表达宿敌,结果大家被我逼得看来对黑色很敏感……

等我写完修文会改一下颜色,你们细致入微得太可怕了,感觉像做阅读理解,瑟瑟发抖。

卡姆替我们翻开这个文的新篇章,为他的去世鼓掌。

评论(84)
热度(800)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