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临暗将至(哨兵向导)chapter10

Chapter10

姜丹尼尔在精神领域听到邕圣祐急促喊出的这句话,同样意识到周围气流的不对,姜丹尼尔连忙下令撤退,试图让尽可能多的哨兵回到战机,然而在暗处的敌军抢先一步,没有防备的哨兵从敌人的重型航舰中坠入到陆地。

“好久不见,少校。”敌军将领通过激光将自己小人得志的模样投射在空中,虽然信号不太好,时不时地就会断掉,但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孤立无援的姜丹尼尔,“那年让你侥幸逃脱,看来今天你终于做好消失的准备。”

是当年对姜丹尼尔穷追不舍的人,算是他的宿敌——卡姆。

姜丹尼尔没有功夫与他废话,目前存活的战机数量为十二架,弹药勉强充足,但姜丹尼尔不确定是否能够成功突围。开启通讯器后,简单下令,十二架战机对卡姆所在的歼击机进行炮轰。

然而敌军的火力更为充足,卡姆的声音回荡在星际中,显得缥缈,且贱。

“少校,如果你愿意投降,我可以考虑让你成为我的副将。”

姜丹尼尔嗤之以鼻,从头到尾理都没理他,让他一个人演完独角戏,卡姆恼羞成怒,下令直接歼灭他们。

姜丹尼尔将推动闸调到最高,试图背水一战,忽然对方的战机失去信号。

而卡姆也大惊失色,他们陷入精神盲区,军队最为优秀的向导不停释放精神波寻找到盲点所在处,一无所获。

“一群废物!”卡姆将一位向导踢倒在地,鼻子微动,闻到一个熟悉的味道,想起当年白噪音被破坏的时候似乎也是这种清淡的水果香气。

卡姆一拳砸在控制台,上方出现一条裂痕,旁边的人提心吊胆不敢说话,卡姆怒极反笑:“一个向导,一个能救他两次的向导。”

一个把自己耍了两次的向导。

 

姜丹尼尔看到一个白色的救援战机朝自己驶来,战机里的人删除了原定的路线以及最大速度值,几乎是以战斗机的速度,难以承受推动器磨损的救援战机后方已经闪现火星。

邕圣祐考虑不了这么多,他乘坐救援战机冲出来的时候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

他不能死。

他的哨兵不能死。

姜丹尼尔绝对不能死。

多塔星球还没有去过,许多事情自己还不懂,自己还不能成为与首席哨兵比肩的向导,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邕圣祐都会为姜丹尼尔铤而走险。

姜丹尼尔驾驶战机迎了上去,逆着风打开舱门向坐在正在烧毁的战机中的邕圣祐伸出手,风将他的头发吹乱,眼睛半眯,但为了邕圣祐能够安全离开那架快要停止工作的战机,姜丹尼尔在没有采取安全措施的情况下,手抓住闸门,半个身子探了出去。

“跳。”

邕圣祐的脚下是陨石与暗物质漂浮的高空,他与姜丹尼尔之间的距离并不是很近,是一个即便他拼尽全力拿出当年在军校体侧的劲头都有可能坠毁在莱森星球。但此刻的邕圣祐别无选择,救援战机已经亮起红色警报,人工智能没有感情的女声一直在提醒战机中的人撤离,过多的犹豫只会导致机毁人亡,而且他制造的精神盲区持续时间是有限的。

邕圣祐推开舱门,向后退了两步,说时迟那时快,邕圣祐憋住一口气向机舱外跳去,风的阻力以及无法缩短的距离,邕圣祐觉得心脏快要跳出胸口,直到姜丹尼尔向前曲身稳稳地接住他。

邕圣祐穿过无法计算存有偏差的疾风,跌到姜丹尼尔的怀中,感受到他的胸膛紧紧贴住自己才有活过来的真实感。

向导的精神反应永远快于他的观察力,当狂躁的卡姆独自驾驶飞艇击破邕圣祐设置的精神盲区,一颗子弹从斜后方射来,邕圣祐想要抽出一直放在军靴处的军刀,共享精神领域的姜丹尼尔率先一步动作,凭借哨兵敏锐的无感,军刀对准子弹的头部,那颗来势汹汹的子弹毁在半空之中,军刀也落在地上。姜丹尼尔一把将邕圣祐拉到自己的身后关闭舱门,对准卡姆的飞艇发射迫击炮,其他幸存的哨兵一一撤退。

邕圣祐坐在战机里愣怔了许久,姜丹尼尔设置好航线图后递给他一瓶补充剂:“有什么感想?”

还没有从突发事件中恢复过来的邕圣祐喃喃道:“精神结合真好。”

姜丹尼尔定定地看着有些惊魂未定的向导,如果不是刚才领会到邕圣祐的意图,那颗子弹是无法避开的,这是他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分享精神领域所带来的优势。

 

残存的哨兵紧随姜丹尼尔的战机回到中转站内,将伤员送往医疗部,对抗主力军的奥德也并不好过,对方结合了三个星系的力量来对抗帝国,奥德第一次提出与其他星系联盟的想法,私密会议室内,海耶克将军威严的身影出现屏幕上,听到奥德的提议后,思忖片刻问姜丹尼尔的想法。

关系到帝国在星系中的位置,姜丹尼尔没有贸然开口,而是反问将军的一个问题:“帝国能否接受在可预见的未来时间里,与其他星系共享资源,为他们提供同等条件的军备物资,甚至星球?”

“你想叛国吗?”坐在海耶克将军身边的伊文总统不怒自威,厉声打断这位不知深浅的首席哨兵。哪怕眼前只是电子影像,他也镇住了会议室内其他的骨干哨兵,奥德不动声色地拽住姜丹尼尔,示意他讷言敏行,总统这几年备受内阁压力,脾气十分敏感,微弱的一个火星便可祸乱熊熊烈火。

“今日为了抵抗卡姆的入侵,便要采用联盟的对策,凡事都需要代价,总有一天,同盟国会要求帝国割让出资源,主动提出同盟的星系将永远失去话语权。”姜丹尼尔没有被总统逼退,冷静道,“我们将会为帝国奋战到最后,而不会为其他星系做免费的嫁衣。”

总统关掉通讯设备前冷哼一声:“那我将拭目以待。”

 

自从正式战役打响后,敌方毫不退让,帝国不得不调派其他地区更多的驻守军团前来支援。莱森星球所盛产的亚镁是目前战机、飞艇、船舰的制作原料,亚镁的密度高过其他金属,并且轻薄,对于提升战机的稳定性以及速度都具有战略意义,这也是帝国为何紧咬莱森星球的原因。

姜丹尼尔基本上住在会议室与各个军团领袖进行军事分析,时不时还要亲自迎战击破卡姆的挑衅,两方争持不下。

邕圣祐正在替前线受到重压的哨兵进行精神疏导,姜丹尼尔走进医疗部,注意到他的人起身向他敬礼,姜丹尼尔微微点头算作回应,在门口叫道:“151407出列。”

被叫到编号的邕圣祐收回精神波,将未完成疏导的哨兵交给旁边的人,不明所以地跟着姜丹尼尔走出医疗部。

原以为姜丹尼尔找他是要做精神疏导,没想到姜丹尼尔带他走到宿舍内,从衣柜里扔给他一件哨兵的衣服:“换上。”

邕圣祐蒙圈地接过来,解到第三颗扣子时停下动作:“少校,你可以回避一下吗?”

姜丹尼尔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盯着他的动作,喉咙不自然地上下滚动两圈,走出门外,走廊里路过的哨兵对散发低气压的首席哨兵退避三舍,不约而同地选择绕道而行。

姜丹尼尔仗着自己是这里的老大,调出一架备用飞艇,飞艇不具备战机的攻击性,但胜在速度快,伪装成哨兵的邕圣祐低头紧紧随他走上飞艇,管理站的人以为姜丹尼尔要亲自探查地形,纷纷毛遂自荐表示此等小事不用劳驾姜丹尼尔,却被一口回绝,只见姜丹尼尔身后没有眼力见儿的哨兵,居然让伟大的首席哨兵亲自驾驶飞艇,自己却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邕圣祐真的冤,军校从来没教过向导如何驾驶飞艇这种非自动化机器,他要是坐在主驾驶的位置,他就是帝国的罪人,还是遗臭万年的那种,因为他会不小心让首席哨兵坠毁在宇宙中。

飞艇进入隐身模式穿梭在各个星球之间,姜丹尼尔一直在寻找最高点,直到飞艇停在一个邕圣祐叫不上名字的星球之上,由于是未管辖区域,有许多星系流民在上面扎根,安全起见,两个人没有出去,姜丹尼尔站在操作台前将左面一侧的机身变为单向透明状。

“那里是多塔星球。”姜丹尼尔抬手指向对面一颗被生命力盛满的星球,即使它与邕圣祐相距近千万秒差距,但与周围昏沉黑暗形成对比。

姜丹尼尔将军用的倍速镜递给他,邕圣祐带上具有仿真科技的眼睛,多塔星球的画面在邕圣祐的面前连绵展开。

多塔星球是星系中仅存为数不多保留古地球生态环境的星球,它容纳下唯有书中记载的四季之景,蔚蓝的大海将沙滩与悬崖上方的森林相连,星光照射下的海浪散发金色的光辉,壮阔之中将整颗星球的生物温柔包裹。在森林中栖息的麋鹿的一举一动,每一个动态都是源自于自然的精雕细琢,多塔在用盎然之境讲述它独一无二的美丽与富饶。

邕圣祐情不自禁地感叹:“很美,它要比我的精神图景生动一万倍。”

“战事太过频繁,我不能离开中转站太久,这里是可以远眺到多塔的地方,以后有机会带你亲自到那里。”姜丹尼尔将准备好的礼物拿出来,“生日快乐。”

尾音刚落,每天忙于治疗哨兵的邕圣祐终于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摘下鼻梁上的眼镜,接过姜丹尼尔手中包装,恩,有些一言难尽的盒子。毕竟选择屎黄色与棕红色相撞的外观实在没办法让邕圣祐想出能够夸的词。

邕圣祐拆开盒子,看到里面躺着一把在刃处刻有英文的军刀,邕圣祐拿起它仔细端看,刃处的英文是姜丹尼尔的名字。

“我看你随身带一把军刀,虽然我并不支持向导要学会用兵器,但上次的事情证明你的习惯是正确的。”姜丹尼尔看邕圣祐兴奋地胡乱比划,伸手抓住他的手腕,走到他的身后,亲自教邕圣祐这把军刀的使用方法,“这是只有在军队中流通的军刀,优点是轻巧且快,但缺点也是如此,许多人无法把控使用力量。”

姜丹尼尔握着邕圣祐的手,将军刀举在二人面前,外面的光落在锋利的刃处显得它更加冷冽无情,姜丹尼尔低沉的声音在邕圣祐的头顶传来:“你要学会将力量汇聚在手腕,当你拿出这把刀时,一定是处于走投无路的地方,无论敌人多么强大,你也要一击毙命,这把刃会为你所向披靡。”

邕圣祐在姜丹尼尔有力的声音中,像是天性好战的哨兵一样被激驯得热血沸腾,当姜丹尼尔松开他的手腕,向他投掷训练用的移动靶,邕圣祐举起军刀一把将刺落在地,姜丹尼尔满意地看着他,嘴角的笑意很轻。

“谢谢,我很喜欢这个礼物。”邕圣祐将军刀插在军靴的隔层,抿了抿嘴唇,“少校,这也是我的成人礼,我成年了。”

战争让所有人的神经绷紧,有些人由于抗压能力较弱,甚至夜半会在梦里冷汗涔涔中惊醒,脆弱的神经与酸痛的肌肉让人们意识到,这是一场远无休止的战争。但在生日那天,战争的结果成功与否,邕圣祐已经不想去计较,那些欢乐与恐惧并存的时间,在多塔星球面前,在姜丹尼尔身边,都变得不值一提。

 

卡姆对姜丹尼尔的纠缠已经不分昼夜,白天大规模发兵,入夜后甚至采用精神武器干扰帝国的哨兵,向导需要日夜不休地工作,保证哨兵的精神领域稳定。

奥德所率领的航舰几乎是横冲直撞地返回中转站,右臂已经失去知觉的奥德顾不上自己的狼藉,医疗向导无法追得上他的速度,奥德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他所经过的地方弥漫苦涩的血腥味,血迹斑驳的制服撞开会议室的大门。

“派出的全部向导都被卡姆俘获。”奥德说话时嘴角混有唾液的血液流出不停,“我们必须营救,否则哨兵们的精神领域会被全部摧毁。”

姜丹尼尔关掉电子屏幕,在左耳处戴上通讯器,连接到还在星球巡视的军队:“汇报当前情况。”

邕圣祐听到这个结果后动作都慢了半拍,安静的花豹在一群食草动物之中发出怒吼。

雷瑟也在里面,他唯一认识的朋友被敌军俘虏。

邕圣祐急迫地想要冲到外面询问更加具体的情况,但受到重创的哨兵已经送到医疗部,医疗部瞬间被铁锈味与压抑的呻吟声充斥,邕圣祐在门口绞着手指,最终还是回到里面替这些精神屏障受损的哨兵进行修复。

姜丹尼尔接替受伤的奥德,率领余下哨兵拯救帝国的向导,他的意识感受到自己的向导难得一见的焦躁,甚至直接利用精神传递他此刻的心情——“我想要和你一起去。”

“不可以。”姜丹尼尔回绝得果断,“帝国必须保证余下向导的安全。”

“可是雷……”

姜丹尼尔想起他口中那个“唯一的朋友”,向他保证:“只要卡姆没有动手,我会将他安全带回。”

隔了很久精神领域都没有波动,姜丹尼尔在手臂处套上连接船舰的指挥机甲,听到他的向导小声地说道。

“你也要安全回来,这次我没办法偷跑去救……找你了。”

救字吞回得很快,不仅让人想到偷偷捧着橡树果子快速溜回森林的松鼠。

正在检查少校身上装备的管理处人员忽然听到平时冷着一张脸的姜丹尼尔传出轻笑,吓得他不小心将抗阻力的肩扛摔在地上。

“一定。”

姜丹尼尔说完这句话,走上航舰的甲板,整装待发的哨兵已经整齐地列在上方,听从他的指挥。

“出发。”

所有哨兵统一脚步进入船舰之中,而姜丹尼尔走向中央的操作台,十余个屏幕在他的眼前亮起。

这场战斗,他们必须赢下。

这是帝国不可侵犯的荣耀。



=============================

作者有话要说:

碗狗3=heart signal3


剧情快要回主线了,大后天就可以看复联了,双喜临门啊(不是!



评论(40)
热度(672)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