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邕圣祐(雍成宇)X姜丹尼尔】伴星牵引(天文学家X韩流明星)chapter3

Chapter3 Alternation 转机

    

“你是没有手机还是没有……”邕圣祐顿了顿,把堵在喉咙里的脑子这两个字活生生嚼碎,“自理能力?”

“哪儿跟哪儿啊?”姜丹尼尔饿得觉得自己说话都在耗能,若是搁在平时,早就和眼前这个人唇枪舌战一番,“我要饿死了,你也知道,我不太方便……”

邕圣祐在心中默念三遍人文主义关怀精神,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外卖软件递给他,在姜丹尼尔接手机之前又收回来。

“叫外卖可以。”

“你能不能把衣服穿得……”邕圣祐谨慎地斟字酌句,“正常点。”

姜丹尼尔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回到家里,换一身休闲服走出来,迅速点完餐,双手恭敬送回手机,邕圣祐在学院和学生周旋一天,只想回去吃口饭赶紧休息,把眼前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大明星搞定,邕圣祐紧抿双唇惜字如金往里面走,进去连拖鞋都没换好,门外那个大明星把半个身子探进来。

“那个,外卖地址是你家。”

“我一会儿给你送过去。”邕圣祐这个逐客令下得毫无人情味。

“可点的东西稍微有些多。”姜丹尼尔伸出手像捏着一张纸一样来证明自己只是不小心点多一些。

“你一个人还能……”邕圣祐的手机正好收到一条短信,漫不经心地划开屏幕,继续说道,“点多少?”

姜丹尼尔算了算时间差不多,动作敏捷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

“你是猪吗?点了十三万的吃的!”

“这张卡里有钱,拿去,还你!”

两个人先是异口同声,再是面面相觑,最后在邕圣祐家的沙发上相对而坐。

 

邕圣祐换一套家居服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看书,一副别和我说话,你说了我也不会理你,你看不出来我心情不好吗的态度坐在那里。姜丹尼尔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姿势端庄,神情肃穆,费了吃奶的劲头抑制住自己想要和对方对话的冲动。

做人不能上杆子,尤其这杆子连口水都不给自己喝。

“有人按门铃。”姜丹尼尔独自心花怒放,口气上却克制出一副云淡风轻,还带着些许谄媚。

可在食物面前是可以折腰的。

邕圣祐沉默地放下书,扫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姜丹尼尔,一个眼神就让姜丹尼尔内心发毛,咯噔一声,心想他不会一会儿大门敞开让外送小哥看到自己吧。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姜丹尼尔正准备往邕圣祐的卧室里钻的时候,足足半个小时没说话的邕圣祐终于发话。

“老实坐好。”

屁股刚挪一半的姜丹尼尔应声回到还陷进去的沙发处,腰板比刚刚更直,简直就是守卫边疆的小白杨。

 

邕圣祐把门开一道缝,确保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只见两个外卖员四只手里提八个袋子,笑意吟吟地把东西递给邕圣祐,临走之前问道。

“请问四套餐具够吗?”

“不用,两套就好。”邕圣祐似有似无地回头望客厅,对着有些吃惊的外卖员耐心解释,“我家养了一头猪。”

 

“真的是不小心点多了,平时食量不是这样的。”姜丹尼尔很识趣地把吃的摆好,美名其曰请邕圣祐吃饭,邕圣祐也没有和自己的胃过不去的想法,洗完手后出来就听见姜丹尼尔一个人在那里为自己辩解。

“是,是,是,你们明星都不食人间烟火。”邕圣祐本身也没想和他置气,几句话下来倒多几分调侃。

“你喝啤酒用杯子还是直接喝?”

看着姜丹尼尔把一整箱啤酒搬进厨房,邕圣祐终于明白为什么一顿饭会花掉十三万,除了把餐桌摆得满满当当的饭菜汤,还有酒水。

 

男人之间的感情往往在酒精中最容易发酵,几杯酒下去,话也比平时琐碎。

“你今天去京石大学做什么啊?”两个人从餐桌喝到客厅,坐在地毯上一瓶接一瓶,姜丹尼尔的脚边已经放了三四个空瓶子。

“给学生开讲座。”邕圣祐喝得有些热,把中央空调温度又降了两度。

“讲星星?”姜丹尼尔仰头把瓶子里最后一口啤酒喝完,脖子上青色的血管透着皮肤显得十分清晰,喉咙随着啤酒的滑动也发出些微的声音,“这次也是星座?”

“没文化。”邕圣祐轻笑一声嗔了他一句,随手又开了一瓶啤酒递给他,“是一个天文学届长久不衰的话题,The Fermi Paradox,费米悖论。”

“那是什么?”姜丹尼尔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后面的沙发上。

“简单地来说,就是当人们在讨论银河系中是否存在外星智慧生命的时候会得出两个截然相反的结论,一个是到处都是外星智慧生命,另一个则是根本就没有外星智慧生命。”

“那你觉得呢?”姜丹尼尔第一次听说这些事情,倒是提起兴趣。

“我觉得到处都是。”邕圣祐谈起天文的事情语气也变得温柔,“它们之所以不回应是因为它们在沉默,我们尝试发出友好的信号,或许它们收到,或许它们没有收到,至少在某一瞬间,让我们对于浩瀚的宇宙产生敬畏,让我们作为人类产生孤独,可也正因如此,让宇宙显得格外迷人。”

“那在银河系里的星球岂不是都十分孤独?”姜丹尼尔听得入神。

“并不是。”邕圣祐随手拿起刚刚他在看的书,翻到一页星图,指着上面的星球说道,“一半以上的星都有伴星,它们保持一定的距离,让他们能够在固定的轨迹上日复一日地巡游,却又可以交相辉映。”邕圣祐忽然想起眼前的人有自己的星球,走到床边打开窗帘看了看天气,转身说道:“跟我来。”

邕圣祐带姜丹尼尔走到阳台,姜丹尼尔才发现面前居然有一个天文望远镜,邕圣祐对准望远镜开始调试,开口说道:“你知道你有一颗星吗?”

“知道。”姜丹尼尔以前并没有见过真的天文望远镜,只有一次在广告里碰过,结果还是模型。

“来。”邕圣祐向他招手,示意他来看,“现在我对准的就是你的星,姜丹尼尔星,距离我们9万光年。”

映入姜丹尼尔眼中的是一颗模糊的星球,看得并不是很清晰,却也足够令姜丹尼尔兴奋。

“很漂亮。”

“是啊,是一颗漂亮的星星,可惜我们现在看到是穿越9万光年的星球,如今它是何种模样,我们并不知晓。”

“它,有伴星吗?”姜丹尼尔想到刚刚邕圣祐说起的事情。

邕圣祐有些可惜地摇头,手指轻敲着天文望远镜:“它是一颗孤独的星。”

姜丹尼尔倚靠着阳台的门,感叹:“看来和我一样,身边空无一人。”

“怎么会这么说?”从来不关心娱乐圈的邕圣祐此时八卦起来,“你的粉丝不是很多吗?”

“可我作为艺人,有一个原则就是要和她们保持一定距离,不仅仅是保护我自己,也是保护她们。”姜丹尼尔微微垂下头,嘴角明明是上扬,可讲出来的话却揪住人的心脏,引得听的人一阵生疼,“娱乐圈嘛,外面的人在艳羡,里面的人却在逃命,你跑得慢一点,它就能张开血盆大口,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我们像是股票,被贴满标签,让观众来选择是买进还是卖出,看涨看跌关系着明天街头大厦的广告是你还是你的竞争对手。”

“你没有朋友吗?不是有很多合作艺人吗。”邕圣祐还记得在姜丹尼尔的推特上有许多和其他艺人的合影。

“大部分都是逢场作戏罢了,离开镜头后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姜丹尼尔觉得在这个月朗风清的夜晚谈这些实在煞风景,便抬头转移话题,“不说我了,你为什么会想研究星星,哦,不是,是研究天文。”

“对外说法是因为它赚钱。”邕圣祐开起玩笑。

“那对内说法呢?”姜丹尼尔接起梗来也游刃有余。

“对内嘛。”邕圣祐看着无风无雨,星辰密布的夜空,“仰望星空的时候才没有那么孤独。”

“我父母去世得早,是被爷爷带大的,他对我而言是长辈,但更是朋友,你知道樱桃小丸子吗?”

“当然知道。”姜丹尼尔有些好奇为什么忽然提到这个动漫人物。

“他就像小丸子的爷爷,可小丸子还可以抱着爷爷说话,我却没有了。”邕圣祐深吸一口气,“他在世的时候经常指着天空对我念一句诗——我不能空空地怅望着彼岸的奇彩,度过这样长久的一生。而他去世后,人们都对我说,爷爷变成了天空的星,我想,我在看向夜空的时候,至少有那么一刻,或许他也在看着我。”

“一定,一直,都在看着你。”姜丹尼尔的声音虽然轻却很笃定。

悲伤的回忆往往很难启齿的原因是因为难以收尾,也怕感知旁人不自觉的怜悯情绪,可这一次邕圣祐遇到替他画上句号的人。

“也许你的星星也会找到与他交相辉映的伴星。”

“可能性有多大?”

“我们称之为奇迹。”邕圣祐举起啤酒示意干杯。

“我这个人还挺迷信的,奇迹这个词听起来又太动人,那就等这个奇迹吧。”清脆碰撞的声音回响在阳台。

 

两个人消灭了一整箱啤酒,姜丹尼尔还维持最后一丝清醒倒在邕圣祐家的沙发上问了一个问题。

“你怎么对我的星星那么熟悉?天上所有的星星你是不是都认识?”

“笨。我又不是百科全书。”站在一旁的邕圣祐顺手揉了两下姜丹尼尔亚麻色的头发,手感不错,“你的那颗星星是我发现的。”

“哦。”姜丹尼尔觉得酒精上头,傻笑道,“你看,我就说我们有缘分。”

邕圣祐将地上的空瓶子打包好扔进垃圾袋里,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人。

像是每夜与他相伴的星空,因为光速导致的迟滞让人们只能看到过去的银河,那只是茫茫宇宙中的冰山一角,在微秒之内它都在瞬息万变。

每一次在天文望远镜前的工作,都是对宇宙记忆的复颂,而每一次与他的接触,却是在阅读一个崭新的故事。

姜丹尼尔,好像和自己以前想的有些不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酒,恩,好东西哈哈哈哈哈。

我觉得我更新速度有些太快了,呀,那真的下周就完结了,因为这个是不过脑子的小甜饼呀!哈哈哈哈哈,不过没关系,还有梗还能写,废柴在邕丹邕面前绝不服输。

这一章就像标题一样是转折点,两个人都重新书写对对方的印象,啊,原来彼此都没有那么糟糕的感觉,很狗血,我喜欢。

好吧,我个人喜欢,岁数大了,热爱狗血。

 

我记得我在高中的时候瞒着我爸和朋友去了香港,我在临走前一天才告诉他,我估计如果不是我妈拦着他,我的通行证都会被当场撕掉。想起来确实过分了一点,不过没办法哎,谁让他不放心两个未成年的自由行,不过一切顺利!我记得我到香港第一件事是去了尖沙咀的香港太空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星象仪,除了好美两个字我觉得我的文字太乏力很难形容,后来去了香港天文公园,那里有一个天文望远镜,可惜那天夜里下雨,一颗星星我也看不到,后来还是去了朋友工作的地方看了一次。

什么感觉呢?——震撼。

我在第一次听说费米悖论的时候就觉得人类真的在银河系中好渺小,宇宙简直是宝藏的入口,又危险又迷人哎,怪不得天文爱好者那么多,我当不了天文爱好者的原因大概是我对宇宙的敬畏多于我对它的好奇。

自然我不否认我觉得望远镜太贵了,一个机身就要一万多,我可以出去玩一趟呢。

 

哇,扯远了。

因为接下来想写的文是娱乐圈文,所以我们丹的日常描写比较少,省得两篇文看起来显得十分碰撞,我爱娱乐圈文,写不腻,哼!

 

其实有的时候星空和人很像,我很讨厌刻板印象这个事情,但是生活中许多人都抱着这个态度来交往,文章中的邕先生某种程度上就给我们丹贴了标签,所以才导致误会,不过没关系!只要标签是贴在外面的,我们就能撕下去,就像是我们当下看见的星空是宇宙几万年前的倒影,星空会变,人也会变,反而重新认识的过程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最后就是,怎么还不出道呀,粉丝名字真的笑死我了,我朋友发过来的时候我简直笑到在床上打滚,外面下雨打雷,我在家里笑到崩溃,希望不要走dream boy的风格,又开始我的跨洋祈祷了,想到决赛那一天,一直没公布邕先生的名次,我在大陆华东地区跨洋祈祷,但是太怂,宣布第七名的时候退出直播,然后和我朋友讲,因为她喜欢小狼,第一个公布的就是她,她就很稳,我说我不敢看了,麻烦告诉我结果,然后,然后我居然哭了。

我好像当时心里想的是,天哪,邕先生不能出道的话,十年的辛苦白走了,爱豆当不成了,哭的稀里哗啦,特别丢人,后来没忍住还是开了直播,当天我的手机就被摔了出去,现在外面贴的膜还是碎的……

 

所以,快出道吧,想碗哎,想邕丹!

 

感觉没有微博的我,真的,作者有话要说这个环节早晚有一天,我会写的超过正文。

克制倾诉欲真的好难哎。

对了,美年和小鸡仔的同款香氛真的巨香,你们快去买吧,我和我闺蜜一个正宗五金妻都买了,试了喷了一次,在阴天都觉得心情好,我们已经不要脸地自称水蜜桃女孩。

 

明天可能要请个假,不过也不一定,反正更新你们搜索关键词应该会看到吧?我不太懂你们怎么发现我的,反正有空就会更新。


评论(28)
热度(692)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