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11

Chapter11

花豹在邕圣祐手忙脚乱的时候总算和其他向导的精神体学会一件事,感觉到邕圣祐口渴时乖巧地替他叼来水。邕圣祐接过被花豹咬得坑坑洼洼的瓶子,拍了拍它的头表达谢意,花豹便安静地走到角落。

“你的精神体很……”右眼包扎纱布的里昂坐到邕圣祐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花豹摇晃着尾巴,姿势与一旁的柴犬类似,“和其他野兽不太一样。”

“可能每天都和松鼠、狐獴这些动物凑在一起吧。”邕圣祐看着越来越懒的花豹内心莫名担忧。

里昂不在意地扬起漂亮的嘴唇,眼睛的伤让他看起来比平时更加忧郁,碧绿色的眼珠在睫毛的阴影下流泻着不应当属于哨兵的难言之隐。

邕圣祐偷偷地收回精神波,里昂的情绪显著到在表层便可以轻松接收:“你在担心雷瑟吗?”

“他对生存的渴望算是军团最强的,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回来。”里昂慢慢转过头,瘦削的下巴勾勒出的曲线让他原本柔和的五官添加几分凌厉,邕圣祐不自觉地将精神屏障调高一下,好似眼前的人是敌军的哨兵,里昂淡淡地开口:“你觉得我们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哨兵?向导?”邕圣祐明显对于这个突兀的问题有些吃惊,不自觉地揉了下鼻子,思考片刻才回答他,“是互生的关系?”

“你真的如雷瑟所言,理想主义的化身。”里昂扭过头视线定在一个正在与哨兵调情的向导身上,“如果帝国是和平年代,不需要我们强制服役,或许还可以将这种病态的接连勉强称为互生关系。”

“难道不是吗?”邕圣祐凝视着眼前的面色沉重的里昂,好似在看一个陌生的人,“一对哨兵和向导一旦结合,只有死亡才能将他们分开,在你的心中他们的关系又是什么?”

“利用。”里昂的语调平静且无情,与邕圣祐印象中的人判若两人,“帝国已经在研发割离手术,即便二者之中没有发生死亡,当向导的能力过低无法与原哨兵匹配,将会强制进行手术。我们利用向导对超载感官的安抚,向导利用哨兵自身的条件完成对自己的保护……”

“不是这样的。”邕圣祐从未做出过无礼举动,在此刻却果断地打断里昂的话,“你说得都对,但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前提,我们在结合之前至少在某一方面是互相吸引的。”

里昂扬了扬嘴角,以自己为例反驳邕圣祐:“你觉得我吸引到雷瑟了吗?”

“……”刚刚还可以脱口而出的邕圣祐的后脑勺此刻像是被人用闷棍重重打住,雷瑟对姜丹尼尔的崇拜之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里昂扫过沉默不语的邕圣祐,嘴角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人人都向往首席哨兵,这是一种对强大的绝对吸引性。因为帝国的法典,那一天我可以强制带走对我毫无兴趣的雷瑟,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也可以离开我。”

“什么意思?”

里昂低微的声音混杂在吵嚷的医疗室内:“一旦有更强的哨兵选择他,在军团的认可下,我就会接受割离手术,所谓的分开并不需要死亡,只需要一个小手术而已。”

“比你更强的哨兵?”邕圣祐忽然明白里昂为何今天来和自己讲这些不知所云的话,他是在警告自己,雷瑟对姜丹尼尔的居心叵测,邕圣祐的舌头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僵硬,开口之前牙齿不小心咬到舌尖,邕圣祐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说,是他选择的我。”

里昂的精神体是古地球灭绝生物——爪兽,与身形不符的过长前肢让它在一群可爱的动物中显得格格不入,在里昂的身边看着与食草动物打成一片的花豹有些眼红,可惜它过于粗鲁的表达让向导们的精神体更为惶恐不安,只能待在里昂身边巴望着另一头。里昂并不顾忌爪兽外貌的奇特,反而温柔地替他挑拣出爪子中残留的脏污。

“他为什么选择你,你从来就没考虑过吗?”里昂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有了答案,“如果他今年没有选择向导,帝国将会为他安排内阁高官家的向导后代,将军与内阁早已是水火不容之势,他是将军最强有力的左臂,他一定会为自己挑选这一届最好的向导。”

里昂丝毫不掩他对帝国制度的鄙夷:“雷瑟在后几个环节投机取巧刷分,被奥德发现了,姜丹尼尔自然也就清楚,所以说他选择你,不如说,他选择了第一名。”

“可我愿意为他成为第一名,不就够了?”

“但你不会是永远的第一名。”里昂将爪兽不小心弄到的碎纸屑扔进垃圾桶内,“07,我们同病相怜。”

邕圣祐闻到嘴巴里从舌尖蔓延开来的血腥味,直到里昂离开后,他依旧缄口不言,里昂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梦魇般难以轻易消散。

夜里回到宿舍躺在空荡荡的床上,邕圣祐将姜丹尼尔的枕头抱在怀里,失神落魄。

 

姜丹尼尔率领的军团节节获胜,敌军溃不成军,连连溃败,奥德口中势不可挡的军团在姜丹尼尔的指挥下与帝国扭转局势。邕圣祐会在精神领域预判他的哨兵的安危,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局面发展。

从中央赶来的议事长正在探望航舰中养伤的哨兵,惊慌失措的邕圣祐不顾外人的阻拦冲到奥德面前:“他们有危险。”

议事长先是皱了皱眉,旁边的人凑到他耳边低语几句后,眼中的怀疑不过持续几秒,他又恢复微笑的模样:“得到的消息是一切正常,你要相信少校的能力。”

邕圣祐急促道:“我与少校的精神领域失去了链接。”

“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身体结合。”从后面走来的里昂意识到议事长处于要发作的前兆,将邕圣祐向后拉过,“请原谅他的鲁莽。”

“不是的!”急火攻心的邕圣祐甩开里昂的手,“我的意识目前没有出现过差错,一个哨兵在什么情况才会关闭精神领域,您还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吗?”

议事长毫不掩饰地表露出不屑与怒气:“白骨军团确实不同凡响,一名普通的向导都敢与我叫板?既然你的意识领域那么强,那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

“想要把我关禁闭。”邕圣祐仰起头看着身高逼人的议事长,面对他的咄咄逼人丝毫不让,语气中带有恳求,“可即便您想要将我关禁闭,在此之前,请派出搜寻部队确保少校的安全。”

“带走他。”

议事长置之不理,不含感情地让他的随从将邕圣祐带走,花豹上前扑到其中一名哨兵,现场一片混乱,争执之中,船舰中的中央舱门打开,包括前些日子被卡姆俘获的向导安全返航。

“看来你从不出错的意识领域也有失误的时候。”议事长讽刺道,“看来帝国要重新为少将安排向导了。”

邕圣祐的精神波速度要在哨兵疾行的速度之上,那些死里逃生的战士的情绪除了死而后生的侥幸还夹杂难以言说的难以启齿。

依旧无法感受到姜丹尼尔精神领域的邕圣祐喃喃道:“少校……”

而本应前来参见议事长的姜丹尼尔变成身负重伤的奥德,满身血污的他证明他们刚刚经历过一场浴血奋战。他举起手臂向议事长行抱肩礼,随后颤抖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少校与一名向导被卡姆截获,目前处于失联状态,我便带领其他人先返回航舰。”

“雷瑟去了哪里?”里昂焦急的声音从门口传来,“151406的人呢?”

奥德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手帕,擦掉脸上的血迹:“与少校一同被卡姆劫持。”

邕圣祐无暇与判断失误的议事长争辩,一言不发地便向外走,门口得令的哨兵拦住他。邕圣祐的肩膀抑制不住地颤抖,冲他们咆哮道:“放开我!”

“将他关入禁闭室!”议事长向操作台走去,同时发号施令,“让他安静!”

“只有我才能感知他的精神领域,你怎么可以不让我去?”邕圣祐拼劲全力试图摆脱哨兵有力的桎梏,然而却只是大象脚下的蚂蚁,渺小到根本不被庞然大物所察觉,轻轻一碾,抵抗弱小到哨兵不放在眼里。

“帝国的少校不需要一位向导来拯救。”议事长从不看好向导对帝国的作用,在他的眼中,帝国只要研发出可以控制哨兵精神稳定的泵阀设备,体格较弱的向导完全可以通过基因改良所抛弃。

古地球被其他星系占领毁灭,普通人无法踏足帝国的高层,只能勤恳地工作为帝国做最基础的服务,而哨兵拥有帝国最为有利的资源,这就是弱肉强食的典型代表。

邕圣祐一反常态地安静站在原地,议事长忽而感觉到耳鸣,平稳的船舰好似被巨浪掀翻,周围的哨兵进而失控,头晕目眩的议事长将目光转向风暴中心的邕圣祐,他轻易地挣脱刚刚的哨兵,眼看就要走到一架战机前,一名还存有意识的哨兵掏出麻醉枪击中他。

邕圣祐瞪大眼睛瘫倒在地上,哨兵们立马恢复正常,议事长狠狠踢了他一脚,下令让他消失在自己面前。

“我们将会竭尽全力救回姜丹尼尔少校。”

 

邕圣祐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睁眼时黑暗幽闭的空间将他笼罩,花豹正在他的精神领域内昏睡。邕圣祐对着铁栏窗喊了两声,无人回应,吸吸鼻子回到床上,试图寻找姜丹尼尔的迹象。

然而对于失去精神连接的哨兵,再神通广大的向导也无能为力,邕圣祐低下头,他的手腕被议事长强制套上环索,可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邕圣祐从鼻间冷哼一声,看来在医疗室的爆发让议事长对自己很上心,可他还是高估一名向导的绝处求生的能力,他是不可能用精神力拆掉这间密封的禁闭室逃出去。

邕圣祐几乎除了睡觉时间,无时无刻都在尝试接连到姜丹尼尔的精神领域,皆以失败告终。

漫无边际的黑暗让内心的不安增添油然而生的恐惧感,无事可做的邕圣祐在闭眼时几乎幻想过关于姜丹尼尔的无数画面,常常是在绝望中惊醒,精神领域的紊乱让花豹进入暴躁形态,对送来饭菜的哨兵都要嘶吼几声才算罢休。

大概是第五日,守卫哨兵终于在议事长的大发慈悲下打开禁闭室的门,邕圣祐遇到人的第一句话便是,少校回来了吗?

哨兵诧异地看着他。

“他在前天已经安全回来了,还带着一名向导。”哨兵的语气中不无艳羡,“少校对他的向导还真是体贴,据说是为了他才以身试险强行闯入卡姆的战舰,否则早就回来了。”

邕圣祐大脑一片空白,他再次尝试连接已经确保安全的姜丹尼尔的精神领域。

失败,像是一根单向的线条漫无目的地在空中寻找适合它落脚的栖息地,然而疾风将它卷入空中,无处可依。

 

——“你不会是永远的第一名。”

——“07,我们同病相怜。”



====================

作者有话要说:

前几天写的回头看里昂有点可怜?



评论(95)
热度(660)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