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邕丹】沉默之相 chapter6

Chapter6

邕圣祐回家倒床不起,在婚宴上菜不合口味没吃几口,和长辈吃饭难免不了敬酒,昨晚被烧烤荼毒的肠胃还没自我恢复完毕又接连受创。姜丹尼尔看他脸色不对,从快过期的急救箱里找出两盒药拿给他,叮嘱他按时吃药后便回公司加班。

邕圣祐觉得胃里的东西一直往嗓子眼上涌,弓腰跑到卫生间又吐不出来,蹲在地上觉得这个姿势尤为舒服,人的身体机能出现问题五感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先是痛觉,其次便是嘴巴,压抑不住在口中呼之欲出的细小呻吟声。

冷汗直流地回到床上,侧躺蜷缩成一个虾,估计是药起了作用,不知不觉睡着。

 

律师业内有一个笑话,一个律师加班程度与他业务水平挂钩,孟子旭在格子间把姜丹尼尔安排的事情忙完偷摸摇头晃脑,眼神忍不住往爱岗敬业,看似时刻准备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姜丹尼尔办公室里飘。

姜丹尼尔正在与人通电话。

表面来看,姜丹尼尔是个好脾气好相与的人,接人待物一团和气,与别人打电话也嘴角噙笑意,但丁点情绪都落不到他眼中,孟子旭见姜丹尼尔从座位走到窗边随意倚着阳台和对方说话,手里夹着一沓文件细细看。

律师当中多出无同情的恶人,不像其他职业,通过司考不代表就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要理性到看似失了人性才能出类拔萃。从初入所里的助理到像汪成执行合伙人,不是简单一个熬字能够概括,他们在数十年中见过各种各样的委托人,磨平他们初入行的同情心,却磨砺放在法律刀刃下的神经,律师的嘴从不轻易给委托人承诺,却要在一切不利情况下辩出一二。

孟子旭随叶晓那段时间各式各样的人也见过不少,包括各司其职的律师,还有为利铤而走险的委托人,但姜丹尼尔却与他见过的人不同。

温文尔雅。这个词可以形容君盛许多男性律师的外表,内心只能用咄咄逼人来诠释,但姜丹尼尔却把这四个字从内而外展示得淋漓尽致。

 

孟子旭看准姜丹尼尔挂掉电话整理好文件准备离开公司,敲门进去:“姜律,一起吃饭吗?”

姜丹尼尔看表,时针走到9,想到家里有个病号:“还有点事,我先回家。”

孟子旭恹恹地回到座位写文书,在旁边的叶晓看得一清二楚,姜丹尼尔离开后,他凑到孟子旭跟前:“干嘛呢?”

“帮陈律把前阵子的案子文书写一下。”

“我看看。”叶晓走到孟子旭身后,“写得挺流畅的,你在这一批进来的助理里悟性最高。”

孟子旭不好意思:“谢谢叶律。”

叶晓居高临下下命令:“一会儿一起吃饭吧。”

“我……”

叶晓不给孟子旭拒绝机会,悠悠地离开,还不忘戳穿孟子旭:“文书倒数第二行有错别字,改好以后出去吃饭。”

孟子旭听了这话慌张一看。

姜律这两个不相干的字出现在文书之中。

 

姜丹尼尔回到家中又是一片漆黑,要不是邕圣祐的拖鞋不在,一定以为他出门。姜丹尼尔把客厅的灯打开,敲了敲邕圣祐房间的门,里面闷闷的声音传出:“门又没锁,直接进。”

姜丹尼尔推开门:“我怕你金窝藏娇。”

邕圣祐吃完药也没用,厕所跑好几趟,吐了点东西后还是犯恶心,正以极其扭曲的姿势在床上自生自灭,没力气和姜丹尼尔这为自己的人品争论。

“吃饭了吗?”

邕圣祐摇头。

“吃药了吗?”

邕圣祐点头。

“还难受吗?”

先是点头再是摇头,邕圣祐胃里翻江倒海,拖鞋都没穿直奔洗手间,姜丹尼尔隔着门把他干呕的声音都听得真切。

姜丹尼尔当机立断把有气无力的邕圣祐架起来往门外走,邕圣祐被这一出闹得不知所措,嚷嚷道:“你干嘛?”

“去医院。”

“别麻烦了,躺会儿就得了。”

“今晚不麻烦,明天就要麻烦我一天。”

得,说到底还是怕明天自己病入膏肓绊住他想要去公司加班的心。

到了医院挂个急诊,附近的小医院平时半夜也没几个病人,医生打着哈欠语气不善询问病况,最后开了药让他们去诊室等。

邕圣祐被护士叫走之前万万没想到其中一针是扎屁股的,护士温柔地对他讲脱裤子,他向天发誓听见姜丹尼尔没憋住的一声笑。邕圣祐看护士手法熟练地兑药,手抓住裤子上最后的防线商量:“吊水行吗?我这么大个人打这种多不好意思啊。”

“不行。”护士娴熟地抽出药,“这一针为了保护你的肠子,否则你还要继续上吐下泻。”

邕圣祐在护士拉上帘子后还不死心确认一遍姜丹尼尔不在同一空间里。

姜丹尼尔刷脸从值班室要来一杯热水递给邕圣祐:“屁股还挺翘。”

“你前几天还说文化人不能耍流氓。”邕圣祐刚被扎一针的屁股坐立不安,“敢成只许官州放火,不让百姓点灯啊。”

“非也非也。”姜丹尼尔不着四六满嘴放炮,“我就是流氓。”

“操。”

“你能文明点吗?”

“我他妈手机硌屁股了。”

 

姜丹尼尔在医院看完公司前年的数据,邕圣祐睡得昏昏沉沉,总算把急性肠胃炎应付过去,临走时护士千叮咛万嘱咐,以后要好好注意饮食,否则下次医院再见,只能帮他预约一个肠镜,附赠一个胃镜,吓得邕圣祐节节败退。

姜丹尼尔面上不动声色,第二天早晨却又做一锅粥留在厨房,他的厨艺也仅限于煮白粥,但看邕圣祐上次吃得还挺干净,这还是头一次有人捧他的场子。

邕圣祐叼个牙刷口齿不清向他道谢,姜丹尼尔怕他嘴里的白沫喷到衣服上,抬手制止邕圣祐进一步的行为,邕圣祐看出他的担忧,朝他不怀好意嘿嘿笑两声,作势就要扑到他身上,姜丹尼尔二话不说扭头就跑,留下邕圣祐一个人在客厅傻乐。

看姜丹尼尔落荒而逃的机会多难得。

傻笑没结束,周凌云一个电话打过来,邕圣祐开着免提,没有形象地漱口。

“最近工作怎么样?”

“凑乎。”

“身体呢?”

“还行。”

“和小姜相处的呢?”

“……”邕圣祐拉下毛巾粗糙地擦掉嘴边的水,闻到屋子里传来的白米香,实话实说,“挺好的。”

 

姜丹尼尔到刚进君盛敏锐察觉气氛不对,平时见到他就热情打招呼的孟子旭连眼神都不敢对视,向来和自己不太熟的陈敏却对自己笑得温柔,再挖掘深一些,蜜里带刀的温柔。

所有的疑惑在晨会当中一一解开。

汪成振振有辞:“姜律师手里那个海外并购的案子负担已经很大,席恒地产那个小案子就让叶晓接手吧。”

理直气壮到没有和姜丹尼尔打商量,却又是在外人看起来合情合理的事情。

席恒来签约的那天,是姜丹尼尔与叶晓一起接待的,更何况海外并购那个案子确实伤筋动骨,可席恒这个不一样,是一个很小的案子,分给最近无事可做的叶晓也是一次的高效的执行。可杨墨和姜丹尼尔看得清清楚楚,汪成是在报复。

散会后叶晓特意走在姜丹尼尔旁边,漫不经心状:“不过分吧?”

脸皮已经撕破,姜丹尼尔也不和他客气:“你是说做人的方面还是做事的方面?”

叶晓斤斤计较:“你抢了海外并购,我只是要一个小case。”

姜丹尼尔停下继续走的脚步,气定神闲俯视比他矮半头的叶晓:“随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想和你拼个你死我活。”

没有看到姜丹尼尔气急败坏样子的叶晓不死心又对姜丹尼尔的背影说道:“要感谢你的小徒弟,把席恒的大概都讲给我。”

姜丹尼尔大度:“在公司的助理律师都是我们的徒弟。”

 

孟子旭远远看到叶晓拦住姜丹尼尔小人得志的样子手心出一把汗,昨晚又怕又惧导致叶晓问什么自己回得极其顺畅,毫无遮掩。

早晨到公司就听到席恒的案子被抢,孟子旭知道汪成这笔功勋章自己占一大半,心虚得很,眼看姜丹尼尔行步如飞走过来,孟子旭在想以死明志是否来得及,而姜丹尼尔只是管他要前几天让他准备的资料。

孟子旭把资料整理得一丝不苟放在姜丹尼尔的办公桌,姜丹尼尔看他扭捏地站在一旁不说话,打破沉默:“还有事?”

“姜律,席恒的事……

“没事。”姜丹尼尔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那个公司本身我也没有兴趣。”

孟子旭举起的手十分虔诚:“我保证以后不会再乱说话。”

姜丹尼尔不以为意地笑笑,礼貌地举起右手向外,孟子旭冲姜丹尼尔鞠个躬才出去,坐在他旁边的人见刚刚面色惨白的孟子旭又满血复活:“嚯,你这行啊,我们去见合伙人吓得腿发颤,你这跟补能量包一样。”

“姜律能和那群人比吗?”

“他是三头六臂?还是会七十二变啊?你给我说说。”

孟子旭心头一动,双腿使力,椅子一转避开同事八卦的嘴:“赶紧干活吧。”

要问姜律哪里不一样?

在孟子旭心里,哪哪儿都不一样。

 

席恒的案子进展顺利,叶晓很快就完成客户的要求,形成姜丹尼尔那日口中“双赢”的局面。席恒的案子在姜丹尼尔手里半个月没有进展,叶晓超常发挥拔得头筹,汪成心情好得在所里走路都哼歌。

君盛的好事之徒人人都等着看姜丹尼尔的笑话,却没料到一纸诉讼送到君盛,几位高级合伙人连忙凑在一起开会,点名进会议室的就是叶晓。

席恒的案子出了差错。

席恒要投资的公司没有提供房产证的原件,被投资公司拿着复印件就来应付律所,席恒的人信誓旦旦保证说对方是自己交往多年的商业伙伴,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造假,听信对方的话,在尽职调查报告中签字。

自然,复印件造假,席恒损失近亿元,君盛也要跟着遭殃。

叶晓从会议室出来直奔姜丹尼尔的办公室,拦都拦不住,门都没关在众目睽睽之下破口大骂:“姜丹尼尔!你坑我!”

姜丹尼尔坐在椅子上看脖子通红的叶晓发疯:“信口雌黄。”

叶晓把那份复印件扔给他:“你早就知道这里有问题,所以半个月都没推进项目,原来你就等着看我的笑话?看我被吊销律师执照?再拉全公司陪你一起死?”

叶晓整个人都崩溃了,报复性的话口不择言脱口而出,姜丹尼尔把落在自己腿上的文件放在桌子上:“叶晓,你自己没尽责不要在出事以后来刁难我。一个最简单的环节出差错,难道不是应该反思你自己?当事人只有在当事的时候是人,你作为律师也打算跟他们一样?事后不当人?”

叶晓嘴唇不停发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事到如今,问题全部在他身上,汪成不会保他,君盛不会要他,律师圈子很小,此事一出,基本走到头。

姜丹尼尔看他的样子内心觉得凄凉,想到刘东河当年是不是也是被汪成逼到这个地步才放下在京市打拼的基础,到深市从头开始。

最具法律性的行业都盖不住人性的勾心斗角。

姜丹尼尔走到叶晓身后,将门关上后又将帘子拉下,隔绝外面看热闹的目光。

“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想要栽赃给你的想法。”姜丹尼尔示意叶晓坐下静一静,“不是没有办法,你要先冷静下来,放下对我的敌意,在出具报告时应该有很多邮件记录,里面提没提到这一点?”

叶晓对姜丹尼尔这一通无理的发泄后,自己也清醒不少,茫然失措地对姜丹尼尔道歉后,便回到自己办公室翻通话记录以及邮件记录,只要是文字形式存在,都可以扭转局势。

姜丹尼尔也找两个助理去资料室把席恒案子所有的材料搬出来,让他们一一确认,席恒这件事处理不好,会有许多客户对君盛失去信心,年底将会面临是否续约的问题,关键时刻谁都不能掉链子。至少要先把君盛从席恒这件事撇出去,后续事项是双方公司高层要考虑的事情,但是诉状却是整个公司的存亡。

 

孟子旭猛然想到姜丹尼尔在跟这件案子时,自己与被投资公司有许多沟通,因为被投资公司十分不配合,每次接电话都说不清楚,孟子旭干脆选择邮件与他们联系,房产证的复印件就在其中。

正要与其他同事下班的孟子旭从电梯里冲出跑到办公室,找到相关邮件,一封一封地检查。

叶晓看到孟子旭拿着一份打印的邮件:“叶律师,你没事了!”

叶晓出具的尽职报告等级是清洁,但发给孟子旭排版发送时,孟子旭想到当时姜丹尼尔无心的一句话:“有空去房产局查下登记,这个复印件有些问题。”

孟子旭冒着被辞退的风险在邮件最后补充一句话,如今却成为救命稻草。

孟子旭在后面写得清清楚楚,君盛律师事务所并没有看到房产证原件,并且被投资公司并不配合出示,无法证明其真实性。

汪成得知消息也松了一口气,君盛与这件事彻底脱钩,但叶晓仍然要面临所内的处分。

 

叶晓与姜丹尼尔一同走出律所后,叶晓犹豫后开口:“请你吃个饭吧。”

姜丹尼尔理解他的心情,自己如果不接受的话,叶晓这种小心眼的人可能会一辈子都想不开,同事没必要做太绝,正打算同意时手机屏幕亮起邕圣祐的名字。

“稍等一下。”姜丹尼尔走到路边安静一些的地方接起电话,“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

“你能不能带钱过来一趟?”

“再不来他们报警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叶晓不坏就是急功近利小心眼。草稿后面他还是能展示出好人的那一面啦,这个文没什么好人坏人,大家都是普通人~

掐指一算最近适合日更。都说deadline出奇迹,看日更能不能拯救这个可能坑掉的文。

这个复印件的事情真实存在,有过改编~具体后续没人清楚,我身边岁数最大的朋友也没干到高级合伙人的地步。



评论(20)
热度(377)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