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味到期。
1 Year with Ongniel.

【邕圣祐(雍成宇)X姜丹尼尔】伴星牵引(天文学家X韩流明星)chapter2

伴星牵引

by废柴牛奶

Chapter2 Bewilderment 困惑


   

姜丹尼尔在新公寓里辗转反侧,每隔一分钟就到推特搜索关键词。

“姜丹尼尔变态”

“姜丹尼尔小偷”

“姜丹尼尔胡子”

“姜丹尼尔异装癖”

通通都显示安全的界面也没办法让他放心,万一他想明天给记者爆料呢,万一他想明天轰动娱乐圈,姜丹尼尔在脑海里上演一百八十幕的无声戏,彩排到自己含着眼泪在大众面前解释这个事情都是误会,想到这里他狠狠地揪着怀里无辜的枕头,在凌晨三点悄然无声的夜里响起一声惨痛的哀嚎。

姜丹尼尔觉得这个家的风水和自己不太符合,决定明天一早就和经纪人商量搬家事宜。

 

而正在酣睡的邕圣祐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一机灵,从床上一下坐起来,确认这个声音来自于他今天的新邻居,那个举止奇怪的艺人,叫姜罗密欧?姜唐纳德?姜特朗普?邕圣祐头一歪,感觉好像都不对,被吵醒也很难再马上入睡的邕圣祐顺手从床头柜捞起手机,在搜索页面刚输入一个姜就出现四个字。

姜丹尼尔。

邕圣祐若有所思地点头,对,姜丹尼尔星。

搜索界面关联的第一个链接就是姜丹尼尔的推特,他进去以后看到都是他发的自拍,都是很正常的衣服和姿势。照片上的人笑起来眉眼弯弯,溢出的少年感在他脸上诠释得淋漓尽致,邕圣祐不由自主地想到今晚还在门口和他纠缠的人,不得不感慨明星还真是人前一个样子,人后宛若变身。

邕圣祐随手关掉页面,看着手机待机屏幕上的时间显示三点一刻,重新躺倒在床上,明天还要给大学里的学生开讲座,总不能顶着一双黑眼圈出现在学生面前。

 

这个房子风水好不好,不通风水姜丹尼尔还真不清楚,不过这房子安保好不好,被公寓外的私生堵在车库的姜丹尼尔正在亲身体会。

经纪人平日里挺胸抬头的形象如今缩成一个煮熟的虾,一边劝慰姜丹尼尔他马上想办法,一边不停打电话,几个物业人员也忧心忡忡地站在一边。

姜丹尼尔倚在地下停车场的柱子,手盖住额头抵着太阳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要,迟,到,了。”

经纪人摆手势让他不要急,姜丹尼尔长叹一口气思考把这个从出道一直跟着自己的经纪人炒鱿鱼的成功率有多大。

“要不还是老办法,你坐另外一辆车出去。”经纪人说话声音都比往日低了几个分贝。

“车呢?”姜丹尼尔的眉毛都快掉到眼角,两手一摊表达自己由心而发的无奈。

“让,让司机开进来?”经纪人瑟缩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看这哪有车能进来?”姜丹尼尔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外面,想要让经纪人明白人山人海这四个字怎么写,结果一看这是钢筋水泥连个窗户都没有的地方不甘心地放下手,撇嘴说道,“再说公司哪辆车门口的粉丝不认识?”

这经纪人必须辞退,这家也必须搬,姜丹尼尔两个决定下得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邕圣祐从电梯里出来就看见摆在他眼前的这个阵仗,姜丹尼尔众星捧月地被围在中间,他本想装没看见走过去,但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他从研究生时期就被导师教育,科研人士一定要有人文主义关怀精神。虽说昨日的初次相遇并不愉快,但毕竟以后在十六层低头不见抬头见,邕圣祐在遥控打开车的时候,顺便和姜丹尼尔打个招呼。

“早上好。”

听到声音后经纪人先反应过来,低声问道:“他是谁?”

“1601的。”姜丹尼尔想到昨天的乌龙事件就决定在辞退眼前这个人之前必须先揍一顿,俗话说得好,丢失的颜面在巴掌中找回,别问是谁说的,反正现在能想起来的都是醍醐灌顶的名言警句。

“车来了。”经纪人暗自雀跃,随后,一个箭步冲到邕圣祐面前,挡住他开门的动作。

“您认识我们丹尼尔吧?”经纪人笑得特资本主义,姜丹尼尔在一旁看着都觉得虚伪这两个字就差刻在他那油光锃亮的脑门上。

邕圣祐习惯性地挤了一下眼睛看向姜丹尼尔,姜丹尼尔能回应的除了尬笑,其他什么都没有,邕圣祐迟疑点头,说道:“算认识吧。”

“您看,都是邻居,以后也免不了多照顾……”

“比如想要进我家门照顾我?”邕圣祐打断经纪人的话,“昨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经纪人双手握住邕圣祐要开车门的手,邕圣祐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吓一跳,第一反应就是反手握紧经纪人那双无力的手。

经纪人也顾不上手腕处的疼痛,磕磕绊绊地问道:“咱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邕圣祐打算脱口而出的拒绝在对视经纪人那双可怜巴巴的眼睛就心软,松开手,往旁边走远一些避开姜丹尼尔的视线。

经纪人声情并茂地把姜丹尼尔目前的困境说完,又添油加醋地把姜丹尼尔塑造成一个没有人情味的雇主,面前的经纪人就是鱼肉,站在那边焦虑捏手的姜丹尼尔就是刀俎。

“你们用我的车,那我怎么办?”邕圣祐抬起手腕,看一眼时间,讲座还有一个半小时就要开始,坐地铁是来不及的。

“您开我们的车可以吗?”

“他要去哪里?”

“京石大学,他在那里有一个广告要拍,眼看时间就快到了,如果……”

经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邕圣祐已经大步走回自己的车边,打开驾驶位坐进去,经纪人眼看协商失败,正准备打电话问问公司还没有其他人的车,只见邕圣祐摇下车窗,对着正在和经纪人说话的姜丹尼尔说道。

“上车。”

“啊?”刚刚还在和经纪人吐槽这个邻居十分刻薄的姜丹尼尔差点被口水噎到,怀疑自己耳朵出现幻听,直到经纪人推他一把,他才迷迷糊糊地走到驾驶位后面,机械地拉开车门,正准备长腿跨进去。

“坐前面吧,后面没有地方。”

姜丹尼尔这才看到后面都是资料,乱七八糟地铺满后位。

“平时里看完东西随手扔在后面了。”

 

最终,姜丹尼尔别扭地坐上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邻居的车,而经纪人大摇大摆地坐着保姆车杀出重围,还微笑表示。

“搞错啦,是我搬家到这里,不是丹尼尔。”

 

姜丹尼尔和邕圣祐两个人一路无话,如果不是偶尔有咳嗽的声音出现,姜丹尼尔总觉得自己坐在一辆无人驾驶的智能车上面。

“昨天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我经纪人记错了房间号,哈哈哈哈哈。”姜丹尼尔说完话以后自己咳嗽两声,这笑真得干,堪比撒哈拉。

“没事。”

“啊,你是什么职业?”姜丹尼尔觉得不能继续沉默,既然已经开口,这话题必须下去。

“研究星星。”

“啊,星星。”姜丹尼尔拍一下大腿,“我是射手座的。”

“那是星座,我更愿意叫他人马座,是南天黄道带星座。”邕圣祐说起这些就像是平时邻里问一句你吃了吗一样简单。

“啊,这样啊,哈哈哈哈哈。”姜丹尼尔放弃了,根本聊不下去。

姜丹尼尔本想掏出手机刷一会儿SNS,又觉得把一个大活人晾在旁边不太好,毕竟人家又不是司机,明明是帮忙的人,绞尽脑汁终于想到一个合适的话题。

“对了,还没有问你的名字?”

“邕圣祐。”

“什么?”姜丹尼尔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听到这个姓,“什么圣祐?孔圣祐?”

“邕。”

“英?”

“邕……”

“宫?”

“邕!”

忍无可忍的邕圣祐正好开到京石大学的停车场,向他伸出手示意姜丹尼尔把手机拿过来,姜丹尼尔未解其意,还以为对方要和自己握手,木然地把手伸过去,邕圣祐无奈地拍走他的手,从他的左手里拿过手机,打开记事本,把自己的名字打上去。

“邕圣祐。”又最后给他念了一遍。

姜丹尼尔看到这三个字就乐了:“我没见过这个姓。”

“比较少见而已。”邕圣祐打开安全带,“到了。”

姜丹尼尔看了一眼时间连忙下车,正准备和车里的邕圣祐道别的时候,看到邕圣祐也走出来,赶紧开口劝道:“我认识路,不用你送了。”

整理西装下摆的邕圣祐抬眼看了一眼姜丹尼尔。

“我没准备送你,我今天也是到京石大学有事。”

此时此刻,除了始终如一的尬笑,姜丹尼尔什么也不能给他。

而在邕圣祐的心里,眼前这个明星被打上了以下几个标签。

异装癖,对下属刻薄,没文化,还自恋。

粉丝到底喜欢他什么啊?

 

早上差三分钟迟到的姜丹尼尔成功完成广告拍摄任务,而懂得将功补过的经纪人叫来公司的小助理开着他自己的车送姜丹尼尔回去,而经纪人坐着保姆车在市区里招摇过市乱逛好几圈,把后面的私生绕得不耐烦的时候把车开回公司。

一天工作下来,姜丹尼尔又累又饿,拖着没有力气的腿走到冰箱面前,打开一看,空空如也,又开始最近日复一日对经纪人的腹诽。

叫外卖?

等于是把自己的地址拱手送到外界面前,还不忘摆出让粉丝和记者常来做客的架势。

只能乔装打扮出去吃,姜丹尼尔又把那天经纪人给他准备的衣服穿上,他站在镜子前的时候发誓。

这绝对是他最后一次穿这身奇怪的衣服。

压低帽檐走到电梯面前正巧电梯上了16层停下,除了邕圣祐还会有谁呢?

姜丹尼尔看着在电梯里呆若木鸡的人感觉像遇到救星连忙说道:“太好了,正好你在。”

“找我有事?”邕圣祐在电梯门关闭的前一秒按住按钮,随后走出来,正好对着姜丹尼尔,看着他这身装扮,身不由己地往后退两步。

“你能不能帮我叫个外卖?”

邕圣祐内心疑惑,外表茫然,定定地望着姜丹尼尔,思考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

这个明星是不是有病?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文章里的天文学知识,不是都对的啦。像是双星系统,准确地讲宇宙里只有一半以上是双星系统,因为文章设定,所以我稍稍改动了一下,没有提前说,真的抱歉。


这个文其实章节数是定的,不出意外就是七章啦,因为标题没办法动,最后一章会说这些标题都有什么用哈哈哈哈。

然后就是我真的是手癌晚期,会有错别字,我尽量!减少!但是输入法真的不是我能控制的哎。

我真的邕丹邕没有站稳,所以写的时候也没有刻意的攻受啦,我比较磕这种友达之上爱情未满的感觉,我以前说过一句同人的感情像是什么,像是人生中有三首诗,爱情,友情,还有你。

就是说不是友情不是爱情,你介于二者之中,又在二者之上,也在二者之外,感情很玄妙,不要下定义就是最好的姿态。


我个人比较话痨,所以这次为了根治自己的话痨,这个号就没有开通微博,为了能多说一些话也会努力更文,做一个努力的废柴吧。


关于这个文为啥忽然改了名字,我一定要说一说。

是我昨天,打错了。这个文名字命运多舛,开始是叫你来自那颗星,那个设定和这个完全不一样,唯一不变的是伴星系统,然后后来出了姜丹尼尔有了自己的星球,我觉得天助我也,就改了名字叫昨天那个名字,后来写着写着又改了名字,结果太着急就忘了。

不过幸亏才第一章,也没有很多人看,否则,真的太丢人了。


最后就是,谢谢喜欢文的人,其实我比较擅长写稍微带点玻璃渣子的文,但最近邕丹,额,我无语泪千行,只好自己给自己喂糖,希望可以甜起来!让我有机会写点玻璃渣子来表达一下追星届的警钟长鸣!


我话好多,溜了溜了!


最重要的!我们邕对丹的标签全是错的!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评论(26)
热度(704)

© 废柴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