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恋爱唯心论(海归派精英X说谎富二代)chapter1 首因效应

恋爱唯心论

by 废柴牛奶

 

 

“恋爱要违心,哦不是,要唯心。”

“我想你是我的第零定律。”

 

姜丹尼尔:海归留学派,回国莫名其妙进了一家公关公司当经理,主业为公司业务开天辟地,副业收拾纨绔怼天怼地。

邕圣祐:有钱盘顺爱说谎,吃喝玩乐一条龙。工作以后原本靠混吃等死,可遇上个神经病非要给他打回娘胎重新改造。

 

 

 

chapter1 首因效应

邕圣祐在昨晚喝断片儿之前最后的印象是在地下车库里,摇摇晃晃眯着眼睛望着一排黑色的车,在他眼里都一个样儿,只好凑近趴在每个车面前辨认车牌号。

正要跌扑到第三辆车上,车牌上的数字都没看清,车灯忽然亮起,闪得他下意识闭眼睛,往后踉跄几步没站稳,嘴里脱口而出一句国骂,还没等他撸起袖子和车主开骂,给自己那无辜的屁股讨个公道,一直没等到邕圣祐的朋友听见声儿后,连忙从车里跑出来。

“不好意思啊,兄弟,我哥们儿喝多了。”卞衡看到车旁边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再瞥了一眼喝成烂泥还要往前冲的醉鬼,胳膊用力把张牙舞爪的邕圣祐往后拽拽,生怕他又要惹是生非呛声警告一句,消停点。

“他吓唬我。”邕圣祐大着舌头想要辩解两句,酒精上头吱吱呀呀说了一句就忘了酝酿半天的下一句,被卞衡给唬住了。

男人看他们两眼一句话没说回到车里,按两下喇叭让他们把路让出来,扬长而去。

卞衡陪着笑目送男人离去,再一回头看刚才还要和人大战三百回合的罪魁祸首坐地上睡得特香,还咂两下嘴,估计和周公啃肘子啃得特来劲。

卞衡惯性叹气,弯腰把邕圣祐扶起送到车里,和代驾司机说了个地址,品了品觉得不对,改口一个酒店名字。

还记得上次把喝多的邕圣祐弄回自己家里,第二天还以为被打劫里的惨状,卞衡不由自主打个哆嗦。


姜丹尼尔开车回到公寓收到短信,“明天九点半上班。”

姜丹尼尔看到发件人直接回拨电话,电话对面的人很快接起。

“这么晚还没睡?”

姜丹尼尔脱下外套坐在沙发上:“刚才和国内的朋友聚一聚。”

“国内的朋友?”林琅嗤笑一声,“你对朋友的定义还真广泛,你在国内就念到高中,我和你在国外认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谁联系过你。”

“别这么刻薄。”姜丹尼尔其实心里也清楚这些人,无非就是有所求,有所图,他也只是出于礼貌赴约,至于叙旧,不好开口的人反而是凑局的人,“随意聊一聊而已。”

“你高兴就行,明天做好心理准备,毕竟你手下的人是老总好朋友的儿子。”

“有那么难相处吗。”

“不是善茬儿。”林琅说得句句在理,“要是特听话的少爷,你觉得人家能找你镇他吗?”

“他叫什么?”

“不记得,我爸回家也不怎么说公司的事。”林琅手头还有案子要看,和姜丹尼尔絮叨几句便挂了电话。


不是善茬儿的邕圣祐穿着卞衡的衣服,坐在卞衡的副驾驶位置上,手里拿着卞衡买的早餐,狼吞虎咽还口齿不清地问:“今儿是谁来公司来着?”

“你新任上司。”卞衡抬眼看后视镜里的邕圣祐,昨晚酒劲是退了,可双眼通红,什么事都不记得,还是他记得邕圣祐他爸给他下了死命令,今儿就算缺胳膊断腿都得到公司,“你穿我这身衣服去公司合适吗?这还有时间,要不然先回你家换一套吧。”

邕圣祐满不在乎抽出一张纸擦嘴,随手把用过的纸巾塞进包装袋里,没找到扔垃圾的地方,便在手心揉成一团:“不用,我又没裸奔,怎么就不行了。”

卞衡清楚他的脾气,玩世不恭惯了,一时半刻也扳不过来,脚下油门一踩,直奔邕圣祐在的公司。

“晚上过来接我。”邕圣祐打哈欠对着镜子揉了两下眼睛,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更红一些。 

卞衡表情警戒:“你又要干嘛?昨晚刚喝完。”

邕圣祐翻他一白眼:“我车在家,你不来接我我回不去。”

卞衡认命挥手让他赶紧走,不放心探头嘱咐两句:“你服点软,你爸对你够行的了,没把你生吞活剥都算是慈父,总和他硬杠真没劲。”邕圣祐嫌他磨磨唧唧还和他讲些不中听的话,装没听见闭耳朵走,头都没回,卞衡一个外人不好过多评价他们两父子关系,只得开车离开。

邕圣祐边走路边玩手机,没看到正准备打开车门的人,猛得撞到迎面而来的车门上,车里的人反应很快。

“没事吧?”

邕圣祐捂着被撞的腿,原地上蹦下跳:“你长没长眼睛啊?”

姜丹尼尔原本在和林琅打电话,腿还没迈出去就看见一个低头对着手机乐开花的人往自己方向走:“那你的眼睛是长在手机里?”

邕圣祐心气不顺也知道这事儿不占理,又想到卞衡替他爸转达的话,一瘸一拐地去坐电梯,姜丹尼尔锁好车也随后步入,邕圣祐按下16靠在电梯角落,看到后面进来的人按了11层,开始装闭目养神。

邕圣祐到16楼以后才发现不对劲,他记得公司是承包了整一层写字楼,可映入眼帘的好像是个服装公司。邕圣祐往后退两步,从手机里找到公司客户经理的电话。

“不是,咱公司破产了?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我去,刚儿还找你呢。”接到电话的客户经理讪讪地和刚来的经理干笑两声,捂着听筒走到办公室外面,“破什么产破产,你破产都轮不着咱公司破产,上个月搬到11层了,你都几个月没来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迟迟等不来电梯的邕圣祐决定从楼梯口下去,在前台等得心急如焚的客户经理看见穿着一身跟夏威夷度假回来的邕圣祐就差热泪盈眶,迎上去:“这么长时间没见,你还是这么缺心眼啊。”

邕圣祐没工夫和他闲扯,抢过他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觉得太苦又塞回去:“新来的经理这么快就开完会了?”

“我有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好的。”

“新来的经理通情达理,不整这些虚头巴脑的,和我们打个招呼就算完了。”

“所以他不知道我迟到是吧?”邕圣祐平日里其实挺骄横跋扈的,但他爸昨天夺命连环催命电话让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经理产生一种恐惧感。

“坏消息是。”他一脸让邕圣祐自求多福的表情,“他请你去办公室坐坐。”

“王……”邕圣祐还没念完他的名字就被他打断。

“Kevin,Kevin,Kevin。说了多少遍了,在公司里叫英文名。”

邕圣祐无奈应下,走远以后又冲着他大喊一声:“谢谢你啊,王磊磊!”

“邕圣祐!你一会儿就被等着弄死吧你!”

 

“运营总监是什么样的人?”三个行政部的女生你看我,我看你,一句话也不敢说,姜丹尼尔意识到她们的难以开口,“随便说说,毕竟一会儿就要见面,总要有点印象才好。”

“他家里挺有钱的。”第一个女生仗着当事人不在身先士卒。

一个纨绔。

“他可能比较忙就不太来公司。”第二个女生咬咬嘴唇紧随其后。

不学无术。

“但他年会的时候还折腾出来挺多花样的。”第三个女生强行挽尊。

吃喝玩乐。

姜丹尼尔心里叹口气,下了定论——好好的人终于长成网上鸡汤文里的典型富二代。

然后,穿着五颜六色和火烈鸟一样的典型富二代登场了。

 

邕圣祐从小到大和他爸对着干,导致他养成天下太平时龇牙咧嘴,一到关键时刻就怂得脖子回肩膀的性格。总经理的办公室朝南,正赶上太阳光线最好的时候,一打眼看见总经理身高逼人,连脸长啥样都没看清,邕圣祐就决定先认输,马屁先拍上。

俗话说得好,来日方长,要细水流长,最后再一击致命。

“正好我们公司行政部三个大美女都在呢,我先给总经理介绍介绍。”

邕圣祐指着刚刚揭发他富二代的女生朗声道:“来,这是Bunny。”

指着说他不学无术的女生说道:“这位美女叫Jenny。”

随后对着最后那位女生眉头紧锁想了半天斟酌开口:“这位应该叫Funny?”

“Lili。”开口纠正的不是被叫错名字的女生,而是刚刚一直冷眼旁观的总经理,他向前走到邕圣祐面前,“认亲大会结束了?”

邕圣祐品着这声有点耳熟,偷偷瞄了一眼,才明白什么叫冤家路窄,早上在停车场和他呛声的主儿正居高临下地望着他,邕圣祐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自己习惯性的驼背。

办公室就剩两个人,姜丹尼尔才正式开展属于上下级的对话:“为什么迟到?”

“去错了楼层。”邕圣祐嘟囔一句。

姜丹尼尔翻了翻刚刚人事拿来的册子,漫不经心道:“运营总监是吧?跟过公司哪个项目?”

“那上面不都写着呢?”还跟项目?邕圣祐在这公司就是挂名,谁都没镇住他。

“我以为空白是人事那里出了问题。”履历表上比邕圣祐的脸都干净,姜丹尼尔合上文件夹,“去人事那里领东西吧。”

邕圣祐没弄明白这话什么意思,眨巴几下眼睛:“领什么?”

姜丹尼尔利落地把笔帽冲着桌子一磕,“咔哒”一声,把桌子上的东西往旁边移了移:“公司不养闲人,但上个经理特意叮嘱我要留着你,去人事那里先把工作证领了,每天按时打卡上下班。”

“最后就是从运营专员开始做。”

邕圣祐觉得特可笑:“你觉得我去做这个合适吗?”

姜丹尼尔油盐不进,反击道:“那你觉得你去哪儿合适?”

邕圣祐把椅子往前挪了挪,椅轮和地板的摩擦声有些刺耳,邕圣祐看清桌子上的名牌,直接起身:“行,丹尼尔经理,我就去做专员。”

邕圣祐临出门还不忘吐槽一嘴,门被他摔得差点起灰:“一个国内公司还非叫英文名,闲得蛋疼。”

姜丹尼尔低头又看了一遍他的简历,揉揉眉心。

 

邕圣祐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就没好气给他爸打个电话,结果人家未卜先知压根就没接,人事部也没指望这少爷能亲自移驾,直接把手续办妥,东西拿齐规整第放在他的新办公桌上,运营部门的人一时之间不是闹肚子就是口渴,以邕圣祐为原点,方圆之外荒无人烟。

除了一位勇士,王磊磊,不是,Kevin。

Kevin帮他把桌子上的笔筒放到右手边,更方便他工作:“别生气啊,你就忍忍,新官上任三把火。”

邕圣祐冷笑一声:“没生气。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就是的,你就是那绵绵不绝的青山。”

“我要是山就能被他薅秃了。”

“得,那你就是那熊熊不尽的烈火,”

“肤浅。”邕圣祐往后一靠,双腿往桌子上一搭,“知不知道领导和你们这些普通员工的区别?”

“比我们更有钱?”

“俗。”邕圣祐撇撇嘴,“是独到的远见,我不是山也不是火,我要当樵夫,把他砍得春风都吹不起来。”

Kevin琢磨邕圣祐真能曲解,愣是把一句积极向上的话解释成职场厚黑学。

都是扯犊子。

 

虽说邕圣祐被降职,也没人敢给他安排工作,邕圣祐打了一上午斗地主,赌运不佳,输得精光,身后有人观战都没有意识到。

“你把四个Q拆开打。”

看着右下角四位数的倍数惊心胆颤的邕圣祐深受启发,两下把剩下的牌发完,没枉费他最后一张超级加倍,至少豆子回本。

“谢了啊。”邕圣祐抻抻胳膊松松筋骨,回头准备答谢一下点石成金的兄弟,就看到姜丹尼尔在他身后站得笔直,跟个门神一样。

手机啪得摔地上,刚贴的钢化膜四分五裂,求个岁岁平安。

 

邕圣祐自打大学毕业被他爸安排到这家公关公司,从来没吃过餐厅,朝夕相处的同事都有自己的交际圈,甭管邕圣祐的后门多硬,大家也就是表面和他客气,吃饭的时候照样给他自己晾一桌。

“这有人吗?”

邕圣祐对着餐盘敷衍地挑挑拣拣,抬头看一本正经的总经理在跟前,一乐:“您还挺亲民啊,学康熙下江南体察民情呢?”

“那是乾隆。”姜丹尼尔把餐盘放邕圣祐对面,直接坐下,看桌子上的鸡蛋,“还不爱吃鸡蛋?”

“腥得慌。”

“你明天上班把衣服换了。”姜丹尼尔扒拉一口白饭,上下打量他,“披红戴绿,行走的圣诞树。”

“多喜庆啊,咱公司的吉祥物。”邕圣祐这张嘴没有别的优势,就是特能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至于见他爸,就不说话。

姜丹尼尔听出来邕圣祐和他扯皮,也没跟他计较,两个人相坐无言,沉默吃饭的画面导致餐厅其他人频频回头,更有甚者,八卦且胆小的女生打开手机装自拍,其实在偷拍他们俩,顺便窃窃私语。

“你说他们俩能不能打起来?”

“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的你以为黑社会啊?”

“估计那少爷过几天就不来了,老套路,几个月出现一次。”


邕圣祐中午连个午觉都没睡,就被一沓文件压过来,姜丹尼尔冲他皮笑肉不笑嘴角动两下:“这里是我们公司客户数据,你分析一下近三年的健康程度,明天上午开会用。”

直到下班才喝上一口水的邕圣祐感觉这就叫现世报,摆弄一下午连一张表都没做出来,只不过从手机上的斗地主转移到电脑上,做贼心虚,听到一点声儿就赶紧把页面拉出来装样子。

姜丹尼尔的办公室正对邕圣祐的办公桌,那点小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姜丹尼尔让行政部把客户资料拿过来,林琅六点多打来电话:“还没下班呢?第一天就加班?”

“明天开会的资料没弄好。”

“遇见我爸说的活祖宗了?”

“看见了。”姜丹尼尔透过玻璃看到邕圣祐早就逃之夭夭,上班迟到,下班比谁都准时,“林琅,你说人怎么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瞧瞧你话说的。岁月就是把杀猪刀,都能把你这个小胖子砍成今天的一表人才,还有什么不能变的?”

“也是。”

 

卞衡过来接邕圣祐,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觉得好笑:“新来的经理看来是个如来,五指山威力不小。”

“我这是忍辱负重,卧薪尝胆。”邕圣祐扣好安全带,催促道,“赶紧开车去楼家小馆,想吃他家的羊杂锅,饿死我了。”

卞衡在路上忍不住问:“你们经理多大岁数啊?是不是都成精了?”

邕圣祐皱起一只眉毛回忆一番:“岁数和我差不多,但估计思想腐朽程度和我爸一个档次。”

“后生可畏,一浪更比一浪强啊。”

“那我也要把他拍死在沙滩上。”

 

“首因效应”

——指交往双方形成的第一次印象对今后交往关系的影响,也即是“先入为主”带来的效果。虽然这些第一印象并非总是正确的,但却是最鲜明、最牢固的,并且决定着以后双方交往的进程。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歌太好听了吧!!!!!!!!!!!!!!!!!!!!!!!!!!!!!

新MV太好看了吧!!!!!!!!!!!!!!!!!!!!!!!!!!!!!!!!!

新团综太搞笑了吧!!!!!!!!!!!!!!!!!!!!!!!!!!

想要拥抱?还是想要拥有?我不知道那个歌的中文名 T T太好听了,无限循环! 

最近在忙好多事情,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不过最近在吃素我觉得我想吃肉已经想疯了,昨晚我对陈小姐上演一晚上报菜名,她差点把我从六楼推下去,因为把她念饿了。


这个文emmmm小甜饼,不用带脑子看就行,其实就是欢喜冤家,可能是德云社分社吧,因为两个人嘴炮技能都是max_(:з」∠)_


 

 

 

 


评论(46)
热度(841)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