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丹邕/邕丹】经年(影帝X影帝)chapter8 关于重逢

Chapter 08

关于重逢。

是以为所有跌撞后留下的伤疤都会将人驯化到忘了疼痛,可却只是自以为。

——邕圣祐

 

邕圣祐早上是被猫拍醒的。

猫的肉垫在邕圣祐脸上横行霸道地进行挤压动作,邕圣祐在忍无可忍时,一只手抓住猫的后颈拎起,挣扎地睁开眼睛,皱着眉看眼前这只还在可怜巴巴冲他叫的罪魁祸首,睡眼惺忪地扭头看了一眼时间。

“饿了?”

猫配合地叫两声后,邕圣祐叼着牙刷给主子准备猫粮和纯净水,等邕圣祐收拾好自己,猫又不知道躲在哪个架子上神游,正好邕圣祐手机响起。

“你怎么还没来公司?”是他的经纪人朴震。

“今天有事吗?”邕圣祐昨天同金在奂吃完饭后回来很晚才睡,还准备一会儿吃个饭继续睡个回笼觉。

“我给你发的短信没看到?每次你和金在奂吃完饭就跟失联了一样,赶紧过来,司机已经在你家楼下了。”朴震那里像是有急事,匆匆忙忙就挂断电话。

邕圣祐看到信息抓起衣服就直奔楼下前往公司。

而在家里正在看新闻的金在奂喝水也跟着呛到了。

“他不是说不参加吗?”

“什么?”在回复邮件的黄旼炫一时半刻没有猜到这句话的主语是谁。

“圣祐啊。”金在奂把手机递给黄旼炫,“官方报道都出了,丹尼尔和他都去参加《沿途之行》。”

 

助理刚进办公室就看到邕圣祐和朴震坐在桌子两面对峙,火药味十足。

“我说过这个节目我不接。”邕圣祐这句话已经重复二十三遍。

“报道已经出了。”先下手为强的朴震丝毫不退让。

“合同没签不就没事?”邕圣祐来找朴震之前特意去办公室确认这份合同还没有签订,自诩有理有据没犯法。

“这个节目是公司和电视合办的,我们公司一个艺人都不出?都去幕后?这么舍己为人?”朴震继续步步紧逼。

“公司刚出道的那几个男演员,综艺感都挺好的,让他们去。”

“人家电视台请了一个视帝,你让我们出新人?你当电视台傻啊!白给你加流量蹭热度,这叫越级碰瓷,倒贴慈善,粉丝吸不到,黑粉能到新高度。几百个新人都顶不上一个视帝,真以为在这拍新人视帝变形记?”朴震讲起道理来喋喋不休,上下嘴唇碰合速度堪比小钢炮。

其实朴震有一段时间对邕圣祐十分不理解,平时安排工作他们俩不说心照不宣,也是分工明确,可偏偏有的时候邕圣祐非要和他对着干,一些别人抢破头的通告,朴震好不容易谈拢,邕圣祐倔脾气上来坚决不去,朴震软缠硬磨也没用,最终只能作罢。

朴震经过近七年的分析,终于找到这几个工作的共通点——都有前NIF公司的一哥,姜丹尼尔,他对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没什么兴趣,后来安排工作尽可能避开两个人同台,可这次实在是没辙。

朴震深叹一口气,静下心和邕圣祐分析利弊:“这个节目团队是强强联手,质量与话题度都在线。让我把节目嘉宾拱手让人,我做不到,我没有那么大公无私,再说你不仅仅是我手下的艺人,我更是把你当朋友,作为朋友来谈谈你今后的发展。你刚拿了电影新人奖,你今后的发展道路肯定侧重在大银幕上,这几天电视剧的邀约我都没有拿给你看。可国民度也不能不重视啊,电影的受众是小于电视剧的,综艺是最快积累国民度的节目。”

朴震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其实邕圣祐近几年事业上的成功,一半要归功于朴震的眼光毒辣,这次让他获奖的电影就是朴震力排众议为他接下一个看似不出彩的角色。

“可我家里有猫需要喂。”这是邕圣祐最后拿得出手的理由,公司里的人都知道,邕圣祐家里养了一只混世魔王。

“在我这里。”站在门口一直没说话的助理,举起装着猫的太空包,“朴哥让我帮忙照顾Dora。”

“郑哥这几年也不容易,这次也是他想要邀请你参加,当年你能来Romance,郑哥功不可没。”朴震苦口婆心一番话后拍了拍邕圣祐的肩膀,以他对邕圣祐的了解,他知道这件事已经谈妥。

当年One Real组合宣布解散在娱乐圈引起轩然大波,原本以为四名成员会同时离开NIF公司,甚至有些经济公司已经准备私下联系成员,想要接手他们的经纪合约,可当最后新闻爆出后,和墙头草一样的媒体又一次倒戈。

伸出橄榄枝的公司面对NIF公司明里暗里的打压行为都收回了手,而队长黄旼炫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时,已经准备创立企划社,以投资者的身份重新进入娱乐圈,旗下第一位艺人就是前队友,金在奂。留在NIF公司的姜丹尼尔停止爱豆活动,在公司全力推动下转型成为演员,One Real终于成为NIF公司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唯一一个偶像组合。而在郑振浩极力推荐下,Romance签约最后一个烫手山芋——邕圣祐。

郑振浩前几年因为酒驾事件演艺事业跌入谷底,最近才刚刚有起色,这一次的《沿途之行》基本算是压上全部,朴震从一开始就清楚,邕圣祐为了郑振浩,一定会接下这档综艺,所以他才敢那么早把消息放出去。

“没事了吧?”邕圣祐打了个哈欠,“小金和我回家。”

“她跟你回家干吗?”朴震不理解。

“把Dora的日常用品拿着。”邕圣祐站起身,“你就知道让她把猫拿过来威胁我,都不知道东西要带全,小金那点工资养活她自己都难,你还要让她自费养猫吗?”

朴震懒得和邕圣祐贫,挥手让他赶紧走,而在门口的金美娜却喊道。

“Dora,回来!”

太空包的拉链没有封好,Dora趁金美娜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出去,金美娜在走廊里一边喊一边跑,可走廊里的人都不敢去抓住那个小东西,邕圣祐闻声也跟着跑出去,却不知金美娜撞到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这个猫叫Dora?”

金美娜在电梯门口追上了Dora,此时此刻它正在一个男人的怀里。

“恩,谢谢你帮我抓住它。”金美娜躬身接过Dora的过程中还被它拍了一下。

“不是你的猫吧?”男人看着头一直向后躲的金美娜笑道。

“是我老板的猫,我就是临时照看。”金美娜把Dora重新放回太空包后,才有空看眼前这个救世主,刚一抬眼就愣住了。

姜丹尼尔。

邕圣祐正好从拐角处赶过来,看到金美娜面前的人停下脚步,姜丹尼尔向旁边一瞥恰好看到他。

姜丹尼尔不想计算他们有多久没有面对面地站着,上一次他们离得最近的时刻是一个电视台年末颁奖典礼,离场时,他与他之间隔着四个人,自己就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与旁人微笑点头祝贺,整整十分钟没有回过头。

他也没有上前,可视线却没有离开过他的背影,直到走出演播厅,各自离开,与两个陌生人别无两样,有些像几年前的场景,隔着一条街的距离,却从此各自在自己的平行轨道前行,从未跨出半步,安分守已得微疼微痒。

 

邕圣祐先有所动作,他绕过姜丹尼尔走到另外一部电梯前按下按钮:“小金,和我走。”

姜丹尼尔回头的只看到邕圣祐低头的一幕,慢慢消失在愈加狭窄的缝隙中,直到姜丹尼尔自己的脸出现在电梯门上,才意犹未尽地将视线收回。

那句简单的“好久不见”或者“最近怎样”,最终还是未能说出口,原本应该感情饱满的四个字在他们两个人面前干瘪到难以言喻,像被时间带走赖以生存的水分和氧气,偏偏动手的人就是他们自己,无论是被逼迫还是其他种种,他与他都难辞其咎。

姜丹尼尔的喉咙吞咽了一下顿时觉得刺痛,想着刚刚那个人这几年变了许多。

一个人的变化不仅体现在脸上,七年时间,足够让人变得学会不再抱有期待,可当姜丹尼尔对视邕圣祐的瞬间,姜丹尼尔居然还残存一丝希望,试图读出邕圣祐的眼神,但他忘了,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邕圣祐已经学会不让情绪作祟。

直到管理部的人出来接待他,他都在默默回味刚刚的对视。

还有那只猫的名字——Dora,让他心存侥幸。

 

当他在合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Romance的老板问他有什么感受。

姜丹尼尔笑道:“刀口舔蜜。”

老板不懂其中隐情,只能客套回应:“合作愉快。”

唯独姜丹尼尔一个人清楚,这锋利的刀是他与邕圣祐如今各自缄口不言的相处常态,这诱人的蜜是他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出现在邕圣祐身边。

 

邕圣祐刚刚走到楼下就被记者围住。

“请问邕圣祐已经确认参加《沿途之行》了吗?”

“对。会在这几天官宣。”邕圣祐一边回答他们一边往外走。

“对于与One Real成员姜丹尼尔时隔七年再次合作有什么感想?”

“希望一切顺利。”邕圣祐在回答这类问题十分公式化。

“前成员也要签约Romance公司,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邕圣祐听到这个问题终于停下脚步,扭头看向楼上来去匆匆的人们,他知道姜丹尼尔也在上方注视这里,一字一句地说道:“Romance是一个负责的公司,愿他前程似锦。”

金美娜在一旁听得胆战心惊,上前阻断采访,嬉皮笑脸地和记者解释邕圣祐还要回去准备拍摄,连忙把邕圣祐送上保姆车。

“这都问的什么问题啊?没事找事。”金美娜关上车门就开始吐槽。

邕圣祐轻声嗯了一声就没再开口,他看了一眼网站热门,都是他们俩的新闻,想想上一次他和姜丹尼尔同时在热门榜上挂着的时候还是七年前解散。

很久没有感受心脏漏跳一拍的感觉,如果这一次重逢能够再提前几年,邕圣祐一定会冲上去问他,当年为何不告而别,为什么要骗他,为什么独自一个人留下。

现在邕圣祐除了一个人憋得心脏疼,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准确地说,他不知道说什么。他在节目上可以对着素不相识的路人侃侃而谈,私下里和金在奂不眠不休地瞎侃。可刚才他面对姜丹尼尔像是患了失语症,他清楚感觉到自己胸口涌上的窒息感,急于逃离,甚至连一个礼貌的问好都很难做到,更没有再多看他一眼的勇气。

邕圣祐自嘲一个今年过完生日就三十岁的人居然还能失态到如此地步。

他拿捏不准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心。

Dora在包里不舒服,哀怨的叫声把邕圣祐的思绪拉回来,邕圣祐看着眼前这只灰色的猫,脑子中更是混乱,如果真的决定忘记,当初为何要一意孤行收养这只猫,还鬼迷心窍地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邕哥,其实我是One Real的粉丝。”金美娜看着邕圣祐的脸色开口,“我当时过来应聘助理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你,当年你们解散我还哭了呢。”

“我也差点哭了。”邕圣祐的话说得半真半假。

“其实对于你参加《沿途之行》,站在你助理的角度上来看,你不参加更好,因为我感觉你好像真的有点排斥。但站在粉丝角度吧,我又挺希望你参加的,One Real成员里好像只有你和姜丹尼尔没有合作过,也算弥补以前的遗憾。”

“没有机会吧。”邕圣祐这句话敷衍到无以复制,娱乐圈说大不大的地方,凡是有心,估计今天One Real重组都不是问题。

“邕哥,我觉得你一直都挺不开心的。”金美娜话刚说出口就觉得自己疯了,可她硬着头皮接着说,“你在车里休息的时候,笑的时候太少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这个词显得恋旧且遥远,邕圣祐仔细想了想以前自己什么样都有些模糊。

“你还小,还不懂,镜头前的人哪有几个是真心实意的?”

“你也没比我大哪去啊,私下的你也挺好的啊。”金美娜小声嘟囔一句。

 

《沿途之行》由郑振浩和他多年老友,同样身为综艺人的林昌东带队主持,嘉宾只有姜丹尼尔和邕圣祐,这一次的主题就是友情。节目组是出了名的不按常规出牌,在开拍之前只是告诉他们需要准备哪个季节的衣服,直到拍摄当天,节目组带着他们的护照和机票来到他们家中,告诉他们即将前往的目的地。

邕圣祐低头看了一眼机票,两眼一黑,开始怀疑这个节目组是不是在整蛊他。

目的地正是他七年前去的海岛。

当四个人在机场汇合接受采访时,记者再次问到对于这次旅行他们的看法,邕圣祐又是一遍客套话,面带资本主义化职业微笑,答得滴水不漏。

当到姜丹尼尔的轮次时,他说道:“很期待也很紧张,因为这是时隔多年后和圣祐的旅游。”

如果身边的人是金在奂而不是郑振浩,邕圣祐恍惚觉得时间倒退回到了七年前,四个愣头青被闪光灯围绕,嘴里说的还是没怎么经过包装的话。

邕圣祐怀疑自己在娱乐圈待得太久,辨不清话里到底是真情实意还是爆表演技。

真心太难能可贵,他不敢在随心所欲的当年放肆地开口去要,更不敢在物是人非的今天虔诚地伸手去接。



评论(22)
热度(700)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