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邕丹】沉默之相 chapter5

Chapter5

邕圣祐饿得没有矜持可言,一鼓作气点好自己想吃的才将菜单递给姜丹尼尔,姜丹尼尔接过带有油烟味道以及布满酒水、油水的菜单,随便勾几个素菜加两瓶啤酒递给服务员。

夏天吃烧烤大排档的人不少,服务员先给他们上了两个小菜和冷藏的啤酒,邕圣祐边把酒瓶打开边问他:“我记得你当年保送的是金融,怎么还做律师了?”

姜丹尼尔难得坦诚:“原本是想进券商投行才选金融和法律,但后来发生些事情直接投身到律师,有点后悔。”

“为什么?”

姜丹尼尔喝一口冰镇的啤酒十分爽口:“挣得没有券商多。”

“我还真是高估资本主义的驱利性,以为你干律师是为了公平正义。”邕圣祐听这个话乐了,好奇律师工作:“你们开庭我能不能去看啊?”

“大部分都可以旁听,但你看不到我。”姜丹尼尔喝酒很快,菜还没上,杯子里的酒下一了一半,“我是非诉律师,主要给企业提供咨询服务的,不上法庭。刑事诉讼都没什么意思,有的小民事诉讼偶尔听听挺有趣的。”

邕圣祐咂咂嘴觉得可惜:“你这张嘴不进法庭简直是损失。”

一时半刻姜丹尼尔找不出话接这句像夸又像损的话,把话题转到他身上:“你做娱乐也认识不少明星吧?”

“哪儿跟哪儿啊。”邕圣祐说到自己工作愁眉苦脸,“我们除了安排采访或者蹲点网友喜闻乐见的消息,基本见不到明星本人,大部分都是和助理、经纪人打交道。这两年娱乐圈中心往京市移了,我刚入行的时候一年得有半年的时间在广州,香港那时还没衰落,是不是有新闻爆出,听到风声就赶过去。”

服务员把洒满调料的烤串放在铁盘上,姜丹尼尔从旁边抽出两双筷子,递给邕圣祐一双:“你们媒体行业女孩应该挺多的,怎么还单身?”

邕圣祐吃得太急,羊肉串上的孜然好像卡住嗓子,背身咳得满脸通红:“就……没合适的人呗。”

“哦。”

姜丹尼尔这个“哦”发挥得很有水平,一波三折,搅得邕圣祐心里七上八下,飘忽不定的眼神落在姜丹尼尔带回来的外卖袋:“你买的什么?”

“披萨。”姜丹尼尔动作麻利地拆开塑料袋推到中间,“不介意乱吃的话,和肉串一起吃了吧。”

邕圣祐觉得自己得重新正视姜丹尼尔这个人,照理说精英白领,生活精致,高薪高酬,理所当然。姜丹尼尔反其道而行之,除了工作场合人模人样,在外基本从简,在家东西乱扔,看似注重细节,实则不拘小节。

左手撸串右手披萨的邕圣祐吃得不亦乐乎,趁空问一句积压在心里陈年落灰的问题:“当年你帮我补习说话怎么那么毒?”

“岁数小不懂事。”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但你确实笨得令人发指。”

“趁在我手里的铁签子没有戳到你之前,闭嘴,吃饭。”

 

两瓶啤酒于两个成年男人而言并不够,姜丹尼尔招手想继续要些啤酒,邕圣祐摆手:“我不喝了,明早要早起。”

姜丹尼尔放下手:“周末不休息?”

“参加婚礼。”

姜丹尼尔随口问:“谁的?”

“一个朋友,不算,一个同事的婚礼。”

“在哪儿?”

邕圣祐掏出手机上记的地址递给姜丹尼尔看,姜丹尼尔见这个地点眼熟:“明天你坐我的车,我的客户也约我去这个山庄。”

邕圣祐对此表示怀疑:“这么好心?”

姜丹尼尔原话奉还:“趁我没反悔之前,闭嘴,吃饭。”

邕圣祐见好就收,把最后剩下几串肉谄媚地送给明日的司机。

 

徐子茜给自己的婚礼打九十分,十分的缺憾则是没有伴娘与伴郎,她喜欢白溪一的温柔体贴和包容,凡事都能由她拿主意,让她伴有成就感,整个婚礼从风格到细节都随她喜好设定。

唯独伴娘与伴郎的环节,白溪一异常强硬。

当徐子茜从白溪一口中得知原定的伴郎不能来的时候,提议要让自己的表弟过来代替,毕竟衣服买好不穿浪费,自己也一口答应闺蜜要让她来做伴娘。白溪一却极力抗拒,甚至当她再三提出这个事情,白溪一第一次吼了她。

最后徐子茜选择尊重白溪一的想法,毕竟白溪一让步许多,没必要因为一件小事在婚礼前与他翻脸闹得不愉快。

白溪一在化妆师叫他之前还在看没有动过的伴郎服。

“可惜你朋友有事来不了,这套伴郎服是我见过最精致的,其他新郎都怕伴郎抢风头,衣服丑得恨不得倒退回上个世纪。”

白溪一闭上眼睛由化妆师替他补妆,笑得礼貌。

这套衣服不止精致,更是用心,从一开始就为邕圣祐量身打造,伴郎服大多是深色正装,但白溪一知道邕圣祐更喜浅色,连徐子茜看到样品都打趣,若是新郎与伴郎在一起,不知情的人都以为这是他们二人的婚礼。

白溪一颇为自私,即使为了长远的利放开邕圣祐的手,甚至还在衣领的设计上与自己的新郎服相衬,自欺欺人的把戏。

 

邕圣祐和姜丹尼尔愉悦相处氛围甚至难以维持到早晨,姜丹尼尔紧绷身体在卫生间门口,顶着鸡窝头毫无形象地走来走去,没经过一次卫生间都要敲门催促:“你快点!我要憋死了。”

一脸狰狞坐在马桶上捂住肚子的邕圣祐过得也不舒坦,肠子被打结一样:“我也想快点,昨天那个烧烤不干净。”

“说得好像我和你吃的不是一顿饭。”姜丹尼尔憋得脚快变成内八,“肠胃不好昨天还让老板给你加辣,自作孽。”

邕圣祐没力气和外面的人抬杠,好不容易从卫生间里虚浮脚步走出来,姜丹尼尔捂着鼻子进去速战速决。

“主卧里的卫生间非要改成储藏室。”

“废话,我一个人用两个卫生间?我又没长两个屁股。”

两个人在车里拌了一路嘴,姜丹尼尔第一次感受有人在副驾驶帮他提神醒脑,用户体验极其不佳,邕圣祐的手一直捂肚子,临下车姜丹尼尔人文主义关怀:“还难受?”

“没什么大事。”邕圣祐打开安全带,和姜丹尼尔一起走进电梯,一个到二楼参加婚礼,一个到四楼赴宴。

新郎和新娘为了表示礼貌站在电梯门口迎接宾客,指示灯显示2楼后,邕圣祐向前一步,电梯门打开正迎上他近几日避之不及的婚礼主人公,白溪一。

徐子茜与邕圣祐不熟但也热情地冲他打招呼,白溪一开始想要走上前,却被站在邕圣祐身后的姜丹尼尔吸引住视线,认出这个男人是那天出现在邕圣祐家门口的人。

姜丹尼尔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邕圣祐的男朋友,不是,前男友,要和一个女人结婚的前男友。

邕圣祐这心得多大。

电梯门眼看就要关闭,姜丹尼尔眼疾手快按下开门键:“难受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邕圣祐回头的表情像看神经病一样,低声说道:“你他妈疯了吧?”

姜丹尼尔看新郎的脸色和海藻差不多,心满意足松手对所有人优雅挥手离场。

白溪一尴尬笑笑:“他还挺体贴。”

邕圣祐将红包递给门口的人,躬身签下自己的名字:“估计哪根筋搭错了。”

人在敏感时期神经都会错乱,一句真心实意的吐槽在白溪一耳中变为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白溪一低头瞥见红纸上跟在邕圣祐名字后的礼金数:“这么多?”

邕圣祐没有正眼看他,直接走过留下一句话:“拿不出再多的了,但也算给我们一个了断。”

“祝你们百年好合。”

 

邕圣祐在大学同学的桌子上没找到自己的名字,又去同事那一桌也没找到,抓住现场的人询问自己的座位后,服务生将他领到第一排的位置,邕圣祐一看周遭都是白溪一的亲人。

他还没开口,白溪一的妈妈先认出他:“哎哟,圣祐来了,位置在这呢。”

邕圣祐想跑都来不及,只好坐在一群白家人之中,白妈妈热情,抓着他的手问近况,又向其他人介绍:“这是我家溪一最好的朋友,一个大学,一个公司的,我以前在京市有事,溪一不在,就靠圣祐替我跑前跑后,你们要是有什么好女孩也给他介绍介绍,在我心里圣祐就跟我家小孩一样。”

邕圣祐口干舌燥,一口白水倒进嗓子烫得他舌头起泡,还得强行阳光灿烂在桌前赔笑。

 

徐子茜浪漫又感性,婚礼搞得下面多愁善感的人偷偷抹泪,邕圣祐在来之前本以为自己会哭得丧心病狂,结果全程只是冷眼旁观看大屏幕上循环播放两个人相识相爱的过程。尤其在女生哭得最厉害的求婚影像中,邕圣祐连鼓掌都省略。

那个餐厅,那个戒指的品牌,那个背景音乐。

邕圣祐熟悉得很,当年白溪一向自己表白同样的路数,改都不改,自己同徐子茜一样,感动得梨花带雨。

所有的心里落空的预设未能实现,邕圣祐明白这一切都可以归咎于心如死灰般的失望。

他不再对曾经带给他希望的白溪一抱有一丝幻想。

投机,取巧,市侩最终不留情面取代在毕业饭桌上高举酒杯高喊“敬青春”的少年,还有那个曾含情脉脉将承诺轻易吐出口的情人。

敬青春三个字省略的是敬,回不去却又不断怀念的,青春。

与青春的表面告别仅仅只是不痛不痒的一句话,而在形势之下的实质却是异常拆皮剥骨的祭礼,拆掉从象牙塔里带出不切实际的理想,换上功利的外壳,剥除曾站在道德高点对社会的不岔,换一个舒服的姿势跪下。

白溪一怕得不到共鸣而褪下战袍选择抛弃自我意识的捷径,邕圣祐庆幸自己还在站立,依旧笔直,哪怕遭人轻视。

短期来看,没有后悔的征兆。

 

邕圣祐如坐针毡,计划吃两口菜便想溜之大吉,可如今被白妈妈和白溪一的大姑夹在中间,连骂人的词都在他心里堆成景山,压得他喘不过来气。熬到敬酒环节,他觉得白溪一肯定喝多了,手里的杯子颤颤巍巍,酒都快洒出来,还要靠徐子茜扶着他才能勉强说完话。

敬酒词无非就是客套,白溪一刚开口还只是感恩父母养育之恩,后来就变成忏悔,表面上好像是在反思以前与父母的顶撞,但只有邕圣祐明白他最后那句话的意思。

“我希望就算我做错了事情,也能原谅我。”

长辈们泪眼婆娑地喝下那杯酒,只有邕圣祐装模作样做一个抿酒的动作,一口未动。

当不了电视剧里的圣母,邕圣祐觉得自己可以出现在宾客席,而不是大闹婚礼现场算是给白溪一最后的体面。

单方面分手的人是他,最后乞求原谅的还是他,邕圣祐没有耐性去当圣母玛利亚去替别人培养一个完美情人随后拱手让人,但更没兴趣低三下四挽留一个利益至上的小人。

 

与姜丹尼尔吃饭的客户是前几日的房地产商,姜丹尼尔推门进去发现叶晓也坐在一旁正与对方财务总监相谈甚欢,看到姜丹尼尔后不紧不慢打招呼:“不介意我来蹭吃吧?”

“怎么会?”姜丹尼尔将公文包递给服务生,“毕竟当时签订合同你也在场,公司能够上市也有你的功劳。”

叶晓客套几句后便将姜丹尼尔晾在一旁,和财务总监继续刚刚的话题。

服务生将姜丹尼尔要的茶送上,姜丹尼尔面无表情尝了一口,叶晓出现在这里毫不例外,那天他跟着自己出现在会议室里,代表他也对席恒这个客户虎视眈眈,而叶晓目前的活跃状态已经表明,他要从自己手里抢下这块肉。

席间叶晓拿起公共筷子夹了一片鸭肉给姜丹尼尔:“尝一尝,这家的师傅做得烤鸭正宗,其他地方吃不到。”

姜丹尼尔来者不拒,一口咬下外酥里内的烤鸭,评价道:“好吃。这个烤鸭就是如此,吃不到眼馋,吃多又嫌逆,说到底还要量力而为。”

房地产商以为这道菜不合姜丹尼尔胃口,又让秘书出去点了几道南方菜,放下筷子的叶晓动作僵硬,他听得清清楚楚,姜丹尼尔在警告他不要贪这个利。

一顿饭吃得表面客气,叶晓和姜丹尼尔暗地里风起云涌,但最后依旧笑脸收场,叶晓与姜丹尼尔在大堂作别,对于这个客户只字未提,姜丹尼尔目送他离开后准备去取车。

 

邕圣祐眉头紧皱从电梯里出来,而追在身后的白溪一恳切:“我让人送你吧。”

“不用。”邕圣祐拒绝得迅速,“我刚刚叫了车。”

“那我陪你等吧。”

邕圣祐对白溪一着实失去耐性,更严重的是他肚子疼得撕心裂肺:“真不用,车马上就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男人骑一个小电驴出现在门口:“请问哪位是邕圣祐先生?”

“我是。”邕圣祐看到眼前空无一物的男人惊讶,“你的车呢?”

男人憨厚:“客人,我该问您啊,您的车呢?”

邕圣祐发觉不对,低头看自己的手机页面,四个大字——滴滴代驾。

“我……”

邕圣祐的话没说完,姜丹尼尔从右侧走过来,把车钥匙扔给那个人:“车在这里。”

邕圣祐从来没发觉姜丹尼尔的身形如此伟岸,救世主一般。

与面色不佳的白溪一匆忙告别后,邕圣祐和姜丹尼尔一起坐在后排,邕圣祐才开口:“你从什么时候看到我的?”

“你猜?”

“别吊人胃口。”

姜丹尼尔不以为意:“他深情款款要送你的时候。”

历史告诉我们的道理就是,救世主并不会从一而终,每一任救世主都有形象崩塌的时候,而代驾小哥依照自己的喜好放出的歌曲更能表达邕圣祐的心情。

爱恨就在一瞬间。

“我日。”

邕圣祐终于把刚刚吞下的话说完,身心愉悦。

 

================

作者有话要说:

敬青春!

这个文咋说_(:з」∠)_我先把写好的都发了吧,草稿挺多的,看能不能自己捋顺一下……



我昨天说的那个爱豆的事是国内的,经验教训真的是狗国内的爱豆容易崩。


评论(15)
热度(407)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