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五金昏】随风潜夜【爱豆X爱豆/现背】

随风潜夜

by废柴牛奶

 

朴佑镇X朴志训

 

随风潜入夜,万物皆无声。

 

“什么是喜欢?”

“大概是不顾一切也要牵住你的手。”

 

 

“可我们是爱豆啊。”

 

 

我认识朴佑镇的时候,他已经成名许久。

在舞台做完与粉丝的问候匆匆回到后台开始卸妆,当年在电视上看见那个时常顶着一张水肿的脸出现的少年在白天也有了凸显的下颚线,我无聊地坐在一旁转手机玩,问道:“这么急匆匆地要做什么?”

“一个朋友的个人演唱会。”

我脑子里过了几遍他以前组合的成员名字,眉毛皱半天也没得出答案,朴佑镇起身带上一顶帽子,理了理露出的棕色刘海。

“朴志训啊。”

我才想起来朴佑镇第一次出道是一个限定组合,叫什么来着?

哦,Wanna One,当年火得一塌糊涂,出道半年拿了大赏震惊娱乐圈,包括我。

“你们还联系呢?”

“偶尔吧。”朴佑镇拿起手机划两下放在一边,“平时也就发个短信什么的,大家都挺忙的。”

余光瞥过,察觉到屏幕上一闪而过的照片是两个穿粉红色衣服的人。

 

再然后呢,我陪他喝了很多酒,醉了以后,每一口都像是他的故事。

 

1.

朴佑镇挺后悔参加这个倒霉比赛的,倒霉催的把自己变成倒霉孩子。

同公司的练习生都站在C位了,自己一个A组进来的人排名72,比上不足,比下更没余,掐指一算这个趋势下去再过两周就能回家为小伙伴们隔空欢呼喝彩,六月直接放炮庆祝他们勇者归来。

“不去练习在这算命呢?”林煐岷出其不意拍了下朴佑镇的肩,“都喊集合了。”

“哦。”朴佑镇用手揉了揉泛疼的膝盖,“还有多久第一次淘汰?”

“想什么呢?”林煐岷佯怒瞪他一样,“你绝对没问题,说不定到时多给你点镜头就触底反弹了。”

未成年的朴佑镇信了。

林煐岷没骗他,真有人触底反弹,也姓朴,叫朴志训。

自己可能还没到底,72变成75,人家不仅底比自己高还能一炮冲天,排名第二。

同姓不同人,同性不同命。

坐在塑料椅子上的朴佑镇鼓掌如是想。

 

2.

朴佑镇洗完手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想到最近推特上上的话题人物——朴志训,一个wink改变人生。

朴佑镇见四下无人,对着带有水渍的镜面挤眉弄眼,带动左半边的肌肉也像抽搐一般无规律颤抖,朴佑镇不太服气继续尝试右眼,或许因为太过投入其中,没注意到身后冲水的声音,努力调节面部肌肉的朴佑镇听到斜后方传来低声轻笑。

“你不做这些也挺可爱的。”

Wink的后遗症过大,朴佑镇眨眨眼睛才看清走到他身边的人。

无巧不成书,第一原创者大驾光临,朴佑镇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画蛇添足地口是心非:“我眼睛不太舒服。”

朴志训出于礼貌恩了一声貌似同意这个不靠谱的说法,可上下耸动的肩膀却再次出卖他,朴佑镇向来慢热,除了同公司的练习生与其他人都不太熟,憋到脸都开始发红才开口:“别笑了。”

“好。”朴志训连这句话都藏不住笑意,转身向他伸出右手,“你好,朴志训。”

朴佑镇觉得这场面不像练习生见面,反而像两国总统会晤,不尴不尬地握住那只右手,惯性用力紧握,斟酌片刻后也不过是不冷不淡的自我介绍:“朴佑镇。”

朴志训松手后才惊呼:“忘了擦干手,不好意思。”

朴佑镇也不好意思道:“没事,我也忘了洗手。”

遂,二人第一次相熟是在卫生间前各自洗手。

 

3.

朴佑镇到他名次上升到三十以内都没学会wink,但他和朴志训却混熟了,哪怕不是一个组勾肩搭背去食堂吃饭也成一道风景,主要原因被朴佑镇归结于比赛里同岁朋友都快淘汰得差不多了。

不过朴佑镇后来想想这个理由不太成立,更多的原因可能出于自己。

可惜少年心事哪能轻易提及,能轻易说出来的多半都不够动人。

而动人的心思注定要藏在心里等到开花结果才能透露几分。

 

4.

Produce101。

是一群人走千军万马的独木桥要到达熠熠生辉的舞台,从练习生到爱豆的必经之路。

谁不想让自己的照片出现在地铁公交,大厦高楼,或者人们手中更新换代的手机桌面中,即使口头上偶尔谦虚,心里的想法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一个人是为了交朋友才来到这个角斗场,而是为了走到爱豆最顶端。

朴佑镇和朴志训也是如此。

只不过一个在追逐前十一,一个在争夺第一。

 

朴志训食欲向来不错,但最近却被强行要求控制饮食,吃几口菜便放下筷子坐在食堂权当休息,人缘向来不错的他,来往的人都同他打招呼,朴志训也都礼貌回应。

朴佑镇一反常态地食不下咽。

“你也减肥?”朴志训换个舒服的姿势。

“我和你不一样,我这个是水肿。”朴佑镇和他混熟以后,性格越来越皮,说话相交最初也放开许多,不再拘谨,“下一场比赛可能就要轮到我了吧。”

“恩?”朴志训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周围有人窸窸窣窣讨论即将到来的淘汰,朴志训才牵动嘴角,“瞎想什么呢?”

朴志训自己都觉得说得没底气,比赛接近白热化一票都显得十足珍贵,最初的票型已经变换无数次,除非有人从未来穿越而来,无人得知最后11人是否能够包括自己,还有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的傻小子。

朴佑镇见朴志训白牙咬红唇不吭声,缓和气氛:“如果结束也挺好,我帮你投票。”

朴志训抬头看他一眼又没说话,搞得朴佑镇只能用筷子戳白米饭,好好的一碗饭被他弄得千疮百孔。直到两个人将残羹放到收餐盘处,朴志训低声和他说道。

“我不想要你的票,但挺想和你一起出道的。”

 

嘿,朴佑镇醍醐灌顶明白了网上那群女生为什么说朴志训甜如蜜糖。

这一句话甜得他傻笑一下午,连带着练习舞蹈都像给对方抛媚眼。

 

5.

朴志训后知后觉。

“你是水肿我是什么啊?”

“你是虚胖。”

“你可真是欠揍。”

 

6.

从比赛到现在,朴佑镇坚定认为自己不会和朴志训在同一组比赛,虽是同岁,但定位截然不同。朴志训不笑站在一边也像是北方有佳人,自己不笑坐在一旁反倒像是佳人身边的战士。

当朴佑镇推开门看到里面的朴志训先是高兴,但随后又看到身前编号排名皆是个位数的同僚,也瞬间清楚为何刚刚在前台便听到安炯燮的哀嚎。

朴佑镇从七十名爬上来也算见过大世面,压住喉咙处呼之欲出的同款尖叫,慢蹭蹭地走到他们之间,正琢磨往哪儿坐比较合适,朴志训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朴佑镇顺水推舟坐在他左边。

朴志训看他略显紧张手指都蜷缩一起,便拿他开涮:“你这算不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朴佑镇哪是普通人,接话飞快,头都没抬:“你最多算个小猫。”

朴志训不稀罕和他一般见识,鼻子里闷闷发出气声,没看见朴佑镇那张心怀鬼胎的脸。

这算得上朴佑镇活到19岁说的最撩人的一句话,可惜似乎没对准对方的心,却弄得自己面红耳赤。

 

年轻就是这一点好,凡是越界半分就用友情混淆视听。

混淆自己的视听。

 

不信就看朴佑镇,左手拉着安炯燮,右手牵着朴志训,对着镜头行礼向叔叔阿姨姐姐妹妹表明。

“我们99关系好。”

可惜天知地知,朴佑镇的右手出了一层细密密的汗。

 

7.

朴佑镇是习惯竭尽全力的人,明知C位和自己没多大关系也遵循自己心理意愿举个小手以示尊重,就像上台后看到下面灯牌没有几个是自己名字也努力到最后一秒一样。

排练时朴佑镇刚逗弄朴志训没有腹肌可露,接下来便是自己加个舞蹈动作,跳起来比心,惹得朴志训又开始抿嘴憋笑。

朴佑镇心不甘情不愿可动作却是标准得一蹦三尺高,心也比得完美。

 

六个人算是合作愉快,走下舞台身份再次转换为竞争对手,朴佑镇没报太大希望,心里盘算自己努力不争倒数第一就谢天谢地。

结果从第五到第二一一揭晓都没见到自己的名字,朴佑镇都准备酝酿接下来小黑屋采访说点什么话算是体面告别,第一那一栏赫然显示自己的大名。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朴志训,中间隔着人都没妨碍他伸过来的胳膊。

上下扑棱,欢呼雀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得第一。

 

朴佑镇呆若木鸡心想自己刚才那套词儿忽然无处可用,头脑发热状态下竟不知是喜是悲。随后摄像机一撤,便听见朴志训在他左侧讲话。

“我就说你没问题。”

 

这话朴佑镇自从参赛没少听,真心的,敷衍的堆在一起都赶上百科全书的厚度,却没有一句能烫得朴佑镇耳朵发红。

“高兴傻了?”朴志训冲他挥手。

朴佑镇头一次甘拜下风回一句:“恩。”

鬼知道他未经大脑思考时心跳错乱好几下,忽略了朴志训看他咧嘴笑得特真心实意。

 

8.

朴佑镇算是符合Produce101初衷之一的参赛者之一,一路逆袭,放在小说里就是男主角一样开挂的角色,可惜朴佑镇脚踏实地,无挂可开,最多算是天道酬勤,老天没瞎眼。

身边人越来越少,朴佑镇和他们越混越熟,当初沉默寡言的面具摘下后便肆意挥洒专属未成年人的性格。

被哥哥逗乐后转身再配合他们捉弄弟弟,至于同龄人。

朴佑镇吸吸鼻子,见到朴志训选择绕道走。

 

朴志训不明所以,可音源任务吃紧由不得他逮住那个人详细询问,抱着疑惑再见面时,朴佑镇眼睛上多了一块白色纱布。

趁他转弯跑路之前,朴志训大步向前趁别人不注意拉到一边。

“你眼睛怎么了?”再一想这也不算此行重点,补充道,“你躲我做什么?”

朴佑镇心虚,仅剩的一只眼睛更无法对视朴志训,嗫嚅解释排练太忙,无空而已。

朴志训气不打一处来,准备好的腹稿被伤病弄得烟消云散,朴佑镇明显顾左右言其他,分明不打算和他说清楚。

少年人的情绪向来果敢,朴志训脾气上来也不打算和他多作纠缠,扔下一句你高兴就好,头都不回就走了。

朴佑镇恹恹抬手隔着纱布摸摸自己长了带状疱疹的眼睛。

“嘶——”

朴佑镇倒吸一口气,真疼。

可朴佑镇的心隐隐作祟更疼,连状似自残的行为都盖不住心里的变化,朴佑镇接下几日在走廊遇到连招呼都不再和他打的朴志训。

自食恶果,照单全收。

 

和人家走得近心痒痒,离得远后又抓耳挠腮般的难受。

朴佑镇多年沉迷舞蹈凡心没动过,但凡他平日在女生面前爱招摇一些大抵都能猜出这个心理状态的科学命名。

春心萌动。

 

活该。

 

9.

男生合宿时间久了后也会找些乐子。

譬如朴志训回到宿舍后,被没收手机的练习生无聊捧着一本星座书振振有辞:“今年都说天蝎座和双子座特别合。”

朴志训脑子里自动蹦出朴佑镇,心里暗骂一句。

放屁。

可嘴巴却心口不一状似无意提及:“朴佑镇的眼睛怎么回事啊?”

“带状疱疹。”

朴志训正准备洗漱闻声放下牙刷把行李箱拿出来,大半夜的开始翻箱倒柜,在夹层里找到一个药膏放到口袋里才出门。

同宿舍的人下床喝水看到落在桌子上的牙刷。

“志训怎么回事?打算用手刷牙啊?”

 

10.

朴佑镇这一组练习到很晚回到宿舍看到自己的床铺上放了一个药膏,举起:“谁给我的?”

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朴佑镇琢磨这里还有田螺姑娘?田螺少年?做好事不留名,朴志训在宿舍喷嚏连打三个才罢休。

 

11.

两个人僵持状态持续到总决赛,朴佑镇心里预期是好运擦边进出道组,虽说上一次排名第六,但没办法抚平近三个月在中游圈此起彼伏的心。

这个比赛喜爱制造悬念,公布一个人的排名大概要等五分钟才罢休,朴佑镇听到第七名还没叫到自己已经打算回公司商量是组unit还是project一鼓作气不能浪费比赛热度。

可命运多爱制造惊喜,台上的主持人念出自己的名字,朴佑镇晕晕乎乎被人推到前面,迷迷糊糊地和台上仅剩的人们拥抱祝贺。

感言说得磕磕绊绊听来青涩可字字真心。

 

落座第三排后这颗心也未能平静,一方是自己从此的路将要改写,另一方则是还站在台下的朴志训。

他坚信他一定能走向这里,也在期许他走得再高一些。

从来不搞封建迷信的朴佑镇也临时起意对着四面八方,古今中外的各路神仙都求一遍。

“让他离我越远越好。”

“我是说排名。”

 

12.

朴佑镇后悔了。

朴志训为人温柔又不失局气,在练习生中人气也高,朴佑镇听到台下对着舞台的欢呼声,再一抬头就看到朴志训亲了一个弟弟一口。

 

他的嘴唇必定如他本人一般。

如潮汐,如星辰,如砂砾,如世间万般美好事物,偏偏不能如自己的意。

 

十一个胜利者对着镜头鞠躬道谢时,他们的身份都不同于往日。

如今是爱豆朴佑镇,爱豆朴志训。

 

被誉为美好的前缀在多年后却成为牵制彼此最大的累赘。

 

13.

直播结束后,大家又哭又笑地同其他人相拥道别,曾经为排名而毫不退让的人如今纷纷都像打开的贝壳,变得柔软又多情。

朴志训看到在角落看似欲言又止的朴佑镇,临走时放慢脚步,朴佑镇不紧不慢地低头走在他身后。

朴志训闭眼叹气自认又输一局,停下脚步害得朴佑镇差些撞倒他。

“还要继续冷战下去?”

朴佑镇先是惯性点头再是连忙摇头否认,朴志训见他头发被他自己搞得一团乱不吝啬地取笑他一通。

 

少年并肩走在偶有灯光的路上,朴佑镇选择一个特绕的方式服软:“谢谢你的药膏。”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猜的。”

还真不是。

朴佑镇痛恨自己这个鼻子灵得像狗,药膏上若隐若现的味道都被他准确定位在朴志训的身上。

 

14.

痛恨的近义词在青涩少年时期一般也写作,庆幸。

坦诚一点来说,朴佑镇早就不后悔参加这个倒霉催的比赛。

转折点?

大概是与朴志训称兄道弟后。

 

 

15.

那天晚上两个人独自走了很远的路,说了很多的话。

朴佑镇在时隔多年后大多想不起夜谈内容,却记得那晚星空璀璨,可以自作多情认为那是他们未来应走的路。

 

朴志训与朴佑镇同龄,但心思缜密做事也较他成熟。若是追忆前几个月的苦辣酸甜,原本以为会倾诉三天三夜都不够,真到句点落下时,两个人互道一句辛苦便是全部。

明眼人皆知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呐,今后一起加油。”

朴佑镇没好意思问这个今后是一年半的期限,还是真的今后多年,一鼓作气道:“要走到顶点。”

少年言之凿凿,众志成城,相信目之所及必然会被他们所夺。

朴佑镇望向朴志训的侧脸,揣测心乱如麻的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不到朴志训藏在口袋的手里握着一只表。

 

17.

“你怎么总带我的表?”

“我的表坏了,懒得修,再借我一天,就一天。”

朴佑镇嘴里的一天似乎要超过24个小时,否则不会连粉丝都感慨,朴志训的表在自己手腕上的时间都不敌朴佑镇。

 

礼物终究没送出去。

 

18.

娱乐圈经过多年发展早已具有雏形,公司所要做的无非就是因地制宜调整具体战略方针,竭尽所能在有限时间压榨艺人无限潜力。

原以为比赛时期已是非人待遇,等到真正出道后才知那些只是预防针。

朴佑镇被经纪人叫起来半梦半醒间化好妆上车后昏昏欲睡,鼻间涌入一股熟悉的味道便如无骨一般蹭在他身上。

经纪人见朴志训被压得可怜,想要叫醒他,朴志训挥挥手任由他继续睡,自己也调整一个姿势珍惜路上的睡眠时间。

 

朴佑镇直至今天才确信自己有演绎天赋,装得有模有样,殊不知朴志训早就看透他的伎俩,没说破而已。

 

19.

开始朴佑镇对宿舍里的摄像头颇有微词,爱豆虽说是没有隐私的职业也不至于连私下生活都要一一呈现,朴志训回到宿舍瞥一眼去卫生间换好衣服后心无旁骛。

朴佑镇见他波澜不惊的样子抓起手机发消息给他,“你能适应?”

朴志训戴耳机听歌看到屏幕上方跳出的消息,下拉后回复,“我们是爱豆啊。”

朴佑镇撇撇嘴,几个字倒是让他心理舒坦许多。

凡是拎不清的问题只要用爱豆两个字回答,都能尘埃落定。

 

爱豆嘛,就算是快消时代的消费品,也要在大众面前展示真实与完美共存的方式。

这才是爱豆的意义所在。

 

20.

公司原本打算让十一个人展示一下爱豆的完美生活,却低估一群男生凑在一起的恶趣味。

当后期剪到朴佑镇与朴志训穿一套粉色的衣服在镜头前张牙舞爪,心里便知这个节目彻底改变路线。

 

朴志训的穿衣风格在比赛期间便被人津津乐道,时尚靠脸完成这句话于他而言当之无愧,朴佑镇无数次看他的衣服深呼吸,不知这个人帅而不自知要到什么时候,没忍住问他:“你觉得这样好看?”

朴志训认真点头后,朴佑镇承认世间千美万好,要尊重个人喜好。

 

朴志训的行李中发现粉色的训练服,半真半假,个人喜好也有,节目设定也不否认。

但朴佑镇陪他一起穿上被其他人嫌弃的粉色衣服是真真鬼迷心窍。

朴佑镇录完节目都在后悔自己何苦陪他发疯一番。

 

21.

预告播出后,#粉红香肠#出乎意料地占据热搜,朴佑镇点进网页看到并列的两个名字在床上笑得差点摔下来。

还真是他们俩名字离得最近的一次。

别人见他行为诡异,询问为何发笑,都被他几句话带过。

这点小火苗若是暴露在光天化日下,怕是存活不到一分钟便熄灭得连灰都不见。

 

22.

高兴还不够钟,朴佑镇被网上的投票和队友的胡乱许愿直接送到下乡种田,而朴志训留在城里进行娱乐化军事训练。

回到宿舍后身心俱疲,趁摄像机短暂关闭期间,朴佑镇奋力掏出一个袋子递给朴志训。

“这是什么?”朴志训接过皱巴巴的袋子。

“红薯。”朴佑镇自己说出来都觉得无语,红薯遍地都是,何必千里迢迢给他亲自带回来。

朴志训摸了摸已经凉透的红薯,丝毫不在意地撕开咬一口,笑道:“挺甜的。”

朴佑镇忍住嘴角上弯的弧度却没压下上挑的眉毛。

他只顾着一心欢喜,不知道朴志训回来之前胃里吃得鼓胀,临睡之前随口一句:“下次能不能和你绑一起啊?”

 

朴志训签售会上收到纸条,随后被粉丝放到网上。

“再来一次1X1你会选择谁?”

“朴佑镇。”

 

23.

出道后必不可少的采访,理想型占一方天地。

朴佑镇脱口而出:“温柔而强大。”

引得成员和电台主持人哄堂大笑,这是说恋爱理想型,又不是找人生导师。

唯有朴志训笑不到半刻便呆愣,直到成员轻轻推他才回神,凑到麦克风处回答同一个问题,原本想说的答案是毫不走心的“善良温柔”。

再落入他人耳中的答案却豁然不同。

“像朋友一般的爱人,能与我道真心,也能陪我嬉闹。”

 

众目睽睽之下交换的昭昭暗语,是少年人拿得出手仅剩的筹码。

 

24.

可也仅此而已。

再多一分都不行。

 

25.

飞机上的两个人坐在一起,队长不知趣地凑上前:“佑镇你也太黏志训了吧?”

朴佑镇这个时候倒是拿出釜山男人的气势,煞有介事地推开尹智圣:“我乐意。”

朴志训觉得有意思跟风道:“我也乐意。”

尹智圣甘拜下风任由他们俩闹着玩,朴佑镇借着前几日的赌约努嘴凑到朴志训身侧,原本以为他会像平日里躲过。

擦过嘴边的温热骗不了人。

 

像极扑火的飞蛾,也好,毁灭前的光热比过遥不可及的日光。

 

26.

朴佑镇生日的那天,朴志训拿着喷水枪一如既往不负众望地呲了他一身。

两个人拿毛巾为自己善后过程中,朴志训抿抿嘴唇开口:“快成年了。”

“还有一个月。”

“恩。”

“成年后有话要和你说。”朴志训扔下毛巾抓了抓头发,避开朴佑镇的视线。

朴佑镇满不在意地敲了敲桌子,毛巾盖住他的眼睛:“说什么都行,别搞得这么惊心动魄。”

 

怎么能不惊心动魄呢?

这么谨慎的人都快把真心供出来了。

 

27.

2017.12.31。

 

这是朴志训与朴佑镇享受未成年的最后一天,颁奖典礼结束后,成人队友拿出准备好的啤酒来庆祝二人的成人礼。

队里人多的好处就是气氛达到高潮时,两个主角偷偷摸摸地跑出去也没人注意。

冬夜风凉,吹得二人不约而同裹紧敞开的大衣。

看似心知肚明的话想要说出口,就是将简单的游戏升级到地狱难度,朴佑镇为缓和气氛伸手比量朴志训的头顶:“我又长高了。”

朴志训被他逗笑,点头以示同意。

月亮可以沉默一辈子来成全人们寄予的阴晴圆缺,但人不行,朴志训当够了王子,决定开口做毁灭童话的坏人。

 

“朴佑镇,你喜欢我吗?”

“恩。”朴佑镇张嘴的瞬间便有白气从他口中逃之夭夭,像是他筹备半年的勇气。

“我也是。”朴志训转过身子望住朴佑镇,瞳仁清澈得不仅装下眼前的长高的男孩,还有宣布出道那夜的瑰丽星河,“可作为爱豆的朴志训没办法和爱豆朴佑镇在一起。”

朴佑镇早已预料到今天发生的故事,像是在脑海里彩排千万遍一样。

“作为普通人的你,也是同样喜欢的话。”朴佑镇笑得干净纯粹,是一个真诚而笨拙的少年,“那就足够了。”

 

足够了。

能够确认你的心意,算是最好的成人礼。

那段日子里指向不明的爱意,终于在你的婉拒中尘埃落定。

 

28.

未来的路既漫长又未知,即使是敢于曾在比赛中拼命的少年都不敢效仿电影中感人的饮鸩止渴。

不仅仅是爱豆不能失格,正因为我足够喜欢你,才要全力守护你曾为止拼命也要走上的舞台。

 

要做能够来日他人评价中足够与你并肩而立的朋友,也不能成为你梦想中沦为瑕疵的爱人称谓。

 

“我想要站在最高的舞台。”

既然你想,那就陪你说到做到。

 

你看,成年人的世界不该只有日久生情的心动,还有思前顾后的抉择。

就让这一场不合时宜的喜欢潜入冬日的夜中,若是足够动容,在合适的春日选择苏醒。

 

29.

朴佑镇与朴志训的相处并没有意向中的尴尬,主要归因于朴佑镇。

他努力做到朴志训理想型的前半段——“像朋友一般的人”。

朴佑镇演技真的进步许多,没有任何人看出他们成年后的转变。

 

30.

Wanna One解散前最后一场演唱会的安可环节,台下的粉丝或许曾因本命与其他人在网络上撕到不可开交,也曾信誓旦旦祈祷组合早日解散,真到这一天时也哭得不可开交。

朴佑镇站在舞台上仰头竭力控制住发红的眼眶,不舍地看向台下的人,还有舞台身边的成员。

视线对上一个熟悉的人,鼻子眼睛哭到通红,朴佑镇冲他做了一个口型:“别哭。”

朴志训一时没忍住,索性哭得更凶,吓得站在一旁的队员顾不上自己眼泪一把,接过工作人员的纸就往朴志训脸上糊。

 

31.

每一次演唱会后都要开庆功宴,这一次也同样,不过也是散伙饭。

成员们喝到最后又像回到出道那天,又哭又笑,这一次附带神志不清,所有人都要回到自己的公司,走向新的道路,或高或低,终究都无法重复这一年半走过的路。

朴佑镇借着酒劲走到朴志训面前:“我能不能抱抱你?”

朴志训朝他张开双臂,朴佑镇的下巴抵住朴志训的肩膀,薄薄的嘴唇张开后哽咽的嗓子说不出再多的话,最后的最后只有依依惜别。

“再见。”

 

32.

什么是喜欢?

不是不顾一切要牵住的手,是我拥抱你时按捺住的鼻酸。

 

我们都是优秀的爱豆。

 

 

 

朴佑镇这几年性格收敛不少,和岁数渐长也有关,可我却在一晚上听他在耳边反反复复地对我讲舞台上的那个人当年趣事。

我没追过星但工作原因对朴志训也有过了解,对他口中那个能陪他一起恶作剧疯闹的人设丝毫不信,可当朴志训自己在vcr中放出当年的历史影像引得粉丝尖叫连连,我也看得目不转睛,屏幕里偶尔一闪而过的精神病化成灰我都认得是旁边的朴佑镇。

“你俩当年还真人来疯。”

朴佑镇故作老成地感慨:“最好的时光啊。”

我不置可否,屏幕里的少年不掩饰眼里的光,少了分从容,却多了分感动。

想要回头调侃朴佑镇,却看到他敛起笑意认真地看向屏幕,侧目也能体会他的不舍与怀念,我吞下会打破气氛的话语,静静地等待朴志训再次登台。

 

“今天许多我的朋友也亲自到了现场。”朴志训话音刚落,镜头一一落在曾经wanna one成员上,最后落在朴佑镇这里,只是安静地挥挥手。

身旁响起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曾经被媒体忧心十一位少年的发展明显是多此一举,被发现的璞玉怎会轻易再被尘埃掩埋,即便当中有人曾被小人陷害短暂跌入谷底,却凭借一腔赤诚重新回到他应该在的位置。

亦师亦友,亦敌亦友,怎样评价都好,如今十一个人归根结底都是好友。

 

“出道这么多年,外界对我的定义也发生转变。”

“不再是开始仅有的爱豆,渐渐增添演员,艺人,歌手,明星等更为大众化的标签。”

“我从参加比赛时就说过想要站在更高的舞台,多亏在座的各位,包括wanna one的成员才能实现这个过去听起来不切实际的愿望。”

“我从未讨厌过爱豆的标签,但如今却想摘掉,或许是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梦想要完成……”

我没有听完朴志训的话是因为朴佑镇忽然大力地抓住我的胳膊,用力之大害得我咬住牙才没失控喊出声。

“哥,我现在算什么?”

“你他妈先松手。”我拽住被他掐得生疼的胳膊,“你算男人啊,还能算什么?”

“我是说爱豆,艺人,明星这种分类。”朴佑镇话说得很急。

我一头雾水却也贴心作答:“爱豆比较适合五年前的你,现在的你是艺人吧。”

朴佑镇听到我的回答忽然笑起来,恍惚之间我好像看到vcr里的那个他。

是那年不计后果的鲁莽少年。

 

33.

朴佑镇其实念旧又胆小,好几次朴志训过生日他都想登门入室亲自送礼,最后也只落得发个短信邮个礼物。

朴志训也礼尚往来,年年送礼不见人,偶尔打照面全凭各大颁奖典礼的红毯顺序,这次朴志训给他送来演唱会门票都挺出乎意料的。

 

朴佑镇在演唱会结束后左手拇指不停地捻食指,看似不引火不罢休的姿态,眼看手机电量变红发出最后警告,朴佑镇打开短信记录,完完整整地显示出两个人这几年的来往记录,公式化到难以相信两个人曾互表心意。

可若不是珍惜的人,朴佑镇又何苦每次换手机都费劲地把这些数据折腾到新手机里,极具仪式感。

 

朴佑镇像回到当年不经事的少年,下足勇气发送属于他们二人之间第一条非公式的信息。

“真的不打算继续做爱豆了?”

对方回复得很快。

“三十多岁的人,打算考虑一下自己的幸福。”

朴佑镇来不及确认自己是在梦里还是现实,朴志训又传来一条消息。

“你呢?”

 

朴佑镇抬头瞟见街边的树叶已增添一抹绿,春天来了。

 

34.

和多年前一样啊,要陪你把梦做到终点啊。

 

35.

“什么是喜欢?”

“不是不顾一切想要牵住的手,不是临别拥抱按捺住的鼻酸。”

“是我喜欢你,愿意放弃另一个梦想来成全能够容下两个人的世界。”

 

 

 

随风潜入夜,万物皆无声。

千里传秋冬,来日俱春风。

 

随风潜夜

by 废柴牛奶

全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送给五金妻的文。

也是送给现实的文吧。

本想在32小节结束,可我想了想。


时间轴是乱的,因为我记忆力不行,全部错乱。

借了一个现实背景胡编乱造都是我的错。

 

现实如果不能尽善尽美,总要在另一个世界给他们机会呀。

我还真的很喜欢99哎!!!! 

我真滴不喜欢写现实文哎……


对不起杜甫老人家,我改了您的诗,我错了 T T


其实小眨还蛮符合我心目中爱豆的原始定义。

五金妻一直想让我写五金昏,一直没下笔的原因是我对未成年于心不忍。

既然成年今天下午也无聊就写了。

99真的好好玩啊。 

 

 

 

 


评论(24)
热度(643)
  1. 西呱皮3岁废柴牛奶 转载了此文字
    99不分离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