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邕丹】沉默之相 chapter1【律师X记者】

沉默之相

by废柴牛奶



-大海在月亮的沉默中落潮。

-真相在知情者的沉默中消亡。



Chapter1


会议进行两个小时后已经到达剑拔弩张的地步,坐在门外的陈敏已经根据领导的明示暗示调低两次空调,盛夏原本闷热,不适人群密集,更何况里面出入于5A写字楼高层皆是精英,面对一口到嘴的佳肴丝毫不退让。

叶晓趁空走出会议室向陈敏伸手,低声探问:“那个人还没来?”

陈敏确认手机上的时间:“孟子旭已经去接机了,刚才打电话说接到了人,估计还有半小时就能到所。”

叶晓仰头喝掉半杯水,回头看会议室里的汪总黑色西装外套外套在椅背上已经蹂躏得不成样子,担忧道:“再不来估计这个case就要完蛋。”

“我比较担心分所调来的人能行吗?孟子旭刚把资料带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扭转乾坤的劲儿。”陈敏让门口的实习生往里面再送一次水,“给汪总和对方公司的刘总送杯茶,败败火。”

叶晓在里面憋得烟瘾上来,放在兜里的手指碰到沿着裤线放的黄鹤楼,陈敏的话一出,火气一冲反倒把烟瘾压下去:“对面现在仗着我们找不出那笔资金的问题,和解的数要这么多。”

叶晓偷摸在下面比个数字八,陈敏心知肚明对方狮子大开口,叶晓看实习生已经给里面重新换过一波水,理理衣服下摆莫名其妙念句阿弥陀佛,带着职业习惯微笑进去。

陈敏坐立不安,干脆走到前台门口,电梯亮一次她就扭头张望一番,最后那点希望就放在孟子旭带的人身上。


姜丹尼尔坐在后排翻看孟子旭带给他的资料,手里拿一只黑笔圈定几笔数字,和那笔不知走向的资金作对比。趁着红灯,孟子旭腾出空打量从深市分所调来的初级合伙人,看着年纪不大,估计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据说主要做的都是非诉方面的案子,当年据说开始是做过刑辩的,也不知是因为钱还是其他原因干脆转侧重点做非诉。

非诉律师这几年在市场火起来,数量也增多,难免要求增高。尤其他们律所主要都是海归派主导,这个姜丹尼尔叫着一个半洋的名字却是一个彻底土著,一开始没人把他看在眼里,结果进所没多少功夫接了一个外人眼里濒临等死的公司,年末创收让公司起死回生,业内和所内都注意到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上头的人研究完简历,才发现这主儿天生就是干非诉的料,估计是怕其他所挖走,半带半捧地让他手下迅速有固定客户后直接提到初级合伙人。

本科国内重本金融和统计学双学历,考研却偏门报个法律,也不知道是天赋异禀还是天道酬勤,直接跃居国内top2的法律系,毕业以后除了司法证还齐备CPA证书,也不知道怎么安排三年时间,把国内难度前十的证书拿下两个。

孟子旭在律所只不过是一个助理律师,碰见大牛难免心虚,他跟自己老师做这个案子也知道数字的重要性,小心翼翼道:“用不用给您个计算器?”

姜丹尼尔抬头冲他笑笑:“不用,只要算一下大概数据清楚资金流向就行。”

孟子旭估计自己平时被叶晓虐习惯,同等级的律师对自己一下柔情似水弄得自己话都说不明白,更何况姜丹尼尔长得不赖,孟子旭挠挠头发脚踩油门继续搭话:“那您找到问题了吗?”

“差不多了。”姜丹尼尔把资料放在旁边,“这个流水对方怎么给你们的?”

孟子旭也知道手里这沓资料来源属于黑白之间的地带,可给可不给的东西,解释道:“我的老师认识一点人,让他们调了点数据出来。”

姜丹尼尔面无表情应道:“恩。”

孟子旭怕弄巧成拙,连忙补充道:“反正干我们这行也不太可能都特别干净,这种模模糊糊的东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对咱们也有好处。”

等了好几分钟也没得到回应的孟子旭再一瞥镜子,看到姜丹尼尔干脆拿起银行流水查起来,撇撇嘴没敢吱声,专心致志当司机。


邕圣祐以四仰八叉的姿势在茶水间补觉,连手机响都没听见,茶水间旁边的体育部门的小姑娘受不了时隔三分钟就响一次的歌,冲进茶水间抓起旁边的抱枕往邕圣祐的头上扔:“赶紧起来,电话都响半个小时了。”

邕圣祐正做黄粱大梦被一个抱枕打醒,心气不顺,嘟嘟囔囔想要骂人,睁眼看见这几天因为运动会天天熬夜的体育门户编辑,同病相怜两个部门,到嘴边的脏词咽下去,拿过手机看见屏幕上一排红色的名字,顺手按回去,不忘用嘴叼个纸杯调总是坏的咖啡机。

“你他妈又跑哪去了?你们昨天写的稿子怎么回事?”

邕圣祐被对面人高分贝的声音吼得耳朵疼,放下纸杯,手机挪到耳朵稍远的位置:“在茶水间呢,稿子有什么问题?流量和热度都够了。”

“废话!写谁不行?你们又给我写苏辰?她公司电话又打到我这了?我这老脸还要不要了……”

邕圣祐一听苏辰这名就头大,也顾不上卡壳的咖啡机,不甘示弱:“不写她写谁?我们的人蹲一晚上蹲到的消息不写,还真听她公司写她昨天又他妈艳压了?你当网友瞎啊?穿得跟圣诞节商场门口的铁柱似的,膀大腰圆脖子还忘擦粉底,她工作室修图师是不是月入上万才能接这活?”

“你少和我扯没用的。”田青也没耐心听邕圣祐偶尔爆发的脾气,“赶紧删。”

“不删。”邕圣祐一怒之下把电话挂了,顺力下来的手砸到咖啡机,平时咖啡下不来的机器忽然一泻千里,深色的咖啡溅到邕圣祐裤子上。

跟尿失禁一样,还泛着热气。

“操。”

邕圣祐惹一肚子气回到位置看到昨天蹲点的小子给发的资料,那个小孩在苏辰下榻的酒店蹲两天,拍到苏辰和一个剧组的配角一起进酒店,其实都没什么实质内容,基本靠文字引发网友遐想。

邕圣祐这个稿子也不是非发不可,对方公司要是愿意好好说,撤稿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但苏辰这几年仗着流量多粉丝多,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屁大点事就杀到自己主管那里。每个月如果邕圣祐能被上头骂五回,四回能是因为苏辰那里让撤稿,还有一回估计是没用苏辰工作室给的精修。

“什么明星都他妈能红了。”邕圣祐把桌子上的文件夹随手推到一边,打开电脑继续干活。

田青在办公室盯着自己网站门户,苏辰和十八线小明星的报道还在首页,后悔当时没要娱乐部门的权限,苏辰最近绯闻缠身,估计经纪公司也打算杀鸡儆猴,田青看到对方经济公司发来的东西,电话都没拿,直接坐电梯下楼走到拐角邕圣祐的办公位。

“你跟我过来。”

邕圣祐没瞎,看到田青手里拿的一张盖着红色公章的纸。

律师函。

邕圣祐临走之前让同部门的编辑把那个稿子抓紧撤了,不忘问候一遍苏辰祖宗十八代。


陈敏接到孟子旭和姜丹尼尔帮他把行李箱放到安排好的办公室,特意走慢两步和孟子旭窃窃私语:“能成吗?”

孟子旭琢磨姜丹尼尔一路也没多提这个案子,既没表现胸有成竹也没说什么泄气的话,为难道:“我也不知道啊。”

陈敏瞪他一眼:“要你何用?”

“接他呗。”

陈敏终于明白叶晓隔三差五就被孟子旭气到没脾气是怎么回事,盯着姜丹尼尔的背影:“看着文质彬彬也不知道能不能镇住里面那群老流氓。”

姜丹尼尔进门之前带上一个无框眼镜,叶晓最先反应过来这人就是从深市分所调过来的人,连忙起身介绍,还不忘编一句:“他在深市就一直和我们远程关注这个案子。”

满嘴跑火车。

姜丹尼尔长得年轻,缺一股狠劲,律师这行饭不像其他服务业,会计所的人经常要低三下四把客户当祖宗,证券的人腿一抬对方公司就要给他们抬轿,律师介于中间,尤其是非诉律师,不卑不亢对待客户的同时,还要进退有度。

倒不是说姜丹尼尔外貌欠缺,反倒是一副太过引人注目的好皮囊,若是说他是来律所咨询的明星也有人信。

姜丹尼尔不紧不慢地用眼巡视一圈,没有太多情绪藏在其中,律师大多擅长读心,叶晓分辨不出里头的情绪,姜丹尼尔自然不会给在座的人太多分析时间,对方公司找来的律师早已是豺狼虎豹之势,姜丹尼尔直接在拉下幕板,分别写下日期以及几家银行的名称。

叶晓注意到对方律师的肩膀向后缩了缩,心里一片清明,他们赢了。

在前面念出几组数字的替补球员在加时赛踢进致命一球,赢得全场。


邕圣祐被田青骂得狗血淋头,田青其实主要是泄愤,没真想把邕圣祐弄走,火气过了以后又让他准时准点下班,邕圣祐踩着边上有些发黑的鞋按下电梯,门一开看见里面的人愣了一下,犹豫一会儿才走进去。

“今天下班挺准时的。”白溪一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恩。”邕圣祐进电梯看见白溪一站左边,想都没想就站在最右面,电梯里一共两个人,能离多远离多远。

“田青下午又骂你了?”白溪一苦口婆心劝,“你脾气别总那么倔,田青一心想提你,你总得改改你那驴脾气,做娱乐新闻何必那么较真。”

邕圣祐掏出一张皱得不成样子的纸巾,不想看这个人在这装相,白溪一话没说完就让不雅的擤鼻子声打断。邕圣祐见电梯指向1连忙走出去,白溪一喊住他:“这个点地铁挺挤的,我送你吧。”

邕圣祐还没张口自己拒绝,就闻见一股香水味飘过来,扭头看到一个女生走过来直奔电梯:“溪一,我来找你吃饭。”

邕圣祐顺着台阶下,耸肩:“好好陪你女朋友吧。”

白溪一脸上挂的笑愈发尴尬,更是没听清女友和他讲的话。

邕圣祐顺着人流费劲地钻进地铁里,心想白溪一扯淡的能力越来越强,这个点他开车送自己路上能赌他坐地铁时间的三倍。


邕圣祐打开家门就觉得不对劲,门口放了两双鞋,一双他认识——他妈的鞋,还有一双不认识的男鞋。

邕圣祐一边拖鞋一边喊道:“妈?你什么时候给我找后爹了?”

“小兔崽子别瞎说。”

邕圣祐的亲妈带着围裙走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男生,邕圣祐心想他妈不可能口味这么重,找个小鲜肉度过空虚寂寞冷的中老年生活,他妈一句话解密了。

“高中住咱们老家旁边的小姜啊,你不认识啦?”

邕圣祐定睛一看,化成灰他都认识这个人。

姜丹尼尔,他的高中噩梦,一个活脱脱的别人家的孩子精神折磨他三年。

“你好,好久不见。”姜丹尼尔冲他伸出手。

邕圣祐漫不经心地伸出右手敷衍:“不久不久,在哪高就?”

“刚从深市到京市,现在在一个律所上班。”

精英人士,邕圣祐咂咂嘴,低头看见自己裤子一片狼藉,站在西装革履的姜丹尼尔面前更宛如小丑,随口问道:“哪个所啊?”

“你可能不知道。”姜丹尼尔回得谦逊,“君盛,在永峰广场。”

别的律所邕圣祐可能不清楚,这个律所他一清二楚,回头装模作样客气道:“我哪能不知道啊,这个律所就在我们公司对面。”

周凌云见他们聊得其乐融融,跟着开腔:“就说咱们两家有缘分,时隔这么多年还能在京市碰着。”

邕圣祐没好气:“是,有缘,今天下午因为他们公司一封律师函,我这个月奖金泡汤。”

邕圣祐觉得如果周凌云女士不在场,他绝对能竖个中指送给眼前这位即使不是罪魁祸首也是同流合污的资本主义人士。

邕圣祐磨磨蹭蹭回到自己卧室,一开门就呆住以为自己家进贼,床单也不是自己早上离开的那床,地上的衣服消失不见,惊慌道:“妈,我衣服呢?”

周凌云这才想起来她从津市赶过来的原因,上前一把抓住邕圣祐把他往客卧的房间拽:“你换房间了。”

“为什么?”邕圣祐感慨他妈每天坚持跳广场舞的身体,老当益壮。

“小姜刚来京市,先和你凑乎住住。”

是可忍孰不可忍,顾不上他妈在一旁目光灼灼,邕圣祐当机立断竖起一个中指,姜丹尼尔来不及做出回应,邕圣祐就被周凌云一脚踹进客卧。

姜丹尼尔收起刚刚和蔼可亲人见人爱的笑,没有偷听门里的家里长短,转身去厨房倒一杯水。





===========================

作者有话要说:

计划不如变化快。


前段时间跑去上海看了摇滚莫扎特,古典乐与摇滚乐的完美结合让我震惊,尤其是23号是OOR的演唱会,如果我有极大的选择权,真的很想定居在上海,满足我的音乐剧需求,顺便参观几天画展,比较符合我2018的目标:理财,自律,多看展子多看剧。

具体的安利我也没必要讲啦,当时无问西东发了安利就有些后悔,我蛮害怕因为我的安利然后选择去看去听的,因为大家选择结果不同我比较担心如果被安利的人不喜欢,我就像水军一样处于一个好尴尬的地位。

所以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做做功课,有机会去感受一下现场真的很不错!



评论(40)
热度(687)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