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邕丹】沉默之相 chapter4 【律师X记者】

Chapter4

姜丹尼尔的好奇心完全封印在业务里,对于他人私生活不作太多探究,等他洗完澡邕圣祐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姜丹尼尔在职场习惯装聋作哑也没凑上去当知心大姐替他排忧解难,当务之急是把他的书放在书柜里。

律师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行业,姜丹尼尔在初期入行与各行各业都打过交道,虽然目前已经主要负责并购方面的咨询服务,但对于所有非诉律师而言,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有些人一辈子没有进过法庭。

姜丹尼尔经历过法庭上的唇枪舌战,却均以失望告终,最终选择非诉作为自己的职业生涯。

姜丹尼尔在把法律条文还有专业书籍摆放在书架上时,中间有一层板子略微松动,手还没有碰到有一张纸从中间掉在地上,姜丹尼尔弯腰捡起,才发现是一张照片。

邕圣祐和白溪一。

就像普通男性朋友勾肩搭背拍的照片一样,地点是传媒大学门口,两个人穿着学士服,神采飞扬,青春洋溢。

考虑到邕圣祐目前的情绪,姜丹尼尔默默将照片放进抽屉,隔了一会儿又打开抽屉仔细看了两眼。

白溪一长得也一般,要多大的人格魅力才能把邕圣祐弄得五迷三道,夜夜买醉。

姜丹尼尔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放在别的男人身上,如果舍友是一个同性恋,估计早就搬行李溜之大吉,姜丹尼尔还有心思研究对方的优点缺点,给他一张纸都能做一个SWOT出来。

 

姜丹尼尔每天早晨都要冲澡,作为一个男人而言,有些不拘小节也并无大碍,但邕圣祐却是一个另类,身为处女座的人对家里的卫生有很强的执着,哪怕喝完水的杯子都要归位。

两个人每天早晨都要因为卫生间爆发一次小冲突,姜丹尼尔照例洗完澡要出去时,回头看到洗手台的水渍,或许良心发现,拿起旁边的干布擦掉。

邕圣祐顶着一个鸡窝头出现在厨房时,姜丹尼尔正在吃早饭,看到邕圣祐从冰箱里拿出酸奶空腹往嘴里倒:“我煮了粥,还有一些在锅里,吃完以后把锅刷了。”

邕圣祐估计是懒得刷碗,直接把小锅当碗,拿个勺子一口接一口,看到姜丹尼尔头发上还有水珠:“你一天洗两次澡所以皮肤这么好?”

姜丹尼尔长得白,连下巴处有一处浅色的疤痕都清晰可见。

“不是。”姜丹尼尔否认,“天生丽质。”

邕圣祐听着有点反胃:“我要吐。”

姜丹尼尔才不管他的胃口争不争气,自己吃完把碗扔进台子里:“上班去了。”

邕圣祐吃完饭刷完锅余光看到台子里的碗,心想自己肚子里那点白粥还没消化,干脆帮他一起洗干净放在橱柜里。

 

姜丹尼尔在电梯里碰到叶晓,冲他点头便算打招呼。

叶晓长一双狐狸眼,心眼也跟狐狸一样多,明眼人都知他与姜丹尼尔的和平共处只能是暂时的。叶晓站的是汪成的队伍,而姜丹尼尔虽然还没有明确站队,但凡是知道上一轮高层的你争我斗的人都清楚,刘东河的人只会跟君盛的二把手杨墨走。

叶晓偶尔也会惋惜姜丹尼尔只能做自己的职场对手,并非职场朋友,但这些都不妨碍他维持表面的友好:“来京市还适应吗?”

姜丹尼尔答得好不走心:“挺好的。”

叶晓明知故问:“W汽车的案子你也知道吧?”

姜丹尼尔睁眼说瞎话:“听孟子旭讲了一些,没太多询问。”

“哦?”叶晓没有戳穿他的话,笑得别有深意,“这个案子很有可能我们合作,毕竟都知道,所里擅长这方面的人就是你和我。”

姜丹尼尔笑笑没说话,在叶晓先出电梯后,微微做一个口型。

“没有你。”

 

杨墨坐在汪成的办公室一言不发,汪成时不时端起冒着热气的茶喝一口之前还要吹两下,半杯茶下肚,两个人丝毫不让。汪成一心想要让自己的人独吞汽车并购的客户,但杨墨得知消息怎能让他一家独大,搬出各种理由,甚至搬出董事会,汪成刚到公司,杨墨就来这静坐。

气氛肃穆得跟上坟一样,汪成觉得杨墨手里拿三炷香,自己就是一块墓碑。

“我现在做什么决定你都觉不合理是吧?”汪成收到叶晓的短信,看了一眼放到一边,“那公平一些,我们都提出一个大致方案,让客户选择。”

“行。”杨墨也算当年和刘东河一起打拼的人,对他教出的学生十分信任,“和客户定个时间,也给我们准备的时间。”

汪成放下手里的茶杯,笑得耐人寻味:“杨墨,来不及。对方下午就来公司,上周预约了三号会议室你不知道吗?”

杨墨知道自己又被汪成这个老狐狸摆了一道,打碎牙齿也要自己吞,姜丹尼尔敲门进来时,他正愁眉苦脸。

“老刘又该说我没长心眼。”

姜丹尼尔将手里的文件递给他:“有空听我讲一下并购的财务框架吗?”

杨墨连忙放下心头的事,看见姜丹尼尔已经将可能承担的交易风险以及一些具体细节整理出来:“你怎么清楚对方内部的财务状况?”

“他们用的会计师是我的朋友。”

“可在没有确定合作之前,你这样是不合规的。”

姜丹尼尔摇头:“我没有去针对W公司自身,只是大概询问如今汽车行业的整体情况。并且我用的数据都是年报上的数字,一个上市公司公布给社会以及投资者审核的东西,并无违规。”

刘东河和杨墨之所以在汪成手上吃暗亏,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太老实:“你比老刘要灵活。”

“但我和老师本质一样。”姜丹尼尔将资料递给杨墨,“我不会为蝇头小利放弃律师应该有的底线。”

 

客户来到三号会议室时,汪成和叶晓先行进行招待,落座后原以为推门而入的杨墨与姜丹尼尔会是灰扑扑的脸色,却未曾想他们心理素质如此之好,明知一个上午不可能做出任何有意义的提案,还能面不改色地与客户寒暄。

叶晓先提出自己对这项并购案的准备工作,或许因为往日里接触更多的是IPO方面,内容更多是前期收购方式,看似单薄,但对于一个雏形方案已是足够,叶晓看到客户满意的神色便觉得自己势在必得。

姜丹尼尔不紧不慢拿着电脑上前,一如既往带起那副没有度数的无框眼镜。

“律师是一个人命关天的职业,只不过这里的人更多的是指的法人,在海外并购当中,我习惯将律师定位为一个做心脏搭桥手术的医生。”

“在确认D公司与贵公司能够达成商业和法律角度的一致目标,购买资产还是股权,现金收购还是股权收购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因为贵公司总部是在海外,除了进行严格的尽职调查,并且准备好相关的交易文件,根据我的估算。”姜丹尼尔向客户列出昨晚加班做的数据,“这一次并购金额达到3亿美元以上,不可避免要到国家商务部进行审批,是一个持久战,而在此期间内,我们也不会放手不管,因为变数永远快过计划。”

“我没有预知功能,但是减少客户的危机系数是我的职责,这是我准备的恶意收购以及反恶意收购的手段和应对手段。”姜丹尼尔将装订好的文件发给在座的人,“当然,最后也要感谢同公司的同事,也就是刚刚提案的叶晓,在我联系政府部门时,已经得知他们会为我们需要的文书开绿灯。”

叶晓笑挂在脸上十分勉强,本想用政府把姜丹尼尔呛回去,却没想到让他先行一步,如今客户明显会选择后者,所有的方式手段已经开诚布公,到时他必须帮姜丹尼尔搞定政府批文。

W公司的人离开后,汪成回到办公室砸了一个茶杯才罢休,叶晓也被批得狗血淋头。

早就知道姜丹尼尔是刘东河派过来给汪成添堵的,谁知道能堵得水泄不通,比上下班高峰期的长安街还牛逼。

杨墨那一派的人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汪成输得马失前蹄。

 

白溪一要结婚的消息在公司里引来不小的水花,

在电子请柬简单快捷的年代,很少会有新人对请柬这种事情精挑细选,毕竟在大部分人看来,婚礼请柬不过是让你去送钱的暗示。白溪一不太像会对这种事上心的人,但据说老板的女儿很注重仪式感。

对,新娘就是老板的小女儿,徐子茜。

邕圣祐上班看到桌子上的请柬随手放在电脑旁边,又觉得碍眼挪到电脑后面,自己的视觉盲区。

职场上总是有不经意添堵的人,收到请柬后回头看见正在盯新闻的邕圣祐,兴高采烈装熟络:“哎,白溪一是不是找你当伴郎啊?你们俩当时不是一起进的公司吗?”

邕圣祐冷哼一声,伴郎?借白溪一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嘴上却乐呵:“估计觉得我英俊的相貌会夺他的风光,没来找我。”

情商立即高低立判,一席话惹来气氛压抑的部门一阵欢声笑语,牺牲小我成全大家。

见大家放过自己的邕圣祐回到自己的位置看到白溪一来电,没有丝毫犹豫挂断后将他拉入黑名单。

 

姜丹尼尔忙得焦头烂额,杨墨派系的人以刑辩居多,吃了哑巴亏的汪成不打算帮忙充耳不闻天天见不到人,姜丹尼尔带几个不太熟悉业务的人一起做事,大部分时间是在和资评部门、税务部门准备交易架构会议,并且对目标资产出具法律尽职调查报告,经常是晚上在公司通宵,白天回去洗漱换衣服,再游走于各个机构之间。

孟子旭的从业路和姜丹尼尔有一些类似,虽说不是像姜丹尼尔具有资历证书,但本硕都修第二专业与投资相关,中间几次与对方税务交接姜丹尼尔挪不出时间直接派孟子旭过去。孟子旭先是受宠若惊,随后胆战心惊,生怕自己第一次参与的案子出差错。

律师行业拼的就是精与劲,精是要慧眼识精,劲是鼓足干劲,小心翼翼的孟子旭经姜丹尼尔点拨几次后通透许多,做起事来也不像在叶晓手下畏手畏脚,案子做了一半,信心也增不少。

孟子旭照例人看着呆却不傻,知道姜丹尼尔教学期间没有藏拙,闲着没事就送点茶和酒拍拍马屁,姜丹尼尔开始不收,后见他越买越贵,为了及时止损,连忙收下警告他不要再破费,孟子旭笑嘻嘻表示和姜丹尼尔教给他的比,这些都是小钱。

孟子旭在所里粘姜丹尼尔黏得发紧,与他同期入所的助理也纷纷羡慕他摊上一个好师傅,耐心并且愿意指出错误。晚上聚餐打趣他:“子旭啊,我看你要是个女的都能对你师傅投怀送抱了。”

孟子旭酒劲上来胡言乱语:“男的也行!”

“我操!没看出来,你小子挺开放啊!”

年轻人之间你一言我一语自然不能作数,但孟子旭的心思却比在座的人都明朗。

 

邕圣祐小半个月没在家里碰上姜丹尼尔,开始还以为他出什么事,打电话才知忙得回不了家。邕圣祐头几天乐得其所,后来觉得周凌云说得挺对,这么大一个房子,一个人住没什么烟火气儿。

周五惯例加班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家里走,正好在一楼碰见姜丹尼尔:“大忙人居然回来了?”

姜丹尼尔项目进行顺利,心情不错:“怕我再不回来行李就被你扔进垃圾箱。”

邕圣祐随他犯浑,看见他手里买的外卖:“我也没吃饭,出去吃点热乎的?”

“行。”姜丹尼尔天天在公司吃外卖,也觉得腻歪,“坐我的车吧。”

“嗨,做什么车啊,走两步就到了。”

 

姜丹尼尔跟着邕圣祐拐来拐去到了一家川菜馆,姜丹尼尔抬腿要进去被邕圣祐一嗓子叫住:“往哪走呢?这儿。”

姜丹尼尔回头看见邕圣祐翘个二郎腿坐在旁边一个大排档里,驾轻就熟地拿起菜单。

他就知道。

邕圣祐穿一条夏威夷度假一样的花裤衩也不会去什么好地方。

别说这身装扮连律所的大门都进不去,换在任何一个三十岁以上的人身上都有装嫩的嫌疑,但偏偏邕圣祐穿得不违和。

不俗不雅也不痞,与这个胡同的市井气浑然天成,又带有一丝跳脱此中的意气。

“傻站在那干嘛?当雕像人家都嫌你不够高。”

“你不说话的时候更招人喜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这个文要坑_(:з)∠)_先把写的都发完再算他的后事~

因为下午写着感觉OOC太严重了,不太适合。

等我有空把剪刀和明知撸顺就好嘞!


其实最近糟心事有点多,让我开始进行毫无意义的思考,偶像也好,爱豆也罢,粉丝到底是作为什么的存在。

其实理性告诉我就是我很喜欢的明星说的一句话【平行时空下,各自过好各自的人生】。

可人是感性动物,能够共情才导致许多与别人不同的情感流泻。

比如不允许恋爱的团体忽然爆出恋爱,粉丝是应该祝福还是反思过去。

我觉得这个比我自己还恋爱还难。

偶像失格这种事情到底是爱豆自身约束力不佳,还是粉丝对爱豆要求太多?

昨晚本来打算很早睡觉,结果因为一件很糟心的事情让我想了挺半天的。

讲实话,追星不算我生活中很大的部分。我好像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忙自己的事情,但我是属于有限时间内尽全力喜欢的那种人,真情实感四个字在我眼里算不上讽刺,但昨晚想想也是另有一番滋味。

最无语的可能是你的朋友和你喜欢的偶像交往过,是多么的,我昨晚真的是脏话都出来了……

没办法和别人说,和J说完她都蒙了,在这种情况我会觉得以前的自己是傻子。

超级傻的那种。

不像失恋,就像傻子。

许多以前觉得莫名其妙的事情忽然之间顺畅了。


既然已经幸运成为一个偶像,偶像失格真的是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吗

如果在以前我觉得失格双方都没必要太纠结,但真的昨晚居然能因为这种事失眠。

无语成分更多吧。



评论(21)
热度(300)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