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恋爱唯心论 chapter3 波函数坍缩

Chapter3 波函数坍缩

姜丹尼尔昨晚与试图在他家里开演唱会的邕圣祐彻夜奋战,也不记得龙争虎斗到几点,姜丹尼尔疲惫至极窗帘都没拉,直接倒床入睡。

邕圣祐宿醉后头脑不清醒,被阳光照醒后还以为这是在自己家,半眯着眼睛想要找口水喝,横冲直撞按记忆里的厨房位置,谁知摸到一个人,冰凉的手指与温暖的腰窝针锋相对,给两个人都吓清醒了。

一个强忍起床气,一个被唤醒领土主权意识。

邕圣祐想要把身上毯子扔对方身上,结果一模自己从上到下就一个小裤衩,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紧了紧毛毯,骂一句变态,那神态和姿势扭捏得特娇羞。

被吵醒的姜丹尼尔睡眠不足,平时脾气再好,一听邕圣祐这颠倒黑白的话也冒起无名火,起身把空调打开,不冷不热地说道:“我要是真变态昨天就把你扔在马路上,让那么多人围观你丑态百出。”

邕圣祐听卞衡大概描述过自己醉酒后的姿态,极其不雅,上次不知情的卞衡把自己带回他家,第二天卞衡家里的家具东倒歪斜,卞衡怕邕圣祐醒来不认账,不地道地录了像,手机屏幕里的自己拿着一把葱当麦克风,从女人花唱到难忘今宵,卞衡感慨,春晚就缺他这种一体机,连唱带跳一个多小时都不用休息,中间还穿插单口相声。

邕圣祐现在一穷二白,低头不敢和姜丹尼尔辩白,眼睛还不老实巴望四周生怕自己把什么贵重物品撞坏,思来想去浑身上下最值钱的也就他那条裤子,现在还不知所踪。

姜丹尼尔看邕圣祐可怜巴巴地站床边,明明清楚这个人是在和他装相,但心里也软了半分,扔给他一个毛巾和一套衣服催促他去洗漱。

邕圣祐磨磨蹭蹭进浴室感慨这人没有生活情趣,连个浴缸都没有,从天花板到地板都是黑白装修,整齐摆放洗漱用品,都是一个某男士专用牌子,连洗发水和沐浴液都没有改变。

无趣如他本人一般。

姜丹尼尔的衣服穿在邕圣祐身上显得大,不过幸亏是一件休闲衣服,稍微把袖子往上调一调倒也挺好看,邕圣祐脚下拖鞋还带水就大摇大摆往外走,门一开正好撞上把外卖早餐端过来的姜丹尼尔。

“脚。”

姜丹尼尔一声令下,邕圣祐和受惊的鸟一样连忙收回去,在吸水毯上蹭了蹭,确保不会留下水渍后才出来。

姜丹尼尔看一眼穿得人模人样的邕圣祐:“衣服穿好了不是挺好看的。”

邕圣祐刚刚照镜子也挺自恋地摆几个姿势琢磨自己说不上前凸后翘也算盘正条顺,但就是抹不开脸面,死鸭子嘴硬:“那也是我底子好,给你衣服锦上添花。”

姜丹尼尔不理他,任由他一个人胡说八道。


姜丹尼尔平时不吃早饭,但想到邕圣祐昨晚又吐又闹估计肠胃不舒服,叫了小米粥和包子的外卖,现在的商家爱在粥里放白砂糖,姜丹尼尔嫌甜,吃了两口就放在一旁,邕圣祐饿极吃什么都香,连齁咸的包子都罕见没批评。

姜丹尼尔拿着平板坐在桌边看新闻,抬眼就看邕圣祐一手抓包子,一手用勺子舀粥送嘴边,右边的腮帮子都鼓起来,看人吃饭总是觉得香,姜丹尼尔倒也跟着又喝两口,等邕圣祐吃饱喝足后,姜丹尼尔这里的粥少了小半碗。

姜丹尼尔清楚邕圣祐从小养尊处优不可能帮他把桌子上的狼藉收拾干净,客厅那里也混乱不堪,姜丹尼尔刚才便预约钟点工过来。邕圣祐靠着椅背瘫坐在一旁,两眼放空,心里盘算一会儿去做什么,姜丹尼尔已先行一步,起身道:“没事就走吧。”

邕圣祐不解:“去哪儿?”

“去公司加班。”姜丹尼尔手头的事很多,林琅他爸爸在公司时走的是保守路线,一直减少老客户流失度,但核心客户却少之又少,公关行业这几年随着外企大刀阔斧进入国内市场,许多公关公司选择卖掉公司以减少损失,毕竟国内公司一直趋向于传统,姜丹尼尔却狠心要改革,每天堆积的事情都让他忧心不已。 

“不去。”邕圣祐一口回绝,他现在为了五千工资而折腰工作日上班就已经算给他们面子了,居然还妄想加班,真以为自己能转性?

“两倍加班费。”

姜丹尼尔不慌不忙,穿好衣服喷一些香水,站在镜子前检查自己的仪表,还没等他走到玄关处穿鞋,邕圣祐已经抢在他前面替他打开大门,殷勤道:“您请。”

金钱能使鬼推磨,金钱让尊严遁于无形,金钱让邕圣祐出卖灵魂。

 

姜丹尼尔要去物业将钥匙留给钟点工便让邕圣祐去地下停车场等他,他走向自己车的时候,就看见邕圣祐不知从哪个角落搞到清洁工用的小铲子,小心翼翼地往一辆车上撒灰。

“做什么呢?”姜丹尼尔见黑色的车上面已经浮现一层明显的灰,在邕圣祐再次行动前开口打断。

“报复。”邕圣祐把手头工具往边上一扔,潇洒地掸掉手上的灰,欣赏自己的杰作,“就这个车我可是记得,那天晚上拿远灯照我。”

姜丹尼尔听他这个话也想到他回国那晚在酒吧遇见的醉鬼,他不动声色地按动手上的钥匙,在邕圣祐惊恐的眼神中淡定上车,摇下车窗催促邕圣祐赶紧上来。

“你的车不是一辆白色宝马吗?”

“我有两辆车。”

邕圣祐彻底认栽,还不忘垂死挣扎,窘迫道:“经理,你得清楚,我往车上扬点灰顶多付给你洗车费,你要是因为这点小事给我挫骨扬灰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姜丹尼尔似笑非笑不为所动,明知邕圣祐等他说起这件事,可就是避而不谈,邕圣祐舔舔嘴唇开始装睡,姜丹尼尔余光看到他的眼皮还在不安颤抖,心满意足无声笑两声。

和那时候一样,鬼点子特多。

 

邕圣祐心惊胆战到公司生怕姜丹尼尔新账旧账和他一起算,但是姜丹尼尔只是让他帮一家公司做媒体库更新,邕圣祐心里有鬼,做事格外认真,眼睛都快贴屏幕上生怕有串行和漏字。

姜丹尼尔忙于同客户开视频会议,这家公司最近风头四起结果被同行盯上,上头的人急得恨不得每天都要发十几篇稿子洗稿,本来容易化解的事也弄巧成拙,如今有嘴说不清才想到专业的公关公司。

姜丹尼尔认准这家公司财力的雄厚以及对媒体应对的欠缺,亲自上阵就是为了彻底拿下客户。双方你来我往,姜丹尼尔认真回答客户提出的发散性问题,又提出解决方案思路,客户听着满意,价格也算合理,合同一锤定音,就等周一双方法务部上班工作。

对方公司是互联网金融,姜丹尼尔迅速联系各部门负责人把人员拉到一个微信群组,把任务发放下去,各自在家该联系媒体的,撰写稿件的,专业研究的,都开始分工合作。

姜丹尼尔工作的时候没有时间观念,心无旁骛一心扑在工作上,一看手机都已经下午四点,走出办公室看到邕圣祐手里正好拿一个刚刚洗好的苹果,邕圣祐刚啃了一口,牙印还明晃晃地在黄色的果肉上,邕圣祐饿得大脑缺氧,看到上司走出办公室才想到这尊大佛也没吃饭,右手一伸,心虚问道:“你吃不?”

谁料姜丹尼尔直接接过,也不在意邕圣祐咬过一口,清脆的口感,咔擦的声音与邕圣祐的肚子叫频率跟交响乐似的。

“东西弄好了?”

“弄好了。”邕圣祐强行把饥渴的视线从苹果转移到姜丹内容眼睛,“你有空看一下吧,应该没什么问题,我检查过两次。”

“行。”姜丹尼尔把苹果核扔进垃圾桶,抽出纸巾擦手,“下班吃饭吧。”

邕圣祐语气委屈,话里有话:“餐厅今天休息。”

姜丹尼尔听出来这句话暗里的意思,也清楚邕圣祐嘴刁:“出去吃,你挑地方,我请客。”

 

姜丹尼尔怀疑邕圣祐是不是毕生精力都放在寻找吃的上面,在一个估计导航仪都找不到的小区,邕圣祐和他坐在一家面馆里,搓手等着铁锅里的大碗面。

姜丹尼尔用纸把筷子和勺子仔仔细细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递给邕圣祐:“我以为你打算趁机敲诈我一笔,结果就来吃面。”

“那都不好吃,冬天吃碗热乎乎的面多好。”邕圣祐把椅子往前挪了挪,确保自己一会儿不能把菜汤溅衣服上,“这家店可任性,今天运气好他还开着,好几次我和卞衡开车过来吃个闭门羹,哎,对了,你吃不吃辣?”

“吃。”

“老板,多放点辣油。”

两碗冒着热气红汤面端上来就香气扑鼻,邕圣祐拿起筷子把上面的煎蛋捡给姜丹尼尔,动作一气呵成,等到他抬头才想起来对面的人是谁,讪讪道:“总把你当成卞衡,你要是不吃就扔了吧。”

“没事。”姜丹尼尔声音闷闷的,听着几分钟之内被提到两次的卞衡觉得有些刺耳,像是小时候为了同一个朋友争风吃醋的感觉,他以前就知道卞衡的存在,不过至少在那个阶段,哪怕卞衡神通广大,也没办法和邕圣祐踩水塘,反倒是自己陪他赤脚在河岸边。

可惜时过境迁,几年后他又输给素未谋面的卞衡。

邕圣祐吃饭的时候不爱说话,姜丹尼尔也不会不讨喜地这时讲工作,两个人坐在外面只能听见呼噜噜的面汤声。

姜丹尼尔夹给他几个糖醋小排:“礼尚往来。”

邕圣祐也不和他客气,把排骨啃得连肉丝都不剩。

“行行好,给点吃的吧,饿了好几天了。”

邕圣祐看到一个手里拎蛇皮袋子的男人在与老板讲话,老板连话都没听完就驱赶,生怕这个男人碍到生意,男人往他们这边走的时候还眼巴巴地看着两个人碗里所剩无几的面汤,老板还在不停轰赶男人快点离开这里。

邕圣祐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有零钱吗?”

“有。”姜丹尼尔把刚刚老板找给他的钱递给邕圣祐,“没吃饱?”

“恩。”邕圣祐没多做解释,又到前台点了一碗加大肉的皮肚面,老板笑他最近胃口大开,邕圣祐淡定自若接受这个评价,又多给老板一些钱,“我买你一个碗。”

邕圣祐端着面走过来的时候,男人还没走远,站在不远处,邕圣祐看到他黝黑的手上都已经长了冻疮。姜丹尼尔在邕圣祐拿一双新筷子,眼神不停飘向后面的时候就猜到邕圣祐这碗面是给那个男人点的。

“算了,吃点别的吧。”邕圣祐转身和老板喊道,“老板,这碗和面我都拿走了啊。”

两个人走到男人附近,邕圣祐把面条放在男人旁边:“我吃不下了,这碗一口没动,不嫌弃你吃吧。”

男人不停地道谢,邕圣祐脸皮薄经不起别人的低姿态,添了几分不好意思,便拉着姜丹尼尔匆匆忙忙地走掉。

姜丹尼尔在走远后才提醒:“他很可能是骗子。”

“骗子就骗钱了,没必要讨吃的。”邕圣祐低声道,“我以前在胡同里总见到这些讨生活的人,有的是骗子,有的真的是走投无路才讨一口吃的,那个人的手都生了冻疮,总不能装没看见让他继续饿着吧。”

“你心太软。”

“才不是。”邕圣祐自嘲,说了他爸过去揶揄他的话,“我就是假惺惺想把自己当救世主,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

姜丹尼尔闻言看向垂着眼的邕圣祐,夕阳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逆着光都掩盖不住他的无精打采,没再说话,而是开车送他回家,姜丹尼尔熄火后没有直接走,下车目送邕圣祐进了小区,记下小区的名字才走。

邕圣祐回到家后没看到招财,估计是卞衡过来替他遛狗后直接接他家里,换衣服的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是姜丹尼尔发的微信。

“总会有人感谢你的善良,没必要冷落自己的心软。”

邕圣祐一愣,手指在回复栏那里犹豫半天,想打一个谢谢,觉得矫情又删掉,反反复复后干脆将手机扔到一边,姜丹尼尔举着手机看邕圣祐的名字变成对方正在输入,最后又变回名字,过程中并没有回复,便把手机放回桌子上。

“出来喝酒还叹什么气?”林琅笑道。

“有吗?”姜丹尼尔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失落的情绪。

“最近那个二世祖怎么样?”

“挺好的。”姜丹尼尔举起酒杯,虚空一敬,“他比你们想得都要好。”

“林琅,我说错了,没变过的人分明是他。”


 

 

“波函数坍缩”

——原意是量子物理的一种现象,当我们用物理方式对其进行测量时,物质随机选择一个单一结果表现出来。

通俗来讲,是我在一旁观测你不为人知的意义。



==================================

作者有话要说:

小桃:他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来我?

小柚:上司的微信不回会不会影响加班费?


波函数坍缩,我第一次听说是好久之前,但是知道通俗解释是今年,不禁感慨学科浪漫这种东西真的不要和文科生讲,听不懂,感觉错过了姻缘的那种悔恨随之涌来。

下周去上海看恋爱的犀牛啦,感觉我还是蛮喜欢孟京辉的,天冷注意保暖,重型感冒拖了一个月还没好,也可能因为我拒绝吃药。

面馆不是北京的了,是南京的巴子面馆,建议去之前问问开没开门,吃过闭门羹的我哭出二里地。


评论(22)
热度(584)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